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 > 江湖锦衣 > 11. 劝说敲打喜怒

11. 劝说敲打喜怒

        荆风想了想,道:“要说有嫌疑的,半个时辰前有那么一行人,但不确定。”

        “只不过里面有个老头和小孩儿不像是魔教的人,尤其是那个老头,身上阴气和土腥味很重,应该是常年下墓的人。”

        荆风道:“不过从朝廷发下的海捕文书来看,那蒙纱的女子便是魔教圣女余希。”

        “盗墓之人么。”顾小年沉吟点头,“你可知他们去了何处?”

        “进了镇里,像是在找什么人。”荆风说道:“我不想惹麻烦,没多看。”

        “那待会儿出去打听一下。”

        “这,行吧。”

        “这是真打算退隐江湖了?”顾小年随口问道。

        荆风看了眼一旁眼含担忧的童瑶,轻笑一声,“是啊,在江湖上漂泊惯了,就想有个家了。”

        童瑶脸色一红,客栈其余人如秀才则是一脸嫌弃。

        顾小年忽地开口,“想不想来锦衣卫做事?”

        荆风一愣,接着摇头拒绝,“我出身盗门,派中规矩便是不入朝堂,大人莫要取笑我了。”

        顾小年笑了笑,“一日为贼,终生是贼,这句话你应该比我还熟悉。就算你退隐江湖,那现在是没有朝廷其他的人发现你,但以后呢?你说想有个家,那有了孩子后,也要整日里东躲西藏吗?”

        荆风闻言沉默。

        “就算不为自己想,也要为她,为以后可能的孩子着想。”

        顾小年说道:“别忘了,北云州铁家家主想要金盆洗手,最后可是既折了脸面又差点丢了性命。”

        童瑶拽了拽身边人的袖子。

        顾小年看到了,说道:“锦衣卫有缉事密探,我可以给你这个身份,不需去北镇抚司报备,只要留意江湖之事,定期汇报即可。当然,对于所要汇报之事,还需自己斟酌。”

        荆风抿了抿嘴,显然是有些意动。

        不是为了这个身份,而是正如对方所说,一日为贼终生是贼,天下之大,他如何能逃得了?

        世上或有真正的世外桃源,但绝不是他能找得到的。

        荆风咬牙,道:“我可以为你做事,但有一个请求。”

        顾小年轻笑,“待会儿我便传书衙门,让他们重理龙威镖局一事,不过清白与否,我也不能只听一面之词。”

        荆风与童瑶相视一眼,然后拱手一礼。

        顾小年信手一挥,一枚腰牌便从手中射出。

        一旁的唐心下意识看了过来。

        荆风不敢大意,手上已有真气如漩,但那枚腰牌射出如箭,却在他身前诡异一顿,而后自由落在手中。

        这既让他觉得脸红,也惊然于那人对真气的把控。

        他看了眼手中腰牌,木质,而其上背面不知何时有了他的姓名。

        笔画如钩,森然锋寒,竟是方才那人在一挥之间以指力写就。

        荆风心中发苦,原本只是一江湖后辈,如今却已然成为一方巨擘了。

        而这时,楼上突然传来一阵杀猪似的惨叫,接着便是邓三忍痛的怒喝以及桌椅倒地之声。

        “这?”荆风眉头微皱。

        顾小年却是淡淡道:“不妨事,让他吃个教训也好。”

        罗蜜拎着一贼眉鼠眼的男人从后院过来,将他直接摔在地上。

        “大人,他根本不是燕羽森。”罗蜜踹了地上之人一脚,“真正的捕头恐怕还要睡到明天早上呢!”

        地上中年人穿的是先前燕羽森的捕头服,只不过身材明显缩小了一号。

        顾小年看着,眼中略有奇色。

        “千面黄鼠袁通?”荆风有些惊讶。

        “认识?”顾小年问道。

        “听说过此人。”荆风道:“专门与江湖风媒打交道,擅做黑吃黑的买卖,因其一手易容术出神入化,在江湖上也算有些名堂。”

        能让荆风这位盗神留有印象的人自然不是废物,顾小年饶有兴趣地打量着地上那人,此人长相倒真不愧于他那绰号。

        “大人饶命,大人饶命。”袁通小心拱手,一脸谄笑。

        这时,邓三也骂骂咧咧地从楼上下来了,只不过捂着大腿根部,那里已经殷红了一片,血从腿上流下来。

        他本来还想诉苦,但一见自家大人那面无表情的样子,邓三一下便有些慌了。

        他露着两条毛腿,只是用裤子捂着伤口,连忙过来,耷拉了脑袋。

        顾小年没问他那女子怎样了,只是道:“与匪久了,难免会染上匪气。”

        邓三心头一跳,直接跪下,脑门儿见汗,血从腿间淌了一地。

        童瑶等人眼中难免露出嫌恶,朝后退了退。

        “大人”邓三咽了咽唾沫。

        “去上药吧。”顾小年摆了摆手。

        邓三在关青那虽然没忘了差事,但过得太舒服了,少了太多小心,更是有些飘了。

        那苍云派的女子虽然被自己所伤,丹田已废,但其身上仍有短匕,依邓三原先的眼力不难看出来,但他色令智昏,偏偏没注意。

        顾小年此前没提醒,是想提点一下邓三,没想到邓三一身武功,却仍是被人所伤。

        看位置,的确有些忧伤。

        顾小年暗自摇头。

        “说说吧,问出什么来了。”他朝椅上靠了靠。

        罗蜜道:“只是一些江湖风媒得了大人离京的消息,有些为名的江湖小子不知天高地厚罢了。”

        顾小年想想,“本座原以为神都武者如过江之鲫,倒是没想到所在中州也是大江大河。”

        罗蜜脸色一沉。

        她听懂了对方话里的意思,神都内武者随处可见,先天绝顶并不稀奇。可像苍云派、奔雷门这等二流门派里,随便一个弟子就能是绝顶高手?

        “大人,我再去问!”她抱了抱拳,就要再去。

        “算了,丢给官府吧。”顾小年淡淡道。

        原本刚觉得他其实还很温和,很好说话的容清儿心中顿时一寒,出身将军府的她自然能听出这句话中所隐含的意思。

        丢给官府,那自然就不是活人了。

        虽然对那些人并无好感,也知他们该死,但当这句话出自一个与自己同龄的人,且说出来的语气就像吃饭喝水那般轻易之后,容清儿便忽地有些莫名委屈。

        童瑶敏锐地注意到了这一点,不由暗自摇头。

        “傻丫头,锦衣卫里能有什么良善?这人如此年轻就坐到现在的位子,又该有多少城府,手上又沾了多少无辜人命?”

        这句话她没有明说出来,而是打算之后悄悄跟她点明。

        而童掌柜的心思并不被人所察,容清儿竟是直接问了出来。

        “那些人交给官府处置?”她清脆开口。

        童瑶拉了她一把,对她猛施眼色,“顾大人的事你瞎掺和什么?”

        罗蜜闻言,只是似笑非笑地看了那容貌单纯的姑娘一眼,直接去了后院,至于做什么自然不言而喻。

        顾小年看向目光清澈却隐含倔强的容清儿,没有说话。

        脚边,是跪着大气也不敢出的袁通。11

  http://www.cuan800.cc/xs/40006/3317500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cuan800.cc。百书楼手机版阅读网址:m.cuan800.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