百书楼 > 三国之龙图天下 > 第一千三百五十七章 柴桑之战 五

第一千三百五十七章 柴桑之战 五

        彭泽湖上,天色湛蓝,碧波万里。

        “儿郎们,绞杀他们!”

        “弓箭手,杀!”

        “杀!”

        “冲过去,撞开他们的阵型!”

        在这美丽的环境之中,一场厮杀正在进行,吴军战船表现出凶猛的进攻架势,正中间是锋锐的进攻阵型,左右两列是双龙出水,以战舰而列阵,把明军战船绞杀在其中。

        “稳住!”

        “盾牌上来了,左右阵型保持!“

        “弓箭手还击,压住他们的进攻气势!”

        “第一部曲艨艟听令,准备组合投石机,破开他们的先锋进攻,决不能让他们靠近我们的战船!”

        作为暴熊水师的第七营校尉,范年年纪不大,但是胜在稳重,他滴水不漏的防御阵势,硬生生的挡住了吴军水军的进攻。

        这一点,让周泰有些的暴怒。

        “该死!”

        周泰浑身的不爽,他如此凶猛的进攻方式,很少有人能挡得住的,可对面兵力甚至还不如他的明军将领,却挡住了他这种无章节的进攻。

        “第二波进攻,准备!”

        周泰并不准备放弃进攻,他不相信明军水军当真有这么强,他必须要撕开敌军的防御,把这一波明军战船给吃掉,不然如何对得起战死在长江水面上的吴军儿郎。

        “准备投石机!”

        “准备猛火油!”

        “进攻!”

        吴军进攻的方式比较多,但是远程进攻也就是那点手段了,一个是弓箭床弩的狙杀,另外一个就是的火油进攻。

        这是江东比较擅长的,战船基本上都是木料制造的,一旦被桐油给浇灌了,点燃起来了,哪怕是水都很难破灭了。

        “规避!”

        范年面对吴军水军的凶猛进攻,这时候反而做出了一个比较怂的决定,战船规避,也就是说,不正面应对。

        “所有战船规避!”

        “躲开他们进攻的轨道!”

        第七营迅速的变阵。

        ……………………

        这时候,不管是明军景平水师中郎将的诸葛亮,还是吴军柴桑都督周瑜,都在仔细的观摩着这一场接洽试探性的战役。

        昨夜是偷袭。

        那对双方的战斗力都没有太大预判的。

        而今日这一场试探性的战役,才是双方对于敌军战斗力的一种试探性的摸底。

        暴熊号上。

        诸葛亮放下的望远镜,忍不住捏了一下鼻梁,两天两夜不眠不休的强度,哪怕他还是一个身体力强的年轻人,都一些的疲惫。

        不过这种疲惫,倒是丝毫不影响他的思维。

        他的身边,不是军参将,那就是各部校尉,他们也一个个看的聚精会神的,毕竟在战场上多了解一下敌人的战斗力,那就多几分保命的本事。

        战场上,从来没有谁比谁强。

        更多的是,谁能活得下来。

        “你们怎么看?”

        诸葛亮这时候,才低沉的问。

        “吴国的水军能纵横四海,的确名不虚传,他们进攻的方式,还是将士们在战斗时候的配合,另外对于战船的操控能力,都远远在我们之上!”

        一个军参将先开口说道。

        暴熊水师有左右军参将,但是参将的数量却不止两个,参将等同遇参谋,左军参将和右军参将,都可以建立一个参将部,征辟参将参与,挂名一个参将,其实不难的,因为参将只有建议权,并没有的掌兵的权力,每个军最少十几个参将名额的。

        这些参将,都算得上是中郎将的幕僚。

        他们不仅仅负责的文案上的工作,更是负责对于战场的预判,还有敌军战斗力的猜测,甚至是战略推演的帮助。

        “中郎将,我赞同刘参将的话,虽然这样说,有点不够自信,但是事实如此,我们暴熊水师哪怕这几年来不管是训练还是作战,都没有半分的松懈,可在根本上,依旧不如吴国水军的精锐!”

