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 > 神的游戏之我是星球的远大意志 > 第十四章:苏拉西往事(终)人来人往不过一场幻梦

第十四章:苏拉西往事(终)人来人往不过一场幻梦

        看戏剧的时候,冷弈注意到自己身边的年轻人,在不断的颤抖,看起来是被眼前的戏剧吓到了。

        “你怎么了?”冷弈笑眯眯的问年轻人,等待着他的回答。

        年轻人擦了一下自己额头上的汗滴:“不是,暴君乌克拉是因为昏庸无能,残暴不堪,才被贤者莫西推翻的吗···这上面怎么说···是因为、乌克拉的行为是受到莫西的蛊惑,才会做出这一些的举动的···还有那米达尔的分开,不是因为···”

        年轻人看起来被所见到的吓坏了,惊愕的看着眼前的景象。

        好吧,好吧,看起来这个年轻人,是三观破碎了,才在这里目瞪口呆的啊,真是可怜的娃啊,不过没关系,三观这种东西,碎着碎着就习惯了。

        另外,看起来这个年轻人的身份,或者死在家里的地位并不高,不然这些事情虽然隐秘,但是对经历过那群事的祭司来说,并不是什么大秘密,很多事件的经历者,还就是那群祭司的先人呢。

        回到戏剧之中,拿着莫西之刀的多莱曼唱到:“纵使三分米达尔,奈何地理处中央;无法斩草又除根,恐怕冬雪会再来,”说到这里,多莱曼朝着观众席夸张的“啊”了一声,“我该如何是好!”

        听到这里年轻人的瞳孔因为猜到什么而微微张大,冷弈看到年轻人的举动,有些好笑,故意刺激年轻人:“你知道莫西、贤者莫西,用了什么主意吗?”

        “绝户计,大移民···”年轻人眼睛没有离开舞台,呆呆的回了冷弈一句话。

        是的,莫西在大历30年,解决了反莫西集团以后,59岁的莫西终于可以一展拳脚,实现自己的作为了,然而莫西也知道,现在的自己已经年老了,时间不多了。

        但是之后莫西的一系列作为,深深地改变了苏拉西未来的走向,不过看到这里,冷弈有些好奇,看起来莫西把米达尔压制的很惨啊,佛科多到底是哪来的迷之自信认为自己的子孙能翻盘吗?

        佛科多的子孙,不要说有能和莫西较量一番的,反而被莫西拽着鼻子走,一个两个被莫西拉拉扯扯,互相内斗。

        而对于米达尔,莫西的处理方法也很简单。

        随着时间流逝的现在,佛科多父亲发明的法师塔已经没有什么新鲜了,虽然米达尔依旧有着最好的法师塔设计,但在大历27年的米达尔分裂中,莫西已经有了米达尔工程师,换句话说,米达尔的技术已经外流了。

        所以在现在,米达尔强大的根源,就只剩下优秀的地理位置,可以给他带来利益,而对于这个问题,莫西的解决方法也很暴力。

        米达尔原来是中心对吧?那就通过大移民,让米达尔从原来的中心,变成边陲!

        十年树木百年树人,莫西清楚的知道,这个方法的推行需要很长的时间,在这个时候,莫西是多么的希望,星神可以多给自己一些时间啊,59岁的自己,还能在祭司长的位置上干多久呢?

        必须趁着自己活着的时候,完成对米达尔的彻底战略压制,不然等自己死后,米达尔还可能会反扑,而自己的儿子,;没有一个成器的,莫西十分担心,自己的儿子在自己死后,成为乌克拉第二。

        看到这里,冷弈突然有一种滑稽的感觉:“佛科多的父亲虽然有才,但是为人很圆滑,就像冬天里的太阳。然而佛科多和莫西,这两人的城邦虽然是死敌,但是他们两人还真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性格太像了,非常的强势。”

        年轻人深有体会,然而并没有完全认同:“是啊,不过莫西比起佛科多,还是有两点优势。”

        优势?什么优势?

        结果,随着剧情,冷弈就看到了莫西比起佛科多的优势,那就是,寿命长,以及儿子比乌克拉靠谱多了。

        虽然莫西31岁就当上祭司,56岁才上位,59岁才可以大展拳手,但是奈何,莫西的寿命真是贼长啊。

        悠久的寿命,确保了莫西有足够的时间将自己削弱米达尔的政策,给推行下去。

        在莫西的号召之下,苏拉西开始清除城邦的多于人口,或许将自己的传奇级儿子给封出去,防止造成继承内讧。总之,在莫西从星神那里得来水利系统以后,苏拉西开始大肆向西边的内陆扩张。

        而在大历49年,苏拉西以78岁的高龄从祭司长的位置退位之前,苏拉西的城邦已经有53座,比起初建时几乎翻了一倍,而这些城邦,基本都在东边建立,沉迷内斗的米达尔,已经逐渐从苏拉西的中心,变成了西部城市。

        至于苏拉西名义上的首都,星启木,也是远在偏离苏拉西中心的南端,而多莱曼,已经通过大移民之后,成了苏拉西的中心,以及苏拉西实际上的首都。

        莫西卸任之后的第5任祭司长,是已经当了9年多莱曼祭司的,莫西的儿子,54岁的卢克,而莫西父子也成了第一对连续继位的父子。

        嗯,这才是正常的历史啊,不是那种运气逆天的,才能也没有通天,只不过略高,所以也得老老实实的先熬资历。

        像隔壁那个瑞英·邱,王尼玛29岁就成为了牧首,简直是邪道!龙傲天,对于星球意识来说,老子见一个,劈一个!

