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 > 江湖锦衣 > 第一百二十二章 朝堂饿虎,幻视难明

第一百二十二章 朝堂饿虎,幻视难明

        这是个经历有些曲折离奇命运颠沛流离的人物。

        顾小年意外会在这里见到对方,也意外对方会主动与自己交谈。

        而且,跟传闻中很不相同的是,周锦鼎好像并没有离京时的那般消沉模样,反而有些健谈的样子。

        健谈地,不像是三十多岁的人,反而如同二十来岁的小伙子,有些不着调。

        “怎么,在想锦衣卫里关于本王的抄录消息?”周锦鼎笑着说道。

        顾小年坦然点头。

        “魏央已经死了,陛下也升天了,神都里跟本王有些瓜葛的人已经没了呀。”

        周锦鼎摊了摊手,有些张扬似的笑着,话语不惮,“本王此时不回京,那什么时候回京?”

        顾小年看了眼四周看向这边的文武官员,不由皱了皱眉。

        他觉得眼前这人实在是放肆,此话已经是在诋毁了,且明显是带着看热闹的样子。

        周锦鼎反而无所畏惧,他背着手,淡淡道:“傅承渊是文官之首,如今他落马,牵连的官员不少,那些酸儒肯定是要安稳一段时日了。”

        顾小年有些意外看他。

        周锦鼎笑了笑,“但现在才是最乱的时候,周大人当了这锦衣卫指挥使的差事,不知道该不该管事?”

        顾小年目光沉了沉。

        他虽然涉足官场的时间也已不算短了,可还从未彻底搅进朝堂中来过。此前所经历的只能算是小小的鱼塘,他在其中捕鱼抓鳖,但现在却是一片深海。

        一片,勾连了外界江湖的深海。

        “要不要先进去,到待漏院吃点东西?”周锦鼎看着敞开的宫门,邀请道。

        四周的官员看着这边,有些意外这两人怎么会谈到一块去,而且又是怎么认识的。

        目光的注视让顾小年有些不舒服,但他仍是拒绝了周锦鼎的邀请。

        看着那人负手离去的背影,那步伐并不甚快,却异常沉稳,带着一种枷锁尽去的畅然。

        顾小年觉得以后有必要注意到这个人,这种人压抑多年,一朝去了束缚,必然不会安稳。

        ……

        五更天之后,文武官员上朝。

        众人经过长长甬道,大殿门口,四十多号人依品级而渐渐步入。

        顾小年面上淡然,心里却颇有些不知该如何做。

        他该站在哪?

        恰在这时,肩膀被人拍了一下。

        “周大人第一次上朝吧。”周锦鼎笑眯眯地说道。

        顾小年点点头,带着恰到好处的赧然。

        周锦鼎拉着他的胳膊,说道:“来,你是正三品的武官,又是天子亲军锦衣卫,应该站在这儿。”

        说着,便领顾小年到了武官人群中,那里刚好就腾出个地方。

        周锦鼎指着站在顾小年一旁的一个中年人说道:“这位是昭武将军谢放,是这里不多的一位能打仗的将军。”

        这话出口,这十多个武官便不约看了过来,有的脸色明显不悦,有的只是平静看着,也有的面上是和善的笑意。

        总之,这话是不妥就是了。

        顾小年只是抱了抱拳,没有多说多做。

        谢放是个面容有些蜡黄瘦削的中年人,明显是旧病缠身的样子,此时也只是点了点头,看不出喜怒。

        他是正二品的神都将领,一般早朝也只每月的初一或是逢重大之事才来,或者说是他们这类武将都是如此,只有六部官员或是其他四品上的文官上朝的最多,平日里早朝也就三十几人而已。

