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 > 江湖锦衣 > 第五十七章 沧海桑田里的隐秘

第五十七章 沧海桑田里的隐秘

        顾小年脸带笑意地进了大理寺的衙门。

        虽然今日先是被魏央搞了一下,又在周锦书那姑且算是弄明白了自己的身世之谜,本该是很沉重的心情。

        但顾小年擅于调整自己的情绪,即便是做出一副仇深似海的样子也不能解决什么事情,而且现在是有事来求陈晟帮忙,自己上门总不能把自己的情绪来渲染给别人。

        马进老远就走了过来,在得了通报之后。

        大家都已经是熟人了,好几次案子都是相互合作,现在看了顾小年过来,也是笑脸相迎。

        “顾大人还带什么东西啊。”马进笑笑。

        顾小年笑着问道:“陈兄在哪?”

        “我领你去。”

        ……

        进了大理寺的班房,马进招呼了一声,然后便退下了。

        “顾兄弟来了。”陈晟揉了揉眉心,说话时有气无力地。

        顾小年把手里的东西放到了桌上,刚一打开油纸包,就看到陈晟随手拿毛巾擦了擦手脸,直接撕了个鸡腿咬了。

        陈晟吃得满嘴油,他胡子拉碴,挂着俩黑眼圈,明显是一副没睡好的样子。

        顾小年挑了挑眉,也没问,只是给他倒了杯酒。

        “嗝。”

        许是喝的急了,陈晟呛了下,然后胡乱抹了把手,一屁股坐下了。

        “唉,兄弟苦啊。”

        顾小年摇头失笑,不知道他哪来的这感慨。

        对方年轻而居高位要职,又是首辅之子的心腹,武功虽然未入绝顶,可顾小年知道他一直在修行,对于武道一途从未放弃懈怠过。

        难不成是在武道上遇到了什么难题?

        顾小年喝了口酒,看着陈晟。

        “让顾兄弟见笑了。”陈晟摇头笑道。

        “不妨说说?”顾小年说道。

        “一些案子的事儿。”

        陈晟忽地问了句,“顾兄弟破境了?”

        顾小年微愣,自己通习奇门之法,又有心法自生敛息,陈晟是如何感知的?

        不过待他看到陈晟眼神之后,转念便是一笑,原来是被对方诈了一下。

        “侥幸突破。”顾小年也不隐瞒,大方承认。

        陈晟暗道一声果然,眼神略微有些黯淡,不过很快便恢复过来。

        “顾兄弟果然天赋异禀,同样也是好运道。”

        “算是吧。”顾小年也有感慨,“北凉一行,凶险叵测,倒是差点回不来了。”

        陈晟没有多问。

        他心里自然是有嫉妒的。

        ……

        彼时两人初见时,陈晟已在先天日久,而顾小年不过初窥武道。

        神都再见没过多久,顾小年踏入先天,可陈晟仍未破境。

        时至今日,短短一年功夫,两人已是有了明显的差距。

        做人要戒骄戒躁,习武之人更是要学会压住自己的火气,而为官更是要讲究八面玲珑。

        人无完人,陈晟心里会有嫉妒很正常,但世上天才多了,他把顾小年当朋友,自然不会施什么手段来害了对方。

        反而还要像原先说过的那般,两人要相互扶持,一人走的远,另一人自然也可以跟着沾光。

        他是傅清书的心腹,对于一些隐秘之事也有边边角角的知悉,而他又久历官场,如此神都那种沉闷和山雨欲来风满楼的那种感觉自然早察。

        ……

        “此番可有收获?”陈晟问道。

        顾小年想了想,暂将那枚棋子的事情隐瞒了,然后把在寒渊秘境里的一些过程讲了讲。

        陈晟闻言,眉头渐渐皱起,不过听完后不只是想到了什么,神情松了松。

        “此事如今看来,应该是被镇压下去了。”

        他有些复杂地笑了笑,“名门大派之间多有龌龊,但那也只是弟子与弟子之间的竞争,高层与高层之间的博弈。但大多数人对于门派都有一份归属感,而对外,江湖各派更是同气连枝。即便是早前的那些邪魔外道,他们之间也是彼此牵扯,相互多有扶持。

        雪女宫做了这么一档子事,要说没有跟其他圣地的人打过招呼是不可能的,不然的话,现在局面也不是她们只封山便能无事的。”

        顾小年皱眉道:“哪怕牺牲掉了自己门派中的弟子?”

        陈晟知道他说的是谁,当下开口,“在一定的利益面前,没有什么是不能牺牲的。而且,这一次恐怕也由不得那些门派的人来做主。”

        顾小年一怔,以为他说的是朝廷。

        陈晟看他一眼,摇了摇头,待抿了口酒后,这才说道:“天下所有势力,无论是朝廷还是那些世家门派里,都只需要一个声音,当他决定了的意志,谁都无法改变。”

        说着,他隐含深意地看了对面那人一眼,“所以说,与其说是沧海桑田,世事无常,倒不如说这只是那几个人静极思动,偶尔交汇了几个念头罢了。”

        顾小年双眼眯了下。

        “陈兄这话说的,也太过含糊了,遮遮掩掩的不爽利。”

        陈晟笑看他一眼,低了低头,“天人千年绝迹不假,可人间尚有千岁,那千年前的那批人,总会活着几个吧?”

        顾小年瞳孔骤缩,双手下意识一紧。

        陈晟笑笑,“顾兄弟倒是好定力,我当年听得这些秘闻的时候,可是更为不堪。”

        “这,”顾小年定了定心神,仍是那般令人难以置信,“这也太过匪夷所思了。”

        上辈子莫说人活千年,就是活个百岁都是长寿了。魏央能活千年只是江湖上所说的理论,毕竟对方现在也不过天命之年而已。

        要真有那些活了千年的老怪物存在,他们还是人吗?

        “要不,怎么能称为陆地神仙呢。”陈晟说了句,又撕了个鸡腿啃着。

        顾小年看着他,越发觉得眼前这人深不可测,不是武功和心计,而是这份见识。

        对方曾说自幼拜入浮云观,难不成当年在浮云观武功没怎么认真学,反倒是一直当的图书管理员?

        陈晟说起天人时的语气里带了些轻蔑,好像是颇为瞧不起的样子。

        顾小年想了想,还是问了出来。

        陈晟只是摇头笑笑,“江湖之大,天才如过江之鲫,就算百年不出龙凤,可这悠悠千载,岂能真连个天人都无人突破?”

        “那是因为?”

        “那是因为,有些人不愿意让新人分一杯羹,不愿意给后辈这个机会,不愿意让这天下的格局改变。是那些人,断了这追寻天人的可能。”

        陈晟脸色淡淡,摆了摆手,表示不多说了,但喝了几口酒之后,还是伸手向上指了指。

        他现在的样子有些狼狈,就跟通宵达旦的赌徒一般,只不过他的脸色依旧那般冷漠,眼神里却带了几分嘲笑。

        “举头三尺有神明呢,当年我被逐出门墙,侥幸捡了一条命,这些话,入得你耳也就算了。”

        --上拉加载下一章s-->

  http://www.cuan800.cc/xs/40006/3252838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cuan800.cc。百书楼手机版阅读网址:m.cuan800.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