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 > 江湖锦衣 > 第一百二十五章 如也

第一百二十五章 如也

        顾小年如今既然已是锦衣卫指挥使,自然便要着手整顿锦衣卫的事物。m.

        类似方隼刘崇这些开始便投靠的人自然需要安抚,因为他们识时务,算是第一批效忠之人,起码现在可用。

        而曾经的阉党也被金吾卫拿的差不多了,如今的锦衣卫正是需要人手的时候,所以现在,也正是他以雷霆手段镇压的最好时机。

        那么,作为苍龙七宿中武功和名望最高之人,沈韬便是顾小年儆猴的鸡。

        班房门敞开着,沈韬也不通报,直接便走了进来。

        这是个三十许的硬朗青年,相貌堂堂,浓眉大眼,他穿的是总旗飞鱼服,很是干练。

        身子结实而不显魁梧臃肿,气质正派也不似锦衣卫这般阴狠爪牙,沈韬异于常人而又不显矛盾,完美融入了锦衣卫之中。

        顾小年微微抬眼,从气息上判断,这人的武功不在谢鸢之下,比姬重七要厉害数分。

        邓三看了眼顾小年神色,而后便朝前一步,怒斥沈韬,“大胆!此乃指挥使班房,你竟敢私闯?!”

        沈韬冷哼一声,道:“我知顾大人擅给人欲加之罪,帽子就别扣了。既然想要拿本官立威,那就让我看看你的本事。”

        邓三脸色一变,还待多说,身边之人已然起身。

        “这样也好,明人不说暗话。”

        顾小年抬脚向外走,“去校场。”

        ……

        锦衣卫的校场方圆五十丈,不算大,场中有一处擂台,五丈见方,已经多年没有人上去比试了。

        此时校场里满是锦衣卫,都在看着台上的两人。

        他们有的是纯粹好事,有的则是来瞧瞧以后要卖命的大人。锦衣卫规矩森严不假,可要是这领头的是个怂包,那他们底下的这些当差的自然也没脸。

        曾经魏央执掌锦衣卫时,虽然他并不来衙门管事,一般都是由俞文昭处理,可正因为他的威望所在,锦衣卫办事的时候便更有底气,因此厂卫是一直压着六扇门和大理寺一头的。

        而到了现在,阉党被清算,他们锦衣卫突然空降了一位没听说过的皇族成员,本来还以为是何方神圣,等后来才知道,原来他便是曾经的内镇千户顾小年。

        众人皆知的是,他曾是阉党中的红人,与俞文昭程枭等八侍从关系不睦,双方一直较量,虽然此人有些名声,干了些屠门灭户的事情,但实际上这些根本不足以支撑起一个人的威望。

        论人脉,阉党覆灭,他这不尴不尬的皇族身份并不会带来什么便利,明眼人一看就看出这只是先皇的一种安慰,给了实权的官,这身份便放下了。

        论武功,他并非宗师,如何带锦衣卫压住六扇门?

        总之,锦衣卫里虽然对于顾小年没多少不满,但总是觉得他是担当不起锦衣卫指挥使这个职位的。

        如今,他与沈韬擂台一战,大家都清楚是什么意思,所以他们也乐意来围观相看。

        锦衣卫是天子亲军,是武人,那么,就要用身手来说话。

        只有强者,才会得到尊敬。

        ……

        “你觉得谁会赢?”

        “不好说,沈韬是锦衣卫的老人,衙门里收录的武学他无一不精,而这位顾大人好像只在南镇抚司学了一门腿法吧?”

        “胜负不是靠武功来评判的,而且你怎么就知道顾大人没有别的奇遇?要知道,他的兄长可是顾昀。”

        说话的,是抱臂站在校场外回廊里的方隼三人,他们心里自然是期盼顾小年能赢的,只不过对手是沈韬,他们多少有些担心。

        “沈韬七岁通过‘饿狼选拔’,那一批人里只活下了他一个,这人心狠手黑,我怕大人会吃亏啊。”方隼说道。

        佟纲看他一眼,说道:“别的不说,这位顾大人要是没把握的话怎么会站在这里呢?”

        他们虽知指挥使乃是‘周锦年’,却也从顾小年平日的表现上看出了对方对这个名字并无好感,是以便自觉以‘顾’代‘周’。

        刘崇却是仔细想了想此前之事,沉声道:“没错,沈韬心狠手黑,但咱们这位顾大人,可也不是善茬。”

        方隼点点头,眼中同样浮现认同。

        只有看似看好顾小年的佟纲略有不以为然,毕竟只是听说,似乎对这位顾大人的武功,外界并无什么流传。

        如此看来,或许只是擅用诡计?

        与他们三人这般猜测的不在少说,或者说在场数百号人存了这等心态,彼此窃声交谈,都在讨论谁会赢。

        而其中,不乏亦有其他苍龙七宿之人。

        ……

        擂台上,沈韬将飞鱼服的袍摆挽起,扎进了束腰中,双腿微岔,已然摆出了拳架。

        这两日,当得知周锦年便是眼前这人之后,他做的准备很多。

        一切情报尽皆摆到了桌上,从太渊州到神都,凡是能查到的,全然被他看过一遍。他看过此人生平,认定其并非良善,又从仅有的几次交战中分析其武功特点,找寻针对之法的。

        他为了能击败顾小年,付出了很多努力。

        作为锦衣卫中的佼佼者,苍龙七宿这等精锐的灵魂人物,沈韬对知己知彼深以为然,他不是想将对方完全了解,而是为了更容易地击败。

        尤其是看着对手在自己手中无谓的挣扎后,沈韬便会更加愉悦。

        他舔了舔嘴唇,周身气势已然攀升到了极点。

        擂台下,有离得近的被这股气势所慑,竟是浑身颤抖,脸色大变。

        “好强的气势!”

        “这是要杀人么?”

        而就在众人为之惊骇的时候,顾小年却没有丝毫动作。

        他只是那么随意地负手站着,阳光有些燥热,将他身上的纹蟒大红袍映地愈发鲜红。

        “请吧。”顾小年抬手。

        沈韬脸色微沉,真气狂涌如虎,双手成拳,骤然而来!

        “这是天下漕帮的《虎炮》?”

        “不错,这是以内力蓄势的一式刚猛拳法,顾大人大意了!”

        “顾大人以身法见长,沈韬这是想以势压人,用虎炮之刚猛拳意封锁住他的行动。”

        顾小年尚有余暇听着台下众人的解说,此时闻言不由一笑,或许下一刻也会有人发出‘恐怖如斯’的惊叹?

        这笑意落在沈韬眼里,让他眼中更多了几分血红。

        顾小年想着,周身气机一缓,好似隔了万重山的飘渺一下放到了眼前,那种厚重而无法盛放的气息扑面而来,如巨浪翻滚。

  http://www.cuan800.cc/xs/40006/3300287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cuan800.cc。百书楼手机版阅读网址:m.cuan800.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