        周锦鼎悄悄看着,心里多少有些失望。谢放是神都谢家的人,那位鹿鸣书院掌院谢的亲弟。此时,他未尝没有从此人身上试探谢家对如今朝堂态度的想法。

        只不过或许谢放就是一个久病的粗人,不懂这些,也可能是家中有所交代,故意装傻。

        总之,从他不咸不淡的态度上,周锦鼎没有看出什么有价值的东西,反而觉得,这谢家的人当真没有礼貌。

        周锦鼎寒暄两句便退到了另一边,他虽然被封了王,却一点实权都没有,此时也就站的靠前罢了。

        而在他的四周,那些文官都没有搭理他的意思,而他丝毫不以为忤。

        顾小年看了眼,安静立着,手放到了衣下的刀柄上,冰凉的触感让他镇定下来。

        就算这是当今天下最高的会晤集议,但他连陛下都曾见过了,怎么能露怯呢?

        况且,以后初一十五总是还要来上朝的。

        这般想着的时候,从殿内两旁倒是走来了人。

        上官容儿一身白色孝服,面容冷艳,在她身旁同行的是周衿。

        这个有些日子没见的女孩如今相貌越发出众,而如今显然是打扮过的,竟有周馥的三分模样。

        她的脸色有些冷淡,眼神也不复早前那般古灵精怪,而是成熟了许多。

        顾小年看着,难免有些感慨。

        另一边的人,则是一个面如冠玉的年轻男子,他的脸色有些差,倒不是心情所致,更像是染了病症一样。最主要的,是他的眼中没有丝毫精神,就像是麻木了一般。

        顾小年眉头皱了皱,他已经猜到了这人的身份。

        这是他第一次见东宫太子周锦言,或者说是储君。

        如今却是有些失望,很难想像那与傅承渊要合谋篡位之人竟是这般失魂落魄,在这般打击之下,丧失了所有的神采。

        顾小年心里可以理解,但仍难免是有些失望。

        随着上官容儿开口,殿中文武也渐渐开始出言奏事,俱都小心翼翼。

        顾小年有些出神,他的目光不自由地一直落在那坐在椅上的身影上,周锦言如同一个失意之人,两眼微微发直,落在一尘不染的地面上。

        看着看着,顾小年心里便总觉得有些奇怪。

        有些说不上来的感觉,只因为周锦言过于沉默,沉默地很平静,或者说是冷静。

        当察觉出这一点的时候,顾小年再凝神去看时,便发现在那边坐着的哪里是个无心失意的年轻人,分明是一头伺机而动的饿虎!

        他的身子猛地晃了晃,只觉脑海中有些眩晕。

        一旁,谢放看了他一眼,眼底有几分疑惑。

        顾小年的变化引得了几人的关注,但毕竟是在朝堂上,也无人指点什么,只当是站着不习惯,动了动身子。

        上官容儿却是看了他一眼,眼眸闪了闪。

        等官员奏完了事,周锦言才会开口,予‘可’或是‘不准’,期间若是有人疑议,自然是要多说几句的,仿佛是君臣奏对。

        他的语气有些沙哑,说话有些慢,像是斟词酌句一般。

        可在顾小年的眼中,这就像是饿虎悄然在磨着獠牙,舔舐着利爪。

        ……

        周锦言身子朝前动了动,这是虎在探身。

        周锦言开口说着什么,这是虎在嗅猎物的气息。

        周锦言舔了舔嘴唇,这是虎在抿去嘴角的血迹。

        周锦言的目光看了过来,这是来自饿虎的窥探。

        ……

        顾小年悚然一惊。

        周锦言面无表情地看着这边,眼珠动了动,像是挪开了视线,也像是无声笑了一下。

        顾小年呼吸微重,额角一凉,却是一滴冷汗滑了下来。

        等他再去看时,周锦言正在与某位尚书对奏,言谈和缓。

        “是幻视诡术,还是其他什么?”顾小年手掌紧了紧刀柄,但又马上松开。

        在大殿之中,这种举动无疑是危险的,他还不会傻到让人怀疑。

        而他也将方才自己感官中的诡异变化,深深压下了。

  http://www.cuan800.cc/xs/40006/3300287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cuan800.cc。百书楼手机版阅读网址:m.cuan800.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