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 > 江湖锦衣 > 63.只需长埋

63.只需长埋

        “我无法说明那是什么,只全都是前所未见,在那炼丹炉里,光幕浮华,突然出现的好像是海市蜃楼一样的东西。”

        凤梧摇头,每每想起,她仍是难掩惊异,只不过却无法用言语来形容所见所闻,更没办法将它付诸于文字表达出来。只是如今这般的神情和藏不住的迷茫,都无不在表明,那炼丹炉中出现的,真的是某种难以言喻的怪异。

        “海市蜃楼?”顾小年眉头微皱,“出现在炼丹炉里?”

        “那是丈高的丹炉,形同葫芦,后来遭遇海上风暴,炼丹炉倾倒发生爆炸,引动了丹室中的燃料,楼船便失了火。”

        凤梧说道:“炼丹炉的碎片镶嵌在船阁里,我所说的光幕像是绢布,占据了四五米大小的地方。”

        在场诸人没有亲眼所见,无法去感同身受,也更不能在脑海中勾勒出画面,只是单纯地觉得,这实在是匪夷所思。

        顾小年问道:“那海市蜃楼里,到底是什么?”

        凤梧回想时脸上必不可免地出现了些许的震撼,“那像是坊市城镇,但居所太高,很冷,像是一个个竖起的棺材。有东西在天上飞,不大,不快,但绝不是鸟,里面好像还有蚂蚁?”

        她咬了咬唇,大抵还是想要找到更好的词去形容在那光幕中所看到的一切,可终究匮乏,颓然放弃。

        “我想不到该怎么说。”她摇头,因为所看到的每当回忆起来都无比地震撼,那是完全超出了以往乃至现在一切认知的东西,根本无法去形容,每当想起,就足以震撼心神了。

        顾小年嚅了嚅嘴,不知怎的,在听时他心中微动,似乎隐有猜想,可当去细究的时候却找不到了。

        他便不去想,而是坦诚道:“我想去看一看。”

        “什么?”凤梧一怔。

        顾小年说道:“现在江湖近半人都为那艘楼船操心不已,恐怕为了它什么都能做出来,而既然我的存在形成了阻碍,倒不如在那里将这一切彻底解决掉。”

        “你想毁了它?”凤梧的语气有些说不清道不明。

        “如果它其中真有能通往长生的奥秘,或许我也会动心,但不管怎样,它都不能流入江湖,落在那些所谓的圣地里的人手上。”顾小年说道:“如果得不到,那就毁掉。”

        凤梧摇头,“我不会让你这么做的。”

        “会不会倒是其次,现在最主要的,是你愿不愿意说出它的下落。你现在日渐衰弱,自身的力量在不断失去,我不知道结果是死去还是泯为众人或是怎样,但你也一定想再回到那艘楼船上去。”

        顾小年轻笑,并不让人觉得嘲讽,反而带着一股亲和,“决定权总是在你自己的手上,就算你不同意,我们也不会逼你,只是如今江湖生乱,或许会因为你的一个决定而趋向和平稳定,也会爆发另一场战事,生灵涂炭。”

        凤梧看着他,轻轻挽发,淡笑,“想不到你武功厉害,口才也不错。”

        “承蒙夸赞,毕竟在公门里待过。”顾小年摊手。

        诸葛伯昭脸色微黑。

        柳施施莞尔一笑,随即看向凤梧,说道:“我不会拿大义说事,只是想来你也不忍心看到会有无辜百姓流离失所,只是因为某些人的欲念就导致太多人的日子变得不再安生。”

        凤梧笑了,“我为了力量杀人,为了变强杀人,好人坏人无辜的人死在我手上的成百上千,你觉得我会不忍心吗?”

        柳施施抿了抿唇,微微蹙眉。

        “不管是死人还是活人,他们只是一个数目而已,至于多少,只是这个数目的变动,它是冷的,不是热的。”凤梧指了指自的胸口,“就连我的血,都是冷的。”

        她的语气里,带着一种怨愤,积压多年,深藏于心的怨恨。

        凭什么她的祖辈便要被带到那艘楼船上去?凭什么她一出生便在暗无天日的舱室里等待被拎走试验?

        凭什么她从小便要眼睁睁地看着玩伴一个个死去?凭什么她的回忆里只有一张张发白而苦楚的面孔?

        凭什么她听不见欢声笑语,只有炼丹炉里火焰的爆裂?凭什么现在她要去在乎别人?

        凤梧双手紧紧抓着,干净整齐的指甲嵌在了掌心的肉里,丝丝殷红鲜血淌出,而她紧咬着唇,目光倔强而怨怼,看着对面那个面无表情的男人,对方同样在看着自己,而眼中,竟然有一丝怜悯?

        “我不需要你这么看我!”凤梧冷喝,竟带了些哭腔。

        顾小年吸了口气,摇头,“我们没办法改变已经过去的事情,但会因选择和决定导致将来所发生的。”

        凤梧抬了抬下巴,似是要将溢出眼眶的泪水倒回进去。

        顾小年说道:“你承受过苦难,才会更知道那份痛楚,而现在的江湖因为某些人的欲念和利益已经呈现出一种病态,他们就像是追求长生的人,而不会去在乎其他人的生命。这些你都想到了,也不会陌生,我想,当时的你没有能力去改变,现在可以试着去阻止这一切。”

        “就当是,为了过去的所相识的人和自己,去复仇。”他说道。

        诸葛伯昭猛地看向他,在说到‘复仇’这两个字的时候,明明是如此平静,他却从其中听出了另一种深意。那是他也说不上来的,好像隔着万重山海的隐忍,就好像所背负的并非是十年二十年的不甘和恨意,更像是从出生或是上辈子便刻在骨子里的一种怨气。

        顾小年没有在意他,目光一直与凤梧相视,“我能理解那种命运的不公,和你明明没有做过什么却要去面对整个世界的恶意。我能理解你,所以尊重你的决定。”

        诸葛伯昭没有说话,他只是目光闪烁,在这一刻,在他身边的人突然变得无比的陌生。

        而苗飞因为知晓以往未知的信息量的巨大,而还在考量消化,倒对此并没有太大感触。

        柳施施以为顾小年说的是那囿困的十年,和在太渊州不得志遭人冷漠却坚强的日子。

        可凤梧似乎能隐隐所觉另一层深意,只不过她思想受困此间有限,无论怎样也不会联想到‘两世为人’上去。

        顾小年倒了杯酒,饮了,如将回想起来的苦痛全部吞回去。

        凤梧沉默了很久,而也没有人去催促,这是她选择,而旁人无法去干涉左右。此间的人里,诸葛伯昭虽是对此最为上心的,可当有那个人在,他就只好相伴沉默,其实他所想的更多也是为了天下安定,于此上,自己的利益当然要放置一旁。

        而这,也是顾小年放过对方的最主要的原因。

  http://www.cuan800.cc/xs/40006/3520640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cuan800.cc。百书楼手机版阅读网址:m.cuan800.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