        “啊~”冷弈打了一个哈气,接下去的内容,就像诸葛亮死掉之后的《三国演义》,就算那个新图拉比出生的家伙再怎么叼,冷弈又没见过,也提不起兴趣啊。再说这些戏剧,模仿希腊歌剧,唱的有够夸张的。

        连中国传统的戏剧,冷弈都没多大兴趣,更何况是这些洋货?因此,冷弈将眼睛微微闭上,等待着戏剧的终结。

        不过冷弈没有兴趣,旁边的这位年轻人,可是很有兴趣,连吃都忘了,津津有味的看着眼前的戏剧。

        真是可怜的娃娃啊,没什么有趣的活动,连这种东西都能看的津津有味。

        所以,简单的概括一下之后的内容吧。

        莫西教的儿子还不错,至少比起佛科多的乌克拉好多了,因此还能压得住阵,但是这也不能改变,因为城邦的增多,而祭司长的职责相对不变,导致的祭司长的权力减少的原因。

        在这个时候,一心维持原状,什么也不做的卢克,就是在做最大的错事,着简直是为后来上位的祭司长,埋下隐患啊。

        而卢克仿佛卢森堡的亨利七世——正好他们都是卢开头,他为了让自己的儿子能上位,不惜发布宛如毒药的金玺诏书一般。

        总之,在卢克对下一任祭司长的放权许诺之后,他的儿子成功成为了第6任祭司长,延续了多莱曼对祭司长的垄断。

        不过,也正是在卢克之子这一代,因为再一次遭受到了蛮族的入侵,应对失当的卢克之子,丢掉了延续三代的祭司长职位,被新图拉比家族的人给篡夺了祭司长。

        顺便说一下,这个新图拉比的祭司长,是第一个女性祭司长。

        然而新图拉比没能延续自己的统治,第8任祭司长,也是一个女性,多莱曼家族的女性,祭司长的位置,又被多莱曼家族给抢了回来。

        不过,笑到最后的,在大历100年统治苏拉西的,却是米达尔分支,当年和莫西反水的卡莱,他的曾孙,图尔伽·苏·卡莱·米达尔·多莱曼,他就是第9任祭司长,苏拉西现在的统治者。

        好吧,佛科多赢了,大历100年的时候,还真是米达尔的子孙统治着苏拉西。但是佛科多也输了,因为米达尔的嫡系,已经开始衰弱了。

        “觉得怎么样?”在这一出华丽的戏剧落幕以后,冷弈打趣一般的问着年轻人。

        半响,年轻人才微微张开嘴回答冷弈的问题:“有趣···太有趣了,歌剧,”说到这里,年轻人停顿了一下,似乎是想牢牢的记住“歌剧”这个读音。

        冷弈靠近桌子,双手交接然后用下巴靠着,故作深沉的问着这个年轻人:“你是哪里的人?”

        “我?”听到这个问题,年轻人一时有些警觉,但是随即一想,这个大人物的神通如此强大,自己望尘莫及,怎么可能会对付自己,于是哑然一笑,回答道,“我是卡莱家族的一个···不起眼的分支的···孽子···”

        冷弈点点头:“也对呢,这个山区,最近的城邦就是卡莱了。”

        在这里就不能不提一下卡莱,卡莱所在的地方,是在两端山脉的中间,是苏拉西平原和北方草原的两个出口之一,略微懂点军事的冷弈,清楚的知道,如果有人想要打进苏拉西平原,那么这里将是苏拉西防御敌人的坚固要塞。

        不过在现在,蛮族一盘散沙,能对付苏拉西的蛮族还没有出现,苏拉西正处于顺风顺水的扩张中。

        嗯,待会儿去苏拉西逛一逛吧,那么现在要考虑的,就是怎么处理这个有缘人了。

        沉思了一会儿,冷弈抬头看向年轻人,心中已经下了决断。。

        看到冷弈看向自己,年轻人的心也提到了嗓子眼,他知道,决定自己命运的时刻要到来了,而悲哀的是,自己只能去接受,没有办法反抗。

  http://www.cuan800.cc/xs/6110/3500710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cuan800.cc。百书楼手机版阅读网址:m.cuan800.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