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 > 江湖锦衣 > 第三十一章 选择不同

第三十一章 选择不同

        “他们三个都是白锦?”柳施施忽地问了句。

        顾小年也有疑惑,只是说道:“他们身上,都有先天一炁的存在。”

        话音落下,那边便传来明惠的一声怒吼,接着,这位金刚寺的传人一身僧袍爆裂,身形陡然拔高数寸,肌肉贲张,暗沉的金色爬满了他的身躯。

        “金刚寺的。”景云清目光一亮,“而且还是练到了大成,这是明王金身。”

        柳施施看着,却是轻轻摇头。

        明惠的动作很快,就像是一道流光,眨眼便落在了方重泉的身前。

        如同陨石一般,轰然砸落,地面八方龟裂。

        溅起的烟尘之中,只有一声噗嗤轻响。

        一身灰色布衣的方重泉身形未动,手中抓了那柄看不见的长剑。

        长剑穿过一只金光闪闪的拳头,直接刺穿了那高大的金色身影。

        鲜血从后背溅射出来,明惠那古铜色的脸上一瞬苍白,而后双眼一凸,不等说些什么,整个身子便一下炸裂。

        这是剑气直接在他体内爆发,由内而外,摧毁了一切。

        碎肉如丝,血雨从天而降。

        柳施施撑起了一把伞,油纸伞挡在了她和顾小年前头。

        景云清翻了个白眼,但仍是被刚才的惨像骇地脸色发白。

        “有把握么?”顾小年轻声问道。

        他这话是对柳施施说的。

        “在登山之前,我曾与他见过,那时有十分把握胜他,七分能杀他。现在,不好说。”

        柳施施话语平静,只是在陈述事实。

        顾小年知道这份不确定来自对方身上的先天一炁,那是属于天人的力量,虽然现在只是被白锦短暂赋予。可哪怕只是很短的时间,也不是等闲人能够应付的。

        一声剑吟过后,转而便是剑身的悲鸣。

        焦瓒一抓孟岸肩头,两人脚下而纵,退到了一旁。

        孟岸低头看着崩裂的虎口,以及手中断掉的阔剑,面上一红,忍不住吐了口血出来。

        苏复招手,数十小剑落入手中,长剑抖落如霜。

        ……

        江湖武者多是用剑,而朝廷公门之人多用刀。

        南如岁练得是音功,以琴奏鸣,真气如飞蝗而出,攻防一体。

        但一个人的武功强弱,不是说出来的,而是有对比的,要让别人看到。

        而可惜的是,南如岁的对手是叶听雪,这个虽然同样有伤却被白锦放弃将意念附体的雪女宫传人。

        剑身冰寒,掀起千堆雪。

        凛冽寒气几乎能冻结人的心魄,南如岁手指一抖,竟是指甲划断了琴弦,真气一瞬紊乱。

        他眼中犹有震惊,余韵未消时,眼前便被寒光笼罩。

        白茫茫一片,如凛冬飞雪,遮蔽了耳目。

        杀气骤起骤消,众人根本来不及反应。

        叶听雪的脚步声响起,竟是朝门口这边而来,她手中的剑依旧那般明亮,未沾丝毫污秽。

        身后,南如岁的身子一下倒地,诡异的是周身没有半点伤口,口鼻之中也未见鲜血。

        他的神情仍保留着最后的惊惧骇然。

        ……

        “想不到你竟会来。”

        叶听雪站在柳施施的身前,静静开口。

        “你认识我?”

        “不认识,只是知道是你。”

        两人站在一起,气质有几分相似,只不过一者如这座擎苍雪山般太冷,一者恰如春寒料峭,凛冬过去的刚刚好。

        这等风华女子相遇,便不能来说相貌,只能从气质上分别千秋。

        顾小年当然是喜欢后者。

        方重泉与苏复站到了一处,两人的脸色都是诡异的平静,眼眸深陷而有几分挣扎,清明与浑浊皆有。

        大殿的门就在一旁,但在场之人都知道,若不解决了这两人,自然是不好离开的。

        孟岸的伤很重,焦瓒亦是如此,这两人都服了压制内伤的丹药,在争分夺秒地用真气化解着。

        “要硬拼吗?”顾小年问了句,却是看向那道如雪般的身影。

        叶听雪看他一眼,并不在意。

        “他们因自身伤重而被天人意念干扰,出了大殿他们也不敢追。”

        叶听雪回身看了眼,竟是直接朝外走。

        “你不想杀掉他们吗?”景云清脱口而出,而后似是觉得这么说容易引人遐想,便又解释道:“他们现在失去自主神智,若是不除掉他们,若是那白锦在此地恢复过来,可是天大的祸事。”

        顾小年有些意外地看了他一眼。

        “祸事与否自然有人来管。”叶听雪已经走出了殿外,“有的人都不着急,你一个外人在急些什么。”

        “原来她知道。”焦瓒低语道。

        “早就说雪女宫的这些娘们儿都有弯弯绕。”孟岸咳嗽一声,语气愤愤,“竟然连咱们都敢算计。”

        景云清见自己的话丝毫没起作用,而那人也早已走远,不由挠了挠头。

        “柳姑娘,现在怎么办?”他问道。

        钟小乔对此倒是颇感意外,她是不知道柳施施身份的,可无论是之前破阵还是她的出手,以及叶听雪独独来跟她搭话,都能说明这人武功高强,身份的不一般。

        只不过她虽然好奇,却不会问出来,想了想,钟小乔竟是也往殿门外而去。

        “喂,你干嘛?”景云清不由喊道。

        “白痴啊你。”一身红衣的女子戒备地后退,而后快速消失在殿门外。

        “这......”景云清脸上有些尴尬,因为他也想明白了。

        柳施施瞥了眼就算走也走不远的焦、孟两人,而后看向身边那人,“你觉得呢?”

        顾小年知道她的意思,此时颇有些犹豫。

        他现在没几分动手的力量,先前在精神世界中与白锦的一番交锋,是他抱着试试看的态度,用‘登仙剑章’吸了她的精神力量,现在他头脑沉沉地欲要爆炸。

        气海丹田因此而滞涩,别说是动手,就连自保都成问题。

        而柳施施之前未动的原因,更多的便是在侧保护。

        可现在,场间战力只有她还全盛,就算他们想走都有些麻烦。

        这只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或许连顾小年都不太理解,自己竟是不想让这白锦成功夺舍活下去。

        此间世上千年来天人绝迹,可不代表偌大方圆就真的没有活着的天人了。而一尊本就不该现世的天人一旦出世,世间格局必然会因此而生出变化。

        天人境界不是宗师,更不是先天,这是足以影响到门派倾覆王朝更迭的强力因素。

        无论哪般,受苦的总是那些普通百姓。

        顾小年轻叹一声,或许是自己身在公门久了,也学会为大局考虑了。也可能是现在并未到生死关头,一些道德观念仍对他产生了影响,哪怕有时这并不可取。

        :。:

  http://www.cuan800.cc/xs/40006/3229381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cuan800.cc。百书楼手机版阅读网址:m.cuan800.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