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 > 江湖锦衣 > 31. 卧底一剑

31. 卧底一剑

        场间各自找上了各自的对手,战斗从先前的安静突然就变得惨烈起来。m.

        没有丝毫的寒暄放狠话,甚至几无眼神的交汇,有的只有冰冷的杀意。

        有的虽然因年纪关系并未打过交道,对方的名姓甚至都只在传闻之中,但彼此的长辈或是后辈一定有过交集。

        不是和善的言谈,而是见面即要拔剑的关系。

        或许虚伪的正道,或是率性的邪派,或许是正义的名门正派,或许是心性诡恶的魔教邪门。

        在这一刻想的,只有杀死对方。

        有正道的仙子一剑刺穿了魔教某位舵主的胸膛,却转而被邪道一人抓破了喉咙,然后这邪道中人便被那‘青面罗刹’王秀英活撕成两半。

        她的武功路数看起来倒更像是邪魔外道,浑身浴血,仿佛地府修罗。

        紧接着,一名魔教中人身若鬼魅,偷袭出手,扯断了王秀英的一条臂膀,但下一刻便被鹿长生一剑枭首。

        他们都是先天绝顶的武者,交手没有丝毫花里胡哨,有的只是一击毙命。生死搏杀,倘若一击不成,那便凝神再战!

        双方的人数都在不断减少,有的亦是带伤。

        林欣尘与顾昀背靠背,彼此联手,而他俩的对手正是余希和一位邪道的高手。

        “你弟哪去了?”林欣尘忽地低声问了句。

        顾昀一愣,是了,从众人混战开始,似乎就没有看到那抹大红袍。

        但不等他多想,眼前余希便一剑斩来,“顾昀,你负我!”

        她的眼眶泛红,眼中失望、恨意、杀意皆有,出手没有丝毫留手。

        林欣尘乐的挑了挑眉。

        顾昀暗叹一声,手上却是一拳破招。

        “虽然愧对圣女好意,但此时顾某却不会留手,小心了!”

        说着,他悍然出拳,气爆轰鸣。

        ……

        “竟然是江湖失传的《翻天奇斗》,这小子什么来路?”

        浮云观的道人商禹饶有兴趣。

        问机和尚口诵佛言,将面前之人周身真气一语破除,接着便是那道人补了一剑。

        “揣着明白装糊涂。”他轻笑。

        商禹白了他一眼。

        他们的交手并没有什么压力,反倒要时时对那两位宗师交手时的余波在意躲避。

        尤其是唐心用的毒。

        她精于暗器,且所用之毒尽是见血封喉,若是寻常宗师此刻早已化为浓水死了,可她的对手显然并非常人。

        邪道的长老罗道是老辈的宗师强者,现在很多人见到他往往已经认不出来了,他的辈分高,武功更高。

        身为整日东躲西藏的那些邪道武者的精神支柱,他依仗的便是自身的一身邪功。

        唐心的暗器无法突破他的护体罡气,而罗道的每一次出手必然会掀起一阵邪风,将唐心罡气中所含剧毒施还回去。

        这却苦了在两人四周的人,一旦被罡气沾上,轻则掉块血肉,重者自然因毒而死。

        场间的打斗声渐渐变得低了,那是因为还活着的人已经不多了,但终究还是正道之人占据上风。

        林欣尘说道:“别费时间了。”

        他已经打算下狠手了,不再顾及顾昀的感受,直接杀掉余希。

        也就是这时候,一抹绯红从甬道之中掠出,脸色难看。

        场间之人何其敏锐,一眼便看到了他。

        顾小年被这么多高手注视,身子微绷,但还是问道:“这是怎么一回事?”

        众人一愣,他这是问谁?

        只有余希心头一跳,因为那人的目光赫然是落在自己身上!

        “不对!”她脸色微变,但下一刻,冰冷的刺痛从胸腹传来,她瞳孔剧烈一缩。

        余希慢慢低头,看着从胸前透出的一截剑尖,兀自难以相信。

        不只是她,就连原本交手的众人也都一下停手,难掩惊愕。

        顾昀双目一凝,看着那握剑的人,不由得皱紧了眉。

        手从剑上松开,余希身子却一个踉跄,嘴角溢出血来,她回身,看着身后那人,眼神惊讶且悲伤。

        魔教幸存几人见了,想要动手,却被正道之人拦住。

        余音摊了摊双手,朝后退了几步。

        “顾大人方才问什么?”她开口,脸带轻笑,再不是先前那般冷冰冰的模样。

        林欣尘张了张嘴,有些搞不懂眼前的状况。

        顾小年微微抿嘴。

        余音见此,笑了笑,然后看向仍死盯着自己的余希,开口道:“我跟在你身边近十年,自然知道你弱点所在,而你丹田气海之前受创,正是天赐良机。”

