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 > 江湖锦衣 > 第一百二十一章 因果

第一百二十一章 因果

        金七叹抿了口茶,感慨道:“顾总旗可是救了老夫的命啊。”

        顾小年怔了怔,他确信与眼前之人素不相识,以往更没有什么交集,此时听了难免疑惑。

        这个搭讪自己可不好接啊。

        金七叹看了,只是笑笑,“上月平阳公主在西坊出事,便是在这儿,而那凶徒楚禅,就是被底下人收留进来的。”

        顾小年听了,这才恍然。

        怪不得会说自己救了他的命,若是平阳公主真的遭了毒手,那毫无疑问,就算金七叹背后有什么大人物,再手眼通天,那也无济于事。

        帝王一怒,浮尸千里,凡是与此事有瓜葛的必然要死,更别说是还想要保金七叹的人了。

        “只是适逢其时罢了。”顾小年不在意地说了句。

        金七叹微微一笑,“不管如何,都是得益于顾总旗的出手相助。”

        他端起茶盏,示意一下,顾小年连忙同样端起,两人敬过后便各自饮茶。

        “老夫是知恩图报的人。”

        金七叹开口,见顾小年想说什么,顿时摆摆手,“顾总旗千万不要拒绝,虽然江湖上都说老夫只认钱,但向来有一说一,顾总旗与我有恩,还望给个报答的机会。”

        顾小年稍稍沉默,他听懂了对方的意思,自己这算是间接结下了因果,对方只是想施以好处来了结罢了。

        也就是,别看现在自己能与对方相对坐着喝茶,等此因果结了,以后可就各走各路了。

        起码,自己先前说过的那句‘天子脚下’,应该便让对方不喜了。

        顾小年不蠢,他这点还是能看、能听出来的。

        当即,他轻笑一声,“那在下卫所里的两个兄弟,莫不是前辈故意让他们留下的?”

        金七叹眯了眯眼,“这才更显顾总旗有情有义。”

        顾小年无声一笑,转而略带正色,“想必前辈也看出来了,在下自幼身子骨弱,如今虽侥幸踏上武道,但这根骨资质却是...”

        他话没有说完,而是恰到好处地顿住,脸上略带一丝为难,眸子里却满是平静。

        金七叹脸上的笑容不减,只不过像是狐狸般的眸子里多了几分冷淡。

        他拍了拍手,房门从外轻轻推开,一个身穿华服的中年人捧了个木盒走进来。

        对方将木盒放在顾小年身前的桌上,随后退步出去。

        金七叹抬了抬手,语气淡然,“此是雪莲玉露丹,想必顾总旗也有所耳闻,虽然效用比不上广寒寺的玉药,却是比洗髓丹还要强出几分,是改变根骨增强体质的上乘丹药。”

        他随后笑笑,“顾总旗是救命之恩,却是老夫惭愧,弄不来更好的丹药或是易筋锻骨的秘方。”

        顾小年心里怎么想的肯定不会明说,只是笑着一番客套。

        他也不矫情,直接将木盒揣了,倒是让对面的金七叹多看了几眼。

        顾小年见金七叹只是喝茶而不言语,知道这是有送客的意思了,他很有眼力见地提出了告辞。

        两人起身,又是一番礼貌性的客套。

        等两人走出去,在楼梯的拐角,邓三却是与被赌坊扣了几天的武家兄弟等在那了。

        金休走过来,主动朝顾小年抱了抱拳,“此番却是在下孟浪了,还望顾总旗大人不记小人过,莫要怪罪。”

        顾小年挑了挑眉,也笑了,“金公子说的哪里话,方才不过是开玩笑而已。”

        金休同样笑了笑,甚至还颇亲切地送他下楼。

        一旁,金七叹一直含笑看着,等他们走出了赌坊,脸上的笑意这才收敛下去。

        方才进屋送木盒的华服中年人走过来,不发一言。

        “你怎么看?”金七叹忽地开口。

        “处事虽然还差些火候,但为人沉稳,言行举止不无斟酌,不错。”身边的中年人缓声回道。

        金七叹点点头,话里几多感慨,“此等人放在庙堂真是可惜了。”

        中年人当然听出了他的意思,低声请示道:“要除掉吗?”

        “算了。”金七叹摇摇头,“毕竟是那位千岁的人,可惜就可惜吧。”

        收回目光,他转身便走。

        可惜的是顾小年是那位千岁的人,身居庙堂,终究无法与江湖同处一路。

        而不是一路人,便不是朋友,且日后极有可能会成为敌人。

        ……

        出了赌坊,顾小年翻身上马,身后,是同样骑马的邓三和步行的武家兄弟。

        直到回了南镇抚司,顾小年一路都没有作声。

        邓三小心地将马牵去了马房喂了,而武家兄弟则耷拉着脑袋跟着到了班房。

        一进去,两人便直接单膝跪在了地上,只是低着头不说话。

        顾小年在桌案后坐了,掸了掸衣袍,这才看向两人,“怎么,在赌坊待了几天,这腿就软了?起来!”

        武家兄弟相视一眼,待小心看了看顾小年的脸色后,这才站起身来。

        大武抱拳道:“此番多谢大人活命之恩,日后上刀山下火海,我俩兄弟二人绝不皱皱眉头。”

        顾小年摆摆手,“别扯那些没用的,说说,你们是怎么被扣那的。”

        那小武咬牙道:“是他们出老千设计咱们兄弟的。”

        顾小年听了听,大抵与自己的猜想印证了下,无非就是金七叹想要见的人是自己罢了。

        这武家兄弟纯粹是个引子,让自己去赌坊救人的引子。

        “行了,你们下去吧,好好洗洗晦气,以后这赌坊就别去了。”顾小年说道。

        “这,”小武犹豫片刻,还是说道:“不知我俩兄弟欠的银子?”

        顾小年想想,那金七叹既然放了他们,应该便不再计较银子的事了,当即说道:“银子的事情就不用操心了,日后好好当差吧。”

        这两人自然喜形于色,一脸高兴地抱拳退下了。

        顾小年脸上的笑意却是淡了下去,金七叹能成为名震江湖的一号人物,所作所为必然不是无的放矢。

        对方用这武家兄弟,肯定还有别的意图,只不过他现在还没有抓住罢了。

        当然,也可能是自己多想了。

        他揉了揉眉心,这才将怀里的木盒拿了出来。

        木盒看着不甚精致,其内也不过只是放了一个小小的瓷瓶。

        瓶里只有一枚丹药,晶莹剔透,如同一枚宝珠,正是那雪莲玉露丹。

        顾小年想着曾看过的对此丹的介绍,仔细检查了一番,确实是货真价实的上乘丹药,这才倒了杯热水,就这服下了。

        一抹冰凉与温热入喉,仿佛夏日里落了一盆凉水,让他整个人不由地一颤。

        接着,体内真气自行运转,顾小年周身散发出一层白气,他轻吐口气,只觉浑身有些发痒。

        不是皮肉之痒,而是痒在了骨头里,想挠却挠不到,宛如百爪挠心,难受却又刺激的厉害。

        他咬紧了牙关,知道是这灵丹起了作用,当即运转‘登仙剑章’,将精神放空来完美吸收药效。

  http://www.cuan800.cc/xs/40006/3128987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cuan800.cc。百书楼手机版阅读网址:m.cuan800.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