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 > 江湖锦衣 > 第一章 顾小年

第一章 顾小年

        大周历延和二十三年,神皇女帝病重,一时间朝堂之上风云诡谲,各方势力展开了明里暗里的较量。

        大太监魏佲轩借机把持朝政,排除异己,一时权倾朝野。

        不乏有忠贞义士冒险刺杀,但都无功而返,甚至赔上了身家性命。而受刺杀之事遭受牵连,导致抄家灭族的不知凡几。

        同年九月,锦衣卫指挥使袁城被人指证暗中结党营私,意图谋逆。魏佲轩着令东厂将其羁押审讯,并迫死在狱中,由此锦衣卫指挥大权亦落入东厂手中。

        朝堂治下的江湖也是暗流涌动,各大门派同样野心勃勃。

        ……

        大周东岸,太渊州,青河郡。

        “这些江湖风媒实在是太放肆了,这种事情他们都敢大肆宣扬!”

        郡城府衙,公事厅中,六扇门名捕陈陵怒拍桌子,将手里的‘江湖早报’直接摔在地上。

        其下坐着的是三个同样穿着公服的差人,只不过服饰只是寻常的郡府衙门捕头服,没有六扇门的风云绣纹标识。

        此时看着这位出身六扇门的名捕一脸怒容,三人俱都是眼观鼻鼻观心,安静坐着不发一言。

        “本捕记得风满楼应该是在西坊吧?”

        陈陵的年纪看起来不过五十,但一双眼睛却异常锐利,倒三角眼在看人的时候总让人觉得有些狠厉。

        被他看过问询的,正是负责西坊治安的胖捕头方显。

        让这么一双眼睛盯着,方显额头微微见汗,不只是因为对方的身份,事实上,六扇门在每个郡城以上的公衙里都安有一位名捕,真正让方显感受到压力的,是对方的实力。

        陈陵,一身武道修为已属先天,乃是江湖一流高手。

        “是,是卑职的辖区。”方显恭顺回道。

        “顾小年在你手下?”陈陵忽地问道。

        方显一愣,“是。”

        “让他去走一趟吧,也让本捕看看,他究竟有几分本事,竟然能托了你方捕头的关系进这衙门当差。”

        方显脸上肥肉一跳,讪讪笑了笑,拱拱手就要退下。

        “等会儿,”陈陵指了指地上的早报,说道:“把这个捎给他看看,省的让风满楼那些不懂规矩的丢出来,失了府衙脸面。”

        “哎。”方显应了声,弯腰将仍带着墨香的早报捡起,小跑着离去了。

        “真是。”

        陈陵摇摇头,看着座下颇有些惴惴不安的两人,冷哼一声,起身离开。

        背后,两人不约而同地松了口气。

        ……

        顾小年此时正坐在椅子上神游天外。

        来到这个神秘的世界已经快一年了,对于这个同名同姓的原身以及周遭的一切都熟悉的差不多了,但最陌生的,还是这个世界的武学。

        承蒙家里有个常年在外做生意的父亲,虽然自他来后还没见过面,但吃喝不愁。可让顾小年心心念念的武功,却没有什么进展。

        街面上或者坊市里买卖的那些所谓的武功秘籍自然都是不入流的货色,起码在他看来是这样的,因为那些都是无论如何修炼都无法修成内力的,也即是开辟不出丹田气海。

        而最让顾小年觉得恶心的,是他都不嫌弃这些‘秘籍’了,但偏偏,就好像是他认识这些武功秘籍,而这些武功秘籍却不认识他一样,练不成。

        顾小年的记忆力不错,得益于前世喜欢玩游戏,对于游戏里的技能连招什么的总是记下来揣摩,所以记忆这种武功招式自然算是‘得心应手’。

        可是,有招无韵。

        他能施展地出来,可就像是一般的早操套路一样,威力是有,比划起来,倒是比那些连‘套路’都不懂的普通百姓厉害点儿。可碰上会点拳脚的就不一样了,比如衙门里的其他捕快。

        这也让顾小年很郁闷,都是会一招半式的,自己会的甚至还不少,怎么连这些看起来还不如自己‘武功高强’的‘同行’都打不过的?

        这只能让他把一切归咎于自己这具有些孱弱的身体上。

        是的,顾小年的身体自小有些虚弱,不说是体弱多病吧,但总是很虚的样子,清秀的少年人脸色有种病态的苍白。

        顾小年有些不屑地撇撇嘴,前世有江左梅郎,难不成自己日后只能成为太渊州顾郎?

        ‘啪!’

        “哎呦。”顾小年一捂头,脸色不善地抬头,自觉杀意凛然地抬眼看去。

        但一见来人,立马收拢表情,一脸人畜无害的笑容,“方叔。”

        变脸很快,但来人显然是习以为常。

        “你小子,又发呆,前天的卷宗抄完了吗?”

        方显此时再无面对陈陵似的小心翼翼,反而自有一种公门里老前辈的威严。

        “抄完了。”顾小年将面前小桌上抄好的卷宗递过去。

        方显满意地点点头,这小子虽然疲懒了点,但在正事上一向认真,比如这次的抄卷宗。

        上月青河郡下大雨,放卷宗的库房受潮,一些卷宗自然需要重新抄录一遍,而在手下的数十捕快里,只有顾小年是认真抄录完成的。

        当然,勉励的话方显是不会说的,起码对顾小年如此。因为他知道眼前的小子现在需要的是磨砺,虽然勉励必不可少,但不会浪费在抄卷宗这种小事上。

        “方叔?”顾小年见方显有些发愣,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

        “去,”方显随后拍了他一下,在一旁坐下。

        府衙里不算陈陵一共有三名捕头,每人都有一处公房,是平日里办文案的地方,至于手底下的捕快,则是分散在自己管辖的坊市里。衙役巡街,他们则是负责监管坊间治安。

        “看看这个。”方显坐下后,直接将手里的早报递了过去。

        顾小年挑挑眉,自然是认得这风满楼印刷的‘江湖早报’。

        官家有邸报,但只在皇都和九州各州城流通,而像这种前世报纸类的新闻文章,流通更多的是江湖势力风满楼的‘早报’。

        虽然是每天一更新,但因为这个世界交通以及信息传递不便,所以各地的早报内容当然是不同的,只有每月的‘江湖月报’,才是一样的文章,而其上所摘抄记录的,自然也是各地比较重要的一些事件。

        所以,这张早报上写的便是青河郡内发生的一些事情。

        顾小年接过后,浏览一目十行,他的记忆力本就不错,前世的教育又让他没少背诵古诗文言文之类的,看东西自然不慢。

  http://www.cuan800.cc/xs/40006/1324032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cuan800.cc。百书楼手机版阅读网址:m.cuan800.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