        第五营校尉,一个高大壮硕的荆州人,名为韩冬,荆州韩氏出身,本来是蔡瑁身边的大将,后来投降牧氏,成为明军的一员,当年投降的部将,如今大部分不是明升暗降,就是已经被剔除出了暴熊水师的系统之中。

        毕竟暴熊水师的根本,就是以荆州水师还有当年的景平水师两个营的兵力为组合起来,大部分的主力,还是当年的荆州降军。

        在这种情况之下,为了彻底的都掌控,那些影响力比较大将领,自然都会被拿掉,要么去的景平回事,要么跳出了水师系统,进入陆军步卒的系统之中。

        还能留下来,掌控一营主力的,韩冬这人的能力不说,最少情商是比较高的一个,能消除掉诸葛亮的怀疑之心,还能让诸葛亮信任,就已经是不简单了。

        “如果不是我们的战船营造的比较好,已经可以追平,甚至超越了吴国战船,恐怕更加的不如了,如今尚有一战之力!”

        接着是第六营校尉说道。

        这可是诸葛亮心腹大将之一,属于诸葛亮的中坚力量,他都这么说的,众将也就松了一口气,最少不担心诸葛亮会恼羞成怒。

        “你们说的,我也能看得出来!”

        诸葛亮眯眼,眸子闪烁一抹锐利的光芒:“的确,我们目前来说,或许整体的实力还真的始终不如他们,但是战场上,却不好说!”

        “不管战斗力如何,这一战,我们没有输的资格,三日之内,我们不仅仅要在这彭泽上和吴军斗一场,还不能付出太多的代价!”

        诸葛亮迅猛的下令:“命第七营,撤回来了!”

        “是!”

        一个参将立刻去传令。

        “第四营,第六营,准备向东移动,战船形成一字雁形状,把整个彭泽北部给封起来,一旦遇上敌军战船,尽可能的规避!”

        诸葛亮继续下令:“记住,我们的任务,不是和吴军决一死战,现在还不是决一死战的时候,我们的目的,是拖时间把他们的主力拖在这么,缓缓的移兵北上,才是主要的!”

        只要张允能拿下枞阳,那么第一步的战略目的就算达成了,到时候他撤兵沿长江而东进,到时候就算是周瑜追击,也不会这么轻易的能追的上来。

        只要拖住时间,就有足够的机会。

        而且他又不是单单暴熊水师再作战。

        这一战,他的暴熊水师只是掩护任务而已,主力并不是他们,而是那最神秘的景平水师,虽然暴熊水师战斗力不错。

        但是诸葛亮却不认为,自己能有和景平水师媲美的能力。

        景平水师,绝对是明军水师之中,战斗力最凶猛,最强大,也是的最神秘的一支兵马,甚至连他都摸不准,景平水师有多少战斗力。

        “诺!”

        各部将领迅速的动起来了。

        ……………………

        而位于彭泽南部,距离战场,不足百米,一艘的比较普通的斗舰之上。

        周瑜可没有望远镜这种宝贝,但是他必须要亲自看看,明军水师到底有多大的战斗力,所以迫不得已的靠近战场。

        他有地理优势,就算靠近战场,也不会被战场发现,倒是找了一个不错的位置,能看清楚战场上的争锋。

        “明军水军虽不如我们,但是不可小觑啊!”

        周瑜看清楚了,心中却有一道警惕。

        凌操朱治等人,也随着周瑜前来观战,他们的心中也不得不承认,明军水军将士虽然很多地方操作性不足吴军,可整体实力却已经越来越毕竟吴军了。

        “有没有发现!”

        凌操的眼睛锐利,看着战场,低沉的说道:“整体对战,我军优势明显,但是一旦分散了一点,反而有些落于下风,周泰的控场能力,肯定不差,虽然敌军主将也不能小觑,可分散兵力,考验的可不是主将的能力,而是基层主将的能力!”

        双方冲锋,如果是集合打,当然是一个声音,但是只要分散一点点,那么下面小将官的声音就变得很重要了。

        这考验的是基层军官的能力。

        “明军战斗力甲天下之最,其中有一点比较的重要了,那就是明军对于将官培育很用心,明国有武备堂,武备堂是培育武人的地方,一个武将,能在战场上冲锋陷阵,那只是次要的,能统兵而战,方为主要能力!”

        周瑜叹了一口气:“大王曾经好多次想要效仿明国,建立我吴国的武备堂,培育武人将官,可都遭到了众臣的反对,可悲也!”

        很多人始终认为,武将是从战场上杀出来了,只有读书人才是从书院里面走出来了。

        所以这一点,并没有得到很多人的认同。

        不过上有政策下有对策,虽然孙坚的建议没有过,但是孙策在这两年和周瑜已经准备合谋,在柴桑办一个武备堂。

        已经开始准备工作了,孙策还准备亲自挂帅,不过最少也要等到征讨山越的战役之后。

        “都督,明军撤兵了!”

