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 > 江湖锦衣 > 23. 磨刀石

23. 磨刀石

        黑暗,仿佛是死亡的临近。

        被星点的火光围绕的圈里,像是摆脱不了死亡的囚牢。

        弩箭是攒射,更大的目标是那个坐在马上的年轻人。

        他没有动,但就像是一面旌旗,若不倒下,总会让人心里不舒服。

        只因为他的平静与从容。

        顾小年心中暗叹,这匹马却是保不下了。

        衣袂破空之声如同音啸,身旁眨眼已有惨叫,那是被破甲的弩箭穿透了护体真气,如此密集的箭雨,就算是用武道宗师的罡气来抗也是扛不住的。

        除非是身法高明,可以逃。

        火光底下,阴暗的空中只有一抹大红袍在闪现,真像是话本中记载的鬼怪妖魅。

        那匹锦衣卫中的良马已经哀鸣着倒下,上面的人却眨眼不见了身影,再次出现时,仿佛在雨中奔袭。

        于黑暗里,他只是一个跃空躲闪,而后从天而降,直冲而来。

        如同破阵的先锋,探手,出刀,最前排来不及反应的军卒只能听见薄甲如豆腐般被轻易切开的声响,以及血喷涌的声音,再就是突然的凉意,很冷。

        “围杀!”火光后头,传来一个年轻的声音。

        这支数百人的队伍里,仍有人在指挥。

        想想也是,这是在围杀朝廷的锦衣卫指挥使,出身阉党的正三品武官,如何能掉以轻心?

        机弩被丢弃,转而是朴实无华的长刀,那是用于战场上厮杀的兵刃,透亮的火光下,映照着一张张平静如麻木的脸庞。

        他们的脸上都颇多风霜,杀意已经被磨进了骨子里。

        身后几乎无处落脚的包围圈里,忽地传来不一样的气息。

        顾小年微微瞥眼,嘴角抿起,只是持刀前冲,凡是与他刀身相触,无论人还是兵器,尽皆两段。

        “神兵?”有人一声轻咦,破光而来。

        丢出的火把溅出无数火星,顾小年一刀劈开,眼前一道身影骤然出现,一掌拍来!

        这一掌给人潮水般无尽的力道,且又异常粘稠,躲无可避。

        顾小年一下凝眸,这掌法他不陌生,以往还曾与之交过手。

        仓促时他横刀,以刀锋相抗。

        ‘砰’地一声爆裂巨响,顾小年闷哼一声,后退三步。

        “灵龟岛的人?”他轻道,借此化去了侵入体内的如浪潮般不休的劲力。

        眼前出现的是一个老人,面容虽然苍老,但精神矍铄,眼中满是精光。

        “不错。”他应声,而后双掌交叠,隐有潮吸之声。

        他是东海灵龟岛的木老人,江湖上老辈的绝顶高手。

        顾小年甩刀,砍翻两个劈刀来的军卒后,直接迎上。

        ……

        轰然的爆发在不大的圈中,在始料未及的力量之下,所谓的牢笼只是笑话。

        罗蜜以真气封住腹部的经脉,咬牙将插进去的弩箭拔了出来。

        她闷哼一声,脸色苍白地撒上了药粉。

        而在她身旁,吕瑾身上亦是中了几箭,沈韬一身硬功倒是还好,不过方才为了救两人,也是耗费了不少气力。

        但此时,三人看着的却是挡在他们身前的那道身影。

        黑夜里,隐约的火光,那张素日美艳的脸上涌上了几分冷意。

        就在方才,这位唐门的大长老应激出手,只是挥手间,罡气而出,艳红如雾,那冲来的数十人便踉跄倒地,眨眼间血肉尽化,只剩白骨。

        这一刻,甭管是知道唐心身份的罗蜜,还是不知情的沈韬与吕瑾,俱是噤若寒蝉。谁也能看出她的情况有些不对,谁也不想因此受到迁怒。

        就连那些悍不畏死的军卒,都一下停住了步子,齐齐后退了数米,如同摒除敌意。

        “武道宗师?”有人分开人群,皱着眉,眼中惊骇与疑惑皆有。

        这是个年轻人,穿着与四下之人无异,只不过气质自是不同,让人一看便知是主事之人。

        “快,让她杀了那人!”吕瑾脸色苍白,急声道。

        罗蜜皱眉看了她一眼。

        唐心平静而不动,眼中略有疑惑。

        年轻将领见此,轻轻挥了挥手,原本围着的军卒便尽皆后撤。

        他轻笑一声,看了眼不远处那边正与木老人交手的那人,也是从容后退。

        沈韬活动了下手腕,语气阴沉,“他们是想用火器。”

        罗蜜也阴沉了脸色。

        唐心不是傀儡,即便她用幻术让对方与她亲近,却也不会听从她的指挥。最主要的,是她的武功只是应激而生,无法主动出手。

        而那年轻人明显看出了一些端倪,所以才想直接在远处动用火器。

        罗蜜虽然见识过宗师之威,但现在她不敢保证,面临一堆火药的轰击,唐心是否还能挡住。

        ……

        东海灵龟岛是一流门派,虽在海外,但曾经也出过宗师强者,是以在中原等地名头也不弱。

        尤其是几十年前出了个木老人,漂洋过海入中原,到处挑战,最后破境绝顶,闯下了不小的名声。

        这人脾气古怪,且最为护短,按说以他的天资不难入宗师,但正因为年轻时四处比斗留下的暗伤,一直不能接引风雷入体,是以武道修为数十年停滞不前。

        但他一身武学,尽是灵龟岛的秘传,又曾在中原游历,是以见识和武功都非凡俗。

        顾小年一边应付着不时偷袭而来的弩箭,一边与这木老人交手。

        “怎么,堂堂锦衣卫指挥使就只有这点本事?”

        木老人沙哑道:“亏我那不成器的徒弟还在我面前称赞过你。”

        “徒弟,周康么?”顾小年神情并不为之所动。

        他有绣春刀之利,但往往与对方相触时,对方身上那种如海浪般的真气都会将刀锋拂开,真真的以柔克刚。

        本来顾小年是不甚慌张的,难得相逢一个老辈的高手,对敌经验不是以往对手可以比拟的,正好可以用来磨砺圆润自身武功。

        但当他看到罗蜜那边的情况之后,便熄了这种心思。

        红袍一展,刀已入鞘。

        木老人微怔,但也不多想眼前之人要耍什么心思,双掌由内二分,兜头劈下。

        顾小年神情淡漠,一掌而出,恍若擎天。

        木老人脸色一变。

        这一刻,掌力相较,竟有如针如芒般的刺痛自掌心而来,且一瞬又成森寒剑气,诡谲刀芒,沿臂膀而行,穿透进经脉窍穴之中。

        “这是什么掌法?!”木老人心神惊骇,明明那是随意的出掌,偏偏给他一种精深高妙的玄感,好像其中融合了什么他难以理解的掌意。

        若要形容,仿佛‘道韵’二字方可贴切。

        但这可能吗?

        他灵龟岛便是以掌法闻名,而他年轻时又见惯各派掌功,就算是丐帮的《掌中伏龙》,也绝没有如此玄妙。

        “难倒,他方才一直将我当作磨刀石?”木老人眼中忽地血红,咬牙切齿。

        :。:

  http://www.cuan800.cc/xs/40006/3324236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cuan800.cc。百书楼手机版阅读网址:m.cuan800.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