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 > 江湖锦衣 > 第七十四章 温润少年清澈明朗

第七十四章 温润少年清澈明朗

        “哎,小心。www.”

        “嘶,嗷,我滴老腰~”

        林欣尘起的猛,但因为近来心神耗费太多,本来躺着是借奇门之法来静养,方才却是忍不住破了功。

        这仓促起身时,便一下闪了腰。

        顾昀连忙去扶,脸上笑意多过担心。

        林欣尘却是一把将他手腕扯住,横眉怒目,“你还有胆来见我!?”

        顾昀却是笑了笑,安抚似的拍了拍那人的臂弯。

        林欣尘哼了声,这才重新坐下。

        “我又没做什么亏心事,为何见不得你?”

        顾昀自顾拉过一旁的小桌子,一屁股坐下了。

        林欣尘听了他这话,当即又要生怒,却是眼前忽地送上了一杯茶来,将他的话给堵住了。

        顾昀端着茶盏,挑了挑眉。

        “哼。”林欣尘一把抢过茶杯,吸溜一口,赌气似的不说话。

        “这段日子,辛苦林兄了。”顾昀说道。

        林欣尘斜了斜眉毛。

        早在年前他便想走,逃出皇宫,却被眼前这人阻挠,诓自己两三月后便可安排自己出宫。

        可直到现在,三月之后又三月,现在自己还在宫里头晒太阳。

        当然,这也并不能都怪顾昀。

        “本事不济,谈何辛苦。”林欣尘想后靠了靠身子。

        顾昀沉默半晌,这才道:“对于近来之事,你怎么看?”

        “魑魅魍魉徒为尔。”林欣尘嗤之以鼻。

        “哦?”顾昀挑眉,“你觉得不能成事?”

        林欣尘低了低眼帘,闷声道:“这就是你说的国恨家仇?”

        顾昀嚅了嚅嘴,叹息点头,“没错,我的生父,是闲王周复生。”

        林欣尘双眼眯了下,这一刻的惊讶让他明白了顾昀一直以来所做之事,包括如今将要发生的局面。

        “那你还让我解开这玉简,去给那位治病?”他问道。

        顾昀沉默下去,最终只是摇了摇头。

        “她练了《长生诀》?”

        “练了,只不过她是早年奔波劳苦,后来操劳成疾,这么多年下来,身子早已经垮了。”

        林欣尘忽地有些疑惑,“按理来说,宫中大内高手无数,她未尝没有机会用他们的真气续命。”

        顾昀想了想,也是没有头绪,只能道:“或许,是她心有仁慈?”

        林欣尘摇头不语。

        少顷,他轻叹一声,“傅承渊将禁制腰牌给你,那位不可能不知道。这件事上,他与魏央的动作,必然都在那位的眼中。”

        “可就算如此,她也算不准我俩身份。”顾昀说道。

        林欣尘看着他,“如今,你终于要将他牵扯进来了?”

        顾昀轻声一笑,“所以我今日才会来找你。”

        “你想我护那小子周全?”

        “我只信你有这个能力。”

        “别扯淡了。”林欣尘摆了摆手,“我教了他奇门之法,已经是看在你的面子上了。”

        “可你们那是交易啊。”顾昀笑了笑。

        林欣尘定定看着他,“这样一来,说不定你会死。”

        “只要他无事便好,而且,你也太小瞧我了。”顾昀眸光闪动,“就算那玄衍得了一百零八颗舍利传功,未必我就不是对手。”

        林欣尘摇头,“舍利之外,尚有老僧金身。”

        顾昀一愣。

        林欣尘苦笑一声,遥遥看向深宫之处,“如今他又窃取了大周龙气,白马乘龙,现在正是他要破境宗师的自身巅峰之时。除非你我联手,单打独斗绝不是对手。”

        顾昀眉头紧皱,显然是没想到已经高估了的对手,竟然更为恐怖。

        “这一次,就联手吧。”林欣尘抬起头,笑容真诚。

        ……

        顾昀微微咬牙,他知道这是对方的一句承诺,如今大势将成面前说出这等话来,便是将身家性命与自己压在了一处。

        他本该痛快答应的,可想到了那个自小便与自己一起长大,如今已然成人的家伙后,他的心便没有那么痛快了。

        身为背负着太多人期望的复仇之人,他的心本该是冷的。

        可什么时候,那副冷淡的面孔被融化了呢?

        是那个在受伤后自己哈气说不疼结果偷偷哭的人;是那个在别人说自己是不会笑没有表情的怪胎时,去跟他们拼命的傻子;是记忆中那张笑起来傻傻的脸。

        那是个明媚的早晨,青石板街长,初阳落在他的脸上,自己却只是背上了行囊,挥了挥手便去往等待了自己二十多年的神都。

        可自己没有看到的,是那个因自己的冷漠,才在小时候打架受伤落下了病根的家伙,在路口久久驻足,直到自己的背影消失,直到天光落幕。

        顾昀握了握拳,若是自己儿时不早早考虑报仇的事情,那对方便不会从此体弱下去。

        他很开心的是当再次听到对方消息是关于踏上了武道的消息,而再次于神都相见时,记忆中的那张面孔重新重叠起来。

        虽然变化了很多,有些冷淡了,可那种眼中透着的温暖,是那样的熟悉。

        那是自己的兄弟。

        ……

        顾昀抬起头,眼中澄净而仿佛波光粼粼的湖面。

        林欣尘一下被他的眼神击中。

        他有些莫名的恼怒,那是一种自己愿意为一个人去拼命而对方竟然不领情的恼怒。

        但在下一刻,他的心又变得柔软下来。

        如果对面那人真答应了,那还是自己所认识,所初见便下意识想要亲近的人么?

        只有清澈明朗的人,才会是他林欣尘的朋友,为之相伴生死的挚友。

        林欣尘说道:“我会困住玄衍一刻钟,你去为他扫清障碍。”

        顾昀复杂一笑,“只要半刻钟便够了,他的路上需要磨砺,我很欣慰会有一位女子心系于他。”

        “的确,那位女神捕不会不管他,但天翻地覆此等大事,还是小心一些的好。”

        林欣尘问道:“这些事情,你知会过他了?”

        顾昀轻笑,带了几分冷意,“不用我说,也会有人去挑拨一二,至于其中真假,那就需要他自己来判断了。”

        林欣尘点头,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又道:“你还要小心一个人,冷湛。”

        “他?”

        “宗师之下第一高手,就算是得天独厚的福缘,也不是浪得虚名的。”

        顾昀听了,双手交叉,“那他应该会盯上我了。”

        林欣尘耸了耸肩,未置可否。

        ……

        夏日的风拂过肩头,打着旋儿般穿过了回廊。

        一人躺在藤椅上,手背搭在额头,衣袖垂落,被风吹着摇晃。

        旁边小桌上坐着那人曲腿踩在桌沿上,双手向后撑着,仰头看天。

        蔚蓝的天空流云朵朵,光芒万丈。

  http://www.cuan800.cc/xs/40006/3268048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cuan800.cc。百书楼手机版阅读网址:m.cuan800.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