        这时候,战场有变,连忙有人提醒周瑜。

        “命周泰,按兵不动,不要追击!”周瑜想了想,说道。

        “诺!”

        传令兵驾船而进入战场传令。

        “都督,你看,明军主力好像也动了,他们向东横移!”

        “看到了!”

        周瑜的目光聚精会神的看着前方,隐隐约约能看到明军战船,正从长江口往东面移动起来了。

        “回去!”

        半响之后,周瑜深呼吸一口气,低沉的说道。

        众将随着周瑜,坐着这艘斗舰战船,回到了中军主营,大楼船之上。

        走进大楼船的船舱之中,周瑜迫不及待的翻开了彭泽和彭泽周围的地形图,一幅幅的看,看的很仔细。

        众将看着周瑜这认真执着,倒是不敢轻易开口打断。

        而半响之后,周泰气势匆匆的杀进来了:“为什么,为什么要撤,我可以击溃他们的!”

        他怒声如雷。

        众将安然不动。

        蒋钦用眼色看了他一眼,让他稍安勿躁。

        然而周泰却不管,他盯着周瑜,恶狠狠的道:“都督,我要一个解析!”

        他一身的武艺,强悍无匹,又出身水寇,纵横长江,杀过官,论起胆子,除非孙策在这里,不然谁也压不住他。

        “解析?”

        周瑜抬头,淡淡的说道:“如果我没有压住你,让你继续追击,恐怕这时候,你已经开始要全军覆没了!”

        “怎么可能?”周泰也不相信。

        “看看!”

        周瑜把手中的地形舆图丢出去:“距离你身后,十二里不足的地方,是什么地方?”

        “长江对冲口?”

        众将的目光一看,顿时有些不寒而栗起来了。

        这种对冲口,长江水左右对冲之后,和彭泽之间形成的一个冲击口,水流冲击,能让战船瞬间的被淹没。

        “彭泽湖我们都熟悉,我们很多时候都会规避过这种风尖浪口的,但是一旦打起来,或许就有人会忘记!”

        周瑜声音低沉:“这就等于给了他们的机会,一旦陷入他们的陷阱之中,那就是全军覆没!”

        这种对冲口的水流很急躁,特别是进入梅雨季,水位上升,导致水位之间的一些差异,形成左右两边的水流冲击力,甚至能毁掉一艘楼船。

        十分危险的。

        陆地上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地形,而江面上,也有凶狠见不到的陷阱,一步都不能错的地方。

        “是末将错了!”

        周泰是一个耿直的人,他脾气不好,但是错了会认:“请都督处罚!”

        “无妨!”

        周瑜比较喜欢周泰这样的将领,比蒋钦之中阴森森,整天不知道盘算什么的大将强,最少这样的人,不愉快都是放在面上的,而不会插刀子。

        他轻声的道:“我阻止你继续追击,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明军主力战船,已经从柴桑边上的长江口,彭泽边上的长江口移动,这一点,我目前看不透他们的意图!”

        彭泽是一个湖,很大的湖,覆盖最少三个城池之多,其中主要是柴桑口,彭泽口,两边都是长江进出入口。

        “会不会是故布疑阵?”

        凌操低沉的说道。

        “我认为不会!”朱治反驳:“明军这一招,看似避开我们的主力进攻,其实是移动之中,必然有他们的意图所在!”

        “我赞同朱将军的想法!”

        周瑜道:“柴桑北口一战,他们靠着偷袭我军的先手,已经占尽先机,但是我们主力未损,这一战要说胜负,为时尚早,如果我是明军主将,不会轻而易举的断了自己的后路,要知道,他这时候放开柴桑口,我只要从柴桑出兵,封锁柴桑长江口,就等于关门打虎,他们逃都没有地方逃,除非他们有决胜我们信心!”

        “难道是西楚霸王的破釜沉舟吗?”蒋钦阴森森的说道。

        西楚霸王的破釜沉舟,就是绝了自己的后路,提高士气,把士气提高到极点,一往无前之势,所向披靡,无人可敌。

        如今的情况,看起来当真有些差不多。

        :。:

  http://www.cuan800.cc/xs/7969/4845000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cuan800.cc。百书楼手机版阅读网址:m.cuan800.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