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 > 江湖锦衣 > 4.血

4.血

        飞来的黑影自然是个人,是在方才交手中被那天下漕帮的壮汉一掌折断长剑,而后一脚踹飞的真武派传人张真。

        当然,他被踢飞来这边,倒是纯粹的巧合了。

        不见顾小年有什么动作,那‘来势汹汹’的张真落势却忽而一缓,在两人桌前便跌落下来,一直滚到桌旁,轻轻撞到了桌腿上。

        张真脸色发白,捂着胸口站起,眼里却多了几分惊疑。

        就在他以为要砸进桌子里,更为狼狈的时候,身上忽而传来了莫名的力道,如同道门的缠劲一般,让他虽然还是掉在了地上,却也因此而缓,没受那股反震的劲力。

        他忍不住四下看了看,想要知道是哪位高人出手,而后又回头,看到了身后那桌正夹菜吃的男女。

        女子自是极美,一袭梨白长裙,体态清瘦,眉眼细致。只不过气质太过清冷,让人下意识不敢靠近,反会生出些自惭形秽来。

        张真同样如此,下意识移开目光,便看到了那一身锦缎红袍的男子。

        江湖上极少有人会穿红衣,因为太过张扬,可不知怎的,他偏生觉得眼前男子穿红没有半点突兀不合,反而相得益彰。

        只是眼前之人略有消瘦,唇薄而面冷,眉如刀,几分凉薄,让人不敢直视冒昧。

        是他们方才出手吗?张真有些拿不准。

        然后,客栈里的喧哗方才传进耳里。

        什么‘真武派传人不过如此’‘真武派果然人才凋零,不复百年前’‘真武派怕是要很快除名了’‘天下漕帮的人果然霸道’‘盐帮这人武功看似简单,却以力破巧,当真厉害’‘真武派的剑法太过花里胡哨’等等。

        他脸色一下涨红,只是看着手里半截长剑,眼眶微热,心中涌上悲凉。

        若掌教未死,若他们一直以来修行的不是残缺的那部镇派剑法而是其他武学,真武派哪会没落?又哪轮到让这些江湖鼠辈评头论足,指指点点?

        可张真没办法,真武派入门容易,而历代祖师的希望便是让门人领悟那残缺的镇派剑法,希冀于有天纵奇才之人可以将其补全。

        但直到现在......

        “兀那真武派的小子,还打不打了,不打的话本大爷就走了?”

        那天下漕帮的壮汉大笑几声,拎着酒便走。

        “真豪客也!”

        “是啊,看他穿着也不似帮中地位很高之人,想不到竟有如此武功。”

        “盐帮的人出现在这,看来这一次去墨阳郡的,是天下漕帮里的某位大人物了。”

        张真有心发作,可实在是技不如人,只是徒惹笑话。

        他脚步踉跄地走出去,有些凄惨。

        而无热闹可看之后,客栈里的人便又说起其他,只是不再说方才之事了。

        ……

        “这人恐怕从此一蹶不振了。”柳施施说道。

        顾小年嚼着花生米,道:“江湖就是如此。”

        柳施施意外地看他一眼,似笑非笑,“说得好像你很了解江湖事一样,分明还是初出茅庐。”

        顾小年无语,翻了个白眼。

        “不过,有没有兴趣去他们说的古山村瞧瞧?”柳施施眉目一亮。

        “不是还要赶路么?”

        “这有什么的,义父让查怪异之事,那里是尸源地,就是僵尸最早爆发的地方啊。”

        “这......”顾小年本来是拒绝的,倒不是怕,只是有些嫌麻烦,但见眼前人跃跃欲试,便也同意下来。

        “也好,方才听他们说的玄乎,倒想亲自去看看。”

        ……

        夜幕降临,一队人马走在略有崎岖坑洼的林间路上。

        得有二十余人,俱是先天绝顶的高手,身穿短打,座下高头大马,目光逼人。他们都是从天下漕帮和盐帮里抽调而来的精锐,放在江湖上都是可挡一面的好手。

        此时无风,月高,火把通照。

        “堂主。”有两骑快马自前方而来,手擎火把,此时开口,“前方一里便是那尸源地所在,并无有人进村迹象。”

        火光映照下,那领头之人豹头环眼,胡须如针,端是凶恶。

        他是天下漕帮四季堂秋堂堂主‘豹子头’俞世龙,与那失踪的夏堂堂主欧阳斩乃是一同长大的结义弟兄。

        此时,他冷笑一声,而后看向身后诸人,道:“把家伙都准备好,待会儿见着的不管是人还是鬼,直接干!”

        “是!”

        众人提的是连发火铳,带着威力巨大的火药,这等杀器,无论是对付装神弄鬼的人还是真的妖鬼邪祟,都是比刀剑来的管用。

        俞世龙大手一挥,继续前行。

        而在谁也没有发现的树冠之上,两道身影静静看着众人离去。

        “最早僵尸之患爆发的时候,就连大内的某位供奉都因此折了。”

        柳施施说道:“在慕容辞于此地失踪之后,义父亲自前来,当时还有广寒寺的普沉前辈,也只是发现了类似唐门之毒的线索。”

        顾小年点头,“蜀州苗疆自古便传有养尸炼尸之人,唐门作为蜀州的武林龙头,能窥得其秘也不甚稀奇。”

        “你觉得真跟唐门有关?”柳施施问道。

        “没有亲眼所见,不好下评断。”顾小年话中不无可惜,“只是此前的僵尸都被焚烧殆尽,倒是没机会亲眼一见。”

        他看着那渐渐远去的火光,道:“不过都说天下漕帮的楚狂声是盖世英豪,霸道无双,此次帮内高层出事,按理来讲,他应该亲自来看看才是。”

        柳施施若有所思,“可能在与那真武派的掌教交手的时候,并不轻松吧。”

        见身边人看过来,她便道:“早在神都那夜,楚狂声便被魏千岁重伤,如果不是江鹧出手相助,恐怕他也要殒身。”

        顾小年点点头,然后道:“咱们也跟上去吧。”

        ……

        那处古山村依旧是如此荒凉,只是沙石的地面有些暗红,像是铁锈,又像是渗入的血。

        不知何时忽然起了风,先是徐徐,而后变得有些大,吹过云层遮住月光,四下渐渐笼起了雾。

        一行人在村口歇马,有人道:“堂主,这雾出现的诡异,不如让弟兄们先进去看看?”

        俞世龙四下瞅了瞅,冷声道:“不用,一起走。”

        他们并未下马,就这么进了村内。

        雾飘荡而来,很快便将整座山村笼罩起来,同样也淹没了一行人的身影。

        顾小年和柳施施走到村口,此时月光隐没,四下漆黑。

        他俯身,捻了地上的沙土。

        “是血。”

        柳施施一愣,随即同样俯身去捻来一嗅,脸色微变。

        此地被朝廷以火药毁掉,再加上地质特殊,特产红沙,她之前见土壤暗红,还并未多想。

        “而且,”顾小年看着指尖因沙土而化煞引起的变化,道:“土质含毒,不过年岁太久,毒性不大。”

  http://www.cuan800.cc/xs/40006/3380245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cuan800.cc。百书楼手机版阅读网址:m.cuan800.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