        “你…你究竟是谁?”余希脸色惨白,她能感受到体力的流失,她知道自己活不成了,但她依旧死死地看着那人,想要知道对方为何会这么做。

        被亲如姐妹的人背叛,那真是蚀骨般的难受。

        余音脸上的笑容淡下去,神情淡漠,“锦衣卫北镇抚司,竹叶青。当然,你们江湖人一般称呼我们为,十三太保。”

        此话一出,如阴风在众人心头掠过。

        十三太保,这是个象征着潜藏最深的身份,但曾几何时,很多人对此嗤之以鼻。所谓的潜伏阴谋诡计,又能建什么功,哪能比得上自身武功重要?

        他们的暴露便象征着生命的结束,无论情报传递成功与否,价值几何。

        而现在,当余音一剑刺杀魔教圣女之后,她潜藏十年便有了价值。

        尤其是此次朝廷联合各派铲除魔教的行动中,她居功至伟。

        “原来一路上,是你给他留下的线索。”余希口中咳血,怨恨而又凄惨。

        余音点头,看了眼皱眉的顾昀,没说什么。

        余希身子晃了晃,她看向顾昀,眼前却已经模糊了。

        “顾……顾……”她的话终究没有说完,便已然倒下去。

        林欣尘只觉身边吹过了一道轻风,然后顾昀便揽住了余希的身子。

        他看着,轻叹摇头。

        不知怎的,顾昀心里有些难受,不是那种爱意的表现,而是辜负的苦涩。

        余希闭上的眼睛里,映出了那人的样子,她嘴角露出一丝笑意,手指最终垂落下去。

        顾昀喉间发堵,咽了咽,轻轻将她放在了地上。

        余音忽然觉得有些冷,她下意识朝那抹大红袍靠了靠,然后站在了他的身后。

        顾小年眉头微皱,“你站在本官身后,竟让我生出一阵寒意。”

        余音一怔,然后她的双眼一突,却是被那人一把掐住了喉咙。

        这更出乎众人的意料,既然这竹叶青既然爆出身份,那身为锦衣卫指挥使的人为何还会对自己人动手?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顾小年冷冷问道。

        这是他第二次问,话落下,已经有人觉出了不对。

        习武之人练成绝顶高手,虽不乏也有蠢人,但绝不在场间这些人里。

        这时,浮云观的商禹脸色微变,“苏复哪里去了?”

        鹿长生等人一惊,不由得面面相觑。

        余音艰难摇头,她脚不沾地,双手挣扎地掰着那人的手掌,眼中只有求饶。

        “小年,出什么事了?”顾昀过来,拍了拍他的胳膊。

        顾小年冷面如霜,道:“甬道来路,已经被封死了。”

        “什么?”

        “我们进来时并无机关。”

        就连那魔邪两道的人都是一脸惊然,“我们在外仍有弟兄把风!”

        那罗道冷哼一声,身形一闪,便朝来路而去。

        顾小年将余音松开,道:“把你知道的,说出来。”

        余音干咳几声,猛地呼吸了几口,然后苦笑,“大人,卑职从未与朝廷联系过,如何得知啊。”

        顾小年对此本是不信的,但此时忽有联想,“等等,苏复,雪女宫白锦,养心殿!”

        他猛地抬头,恰时顾昀也脸色阴沉下来。

        “上官容儿。”顾昀轻声道。

        顾小年默然。

        甬道尽头传来怒喝与轰鸣,接着阴着脸的罗道便出现在了众人面前。

        看他脸色,众人心中齐齐一沉。

        “此可还有通道?”顾小年问道。

        余音摇头,“我并未接触过关于魔教山门的典籍。”

        林欣尘却是忽地看向那浮云观的青年道人,道:“浮云观不是有盗墓的门道么,不妨试试?”

        “胡说八道!”商禹忍不住斥了声,什么叫盗墓的门道,这简直是侮辱。

        不过见众人都看过来,他便只是冷哼一声,便手掐诀,眼中隐有神光,四下看去。

        一道道希冀的目光落在他的身上,三两个呼吸之后,他忽地一指那群殿之后。

        “其他通道短时间内倒是没办法找到,不过苏复就在那边!”

        话音落下,最先冲出的是二顾,接着唐心抓了重伤的罗蜜,紧随其后。

        其余人甭管先前立场,摒弃前嫌说不上,只是为了此间生路,俱都施轻功跟去。

        


        


  http://www.cuan800.cc/xs/40006/3328897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cuan800.cc。百书楼手机版阅读网址:m.cuan800.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