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 > 江湖锦衣 > 第一百零五章 赏赐非天定

第一百零五章 赏赐非天定

        顾小年不知道段旷这葫芦里是打算卖什么药。

        他与对方不熟,而且也不想太熟,因此,只是礼貌地笑了笑,侧了侧身子,将段旷领进堂中,却是明显的客套。

        段旷摆摆手,表示自己不进去了。

        “本大人这次是奉督主之命来的。”他说着,从怀里取了个不大的秘匣递过来。

        顾小年看了眼,这秘匣像是紫檀所制,实在小巧袖珍,比手掌大不了多少。但是精美非常,上面雕刻奇异兽类,很是精致。

        他伸手接过,摩挲着上面的雕刻花纹,没说话。

        “平阳公主在督主面前给你美言了几句,这是督主特命我给你送来的赏赐。”

        段旷虽然不知道秘匣里盛放着什么,但既然是督主送出来的,必然珍贵。

        他不无羡慕地开口,“功劳就是功劳,若你能度过这一关,升官发财不是难事。可若是度不过去,那就听天由命吧。”

        说完,他便直接转身要走。

        顾小年原本正听着,还想那魏佲轩是不是让段旷来给自己提个醒,但对方竟然直接要走。

        “段大人,何不将话说完?”顾小年连走几步跟上,“还望段大人提点一下。”

        段旷顿住步子,看着顾小年恭敬抱拳的样子,冷笑一声,但触动脸上伤势,让他不由得抽了抽嘴角。

        自己身上的伤,还是拜对方所赐,不过段旷知道,这是自己咎由自取。

        督主最讨厌的就是手下人自作聪明,而自己想要借邢保东的刀让顾小年吃个苦头,因此才触怒了那位,这是对自己的惩戒。

        不过,眼前人却是因祸得福,得了赏赐,这让段旷心里很是不舒服。

        “追杀公主的是楚禅,现在咱们东厂的人在抓他,不过近来神都涌入不少江湖人,倒是还没抓到。”

        段旷语气平淡,“督主让我提醒你一句,小心些。”

        他大步朝外走,话音却是落下了,“邱忌一案落在了大理寺手上,半月之后便会来查涉案锦衣卫。”

        ……

        顾小年缓缓挺直腰背,看着段旷的背影消失在视野之中,脸上的恭谨消退,淡漠一片。

        对方没必要危言耸听,或是故意来吓自己,这应当是魏佲轩授意他顺便知会自己的,但方才那般拿捏却是段旷故意做出的姿态。

        顾小年摇摇头,一方面对此人心性有些轻视,另一方面也是凝重于邱忌一案和那‘病虎’楚禅。

        灭了邱忌满门是自己带人做下的,原本还疑惑怎么觉得好像是朝廷并不重视的样子,现在看来,这明显是在故意抻着。

        锦衣卫就算是臭名昭著,但毕竟是官身,更是天子亲军,如果他们前脚出马做了事,后脚就被审查,这让其他人怎么看?

        不说同性质的‘特务机构’,就是寻常百姓,风言风语的,这才是最令人顾忌的。

        谣言像是看不见的刀子,存在着,能要命。

        是以朝堂上的人才打算等此事自然平息下去之后,再暗自入手,到时候就算被曝出来,也可以说是因为其他案子而自查。

        比如某位百户渎职,某位千户贪墨等等,这类关于锦衣卫的传闻,想必在市井中更受欢迎。

        至于楚禅,顾小年自然是上了心。

        他对此人不算陌生,毕竟是因为自己和陈晟破案的缘故,才让对方失了太渊王府的差事,亡命江湖。

        虽然他不清楚对方为何要追杀平阳公主,但此人武功高强,自己不是对手。

        事情一多想,顾小年不由得有些头痛,先前邱忌府中的先天之人就已经让他一直警惕着了,这又冒出个更危险的楚禅来。

        他揉了揉眉心,看向手里秘匣,直觉中这应该是武功秘籍之类的东西,这是突如其来的一种很笃定的直觉。

        ……

        秘匣的材质很硬,有些沉,但顾小年有种感觉,若是全力施为,肯定是能将其直接打碎。

        但同样的,里面的东西也就毁掉了。

        在秘匣的一侧,别着一根雕刻着齿纹的木片,这应该就是秘钥。

        顾小年眼神闪了闪,这应当是一次性的秘匣,不然的话,段旷也不会是那般神情。

        他摇摇头,四下看了看,找到秘钥开口,很快便将秘匣打开了。

        机括弹簧一阵脆响,其中好像有齿轮磨合一般,手里的秘匣竟然如同崩散的魔方一样缓缓打开。

        从外面看是比手掌要大一些的东西,其内的空间却还不足掌心大,里面四四方方叠着形似油纸又带着薄皮质感的东西。

        顾小年探指将其拿出,看了眼手里秘匣,试了试,果然无法将其恢复原状了。

        他将拿出的皮纸铺开,这是一幅有些年岁的画,一座山,一头牛,一个人。留白之处,密密麻麻地写满了蝇头小楷。

        顾小年粗略打量一眼,双目便是一凝。

        眼中有惊讶,有喜意,更有激动,也有些,不易察觉的感激。

        他发自内心地笑了笑,眼角都有了泪花,心中酸涩之余,还有些说不清的复杂。

        顾小年抹了下眼角,将手中皮纸贴身放好,稍稍平复之后,便把废掉的秘匣碎了。

        里面果然是些精巧的零件,指甲大小的齿轮,还有小巧的弹簧,以及精密的小木棒和木片等等,他能认出来,却不会组装,更不懂其中原理。

        因此只是满足了好奇心之后,手上用力,将之碾碎,丢进了房中的炭盆里。

        炭火的余烬仍有热度,一阵浓烟便窜了出来。

        他无声笑笑,直接离开了。

        ……

        落日西垂,余晖带着残留的暖意。

        顾小年骑在马上,马蹄深深浅浅,走的并不快。

        他的刀一直在触手可及的地方,一个很合适的角度,让他随时可以任意拔刀。

        那道暗处的恶意,曾在城外云来客栈与邱梓越同行的那道气机,在数天前便出现过了。

        此时对方或许就在附近,因为顾小年模糊地感知到了属于对方的那道气息。

        那道有些不安,犹豫的气息。

        距离邱忌被灭满门已经过了半月之久,对方一直没有出手的原因顾小年很清楚,无非就是觉得没有十足的把握可以杀掉自己,一旦出现纰漏,无论是自己反杀还是逃走,那他一定会死。

        暴露的刺客和杀手已经失去了意义,此人不是死士,他是一名先天境界的武者。

        或许在开始时有为邱忌报仇,甚至是牺牲自己的觉悟,但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意志会随之减弱,这才会让顾小年感受到来自对方的犹豫。

        杀意仍有,只是杀机弱了些,再无先前的勇武。

        顾小年没有大意,大意会翻船,而他想长远地走下去。

  http://www.cuan800.cc/xs/40006/3128985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cuan800.cc。百书楼手机版阅读网址:m.cuan800.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