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 > 洞螟 > 第四百九十九节 补救与鬼伞(二合一)

第四百九十九节 补救与鬼伞(二合一)

        事情到了这一步,已经再明显不过了。

        屠灭这支林氏后裔的凶手,定然是血神宗宗主本人。

        数年之前师弋与天膳老人在舜国相遇之时,曾经随口向对方打听过林氏后裔的事情。

        师弋虽然没有与对方详述打探林氏后裔的目的,但是一定是引起了血神宗宗主的警惕。

        其人定然是在那之后为了防患于未然,所以就将这支林氏后裔给屠了个干净。

        师弋看着眼前,光秃秃的一片荒地。

        经过师弋细致的调查,此地曾经就是那支林氏族裔的聚居之所了。

        如今,数年过去此地已经被野草完全覆盖,完全看不出曾经有人居住的痕迹。

        不过,只要拨开野草,还是能够看清楚地面上一片焦黑的痕迹。

        血神宗宗主当年灭杀这支林氏后裔,手段不可谓不利落。

        其人不仅将这支林氏后裔完全屠了个精光,没有走漏任何一人。

        而且在杀死这些人之后,更是一把火连房屋带尸体,全部都给烧掉了。

        可以说是,完全没有留下任何线索。

        看着眼前这一幕,师弋不由长叹了一口气。

        事情进行到这一步,算是在这里完全断掉了。

        如今,不是师弋不想帮林傲,而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面对这样一种情况,师弋也完全没有办法了。

        无奈之下,师弋寻了一块空地盘坐了下来。

        师弋打算将此间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全部都告诉林傲。

        如今,师弋也只能寄希望于,林傲当年播种的地方足够多。

        看看其人是不是在其他地方,还留有像舜国和楚国这里类似的血裔。

        然而,当师弋将这些告诉林傲之后,其人直接没好气的说道:

        “我又不是种马,哪里会有如此之多的子嗣。

        况且,这两支后裔乃是血神宗宗主留下的。

        我作为血道躯壳,直至渡劫途中才醒。

        之后,就被血神宗宗主困在了这铜盘之上。

        我即便想要多留下一些血裔作为后路,都没有那个时间。

        哎,那两支应该是这具身体,最后的血脉了。”

        师弋闻言不由心中一沉,现知楚国剑南道的林氏家族,不知多少年前就已经被刑钺杀了个精光。

        就算有俘虏也全都让刑钺,拿去炼制人丹了。

        以刑钺的心性,绝不至于留下什么活口的。

        所以,这一支完全不用指望了。

        至于舜国的这一支林氏后裔,比楚国的那一支更惨,连全尸都没有留下。

        血神宗宗主作为活了万年的老妖怪,其人如果有目的的动手,那是比刑钺还要狠辣的角色。

        总之现在看来,这两条线全部都断掉了。

        想到这里,师弋有些发愁得对林傲问道:

        “可还有什么其他补救的办法么?”

        林傲闻言沉吟了许久,最后才叹了口气开口说道:

        “我虽然同样精通血道躯壳之法,可以如同血神宗宗主一般,将血道修士化为躯壳。

        可是,有血神宗宗主堵在上游,我却不敢使用这一招脱身。

        否则,血神宗宗主必然能够感应到我的存在。

        到时候,其人凭借修为优势,一个念头就能将我再次控制。

        所以,我明知这种方式可以脱身,但是我却从来不敢使用。

        毕竟,我脱身只是为了自救,可不是再去给血神宗宗主当血道躯壳的。

        正因为如此,我才结合血道功法另辟蹊径,创立了这无名口诀。

        这无名口诀虽然将转化目标限制在了血亲之上,但是却和血神宗宗主得血道躯壳是完全平行的。”

        师弋闻言默认了林傲的说法,毕竟师弋自己也修炼了无名口诀。

        那血神宗宗主想要转化师弋时,还需要限制师弋的神识。

        并不断用言语刺激,妄图使师弋心生绝望,尽可能的减少抵抗。

        由此看来,血神宗宗主在对付修炼无名口诀的目标时。

        确实无法做到像是对付血道修士那样,一念即成般的轻松。

        这时,林傲缓了口气,又接着说道:

        “正因为如此,我的脱身手段只能以无名口诀为根本来进行。

        现在我的血脉尽数死光,能想得办法只有复活之类的手段了。”

        师弋闻言先是愣了一下,接着师弋便觉得林傲是不是想脱身想疯了。

        这世间哪里有什么起死回生的手段,当年师父洛云身死之后,师弋也不是没有寻找过相关的办法。

        最后,事实证明这种想法完全是行不通的。

        尤其是人的魂魄正常情况下,一旦离体。

        不是变成鬼物,就是重新归入轮回之列。

        哪里有可能在人死之后,再将之复活过来的。

        林傲看着师弋一脸得不信,于是其人开口解释道:

        “年轻人,你的见识还是太少了。

        死人完全复生或许很难,不过如果只想要复活一具带有魂魄的肉身,那却是完全可以做到的。

        这世间拥有一种名为鬼伞的花朵,其色漆黑其状如伞。

        常生长在阴气极重之地,并且只会出现在尸骨之上。

        这种花朵十分的神奇,只要鬼物进入其伞盖之下,鬼伞就会将伞状的花瓣闭合。

        在这之后其会利用吸收自尸体的养分,还有大量的阴气为鬼物凝聚出一具肉身。

        如此以来,鬼物就直接“活了”过来。

        通过鬼伞所凝聚而出的肉身,除了体温极低,并且需要定时补充阴气之外,完全与活人无异。

        这鬼伞所制造出的肉身,与木属性鬼道流派可以说是绝配。

        毕竟,鬼道这个流派大多数都是,其他流派的修士因为意外身死化身鬼物,最后迫不得已转修而来的。

        没有肉身谈何修炼,这鬼伞算是直接解决了,鬼道流派的修炼问题。

        可以说,正是因为有了鬼伞这类异种植株,才催生出了鬼道这一流派。

        如今,既然正常的后裔死的一个不剩。

        也只能利用鬼伞来想想办法了。”

        说完之后,林傲用双眼紧紧的盯着师弋。

        林傲虽然没有把话讲透,但是师弋已经咂摸出其人的意思了。

        林傲这是要让师弋不仅找到一株鬼伞,而且还要师弋抓一名鬼道修士回来。

        以两者结合的方式,并利用林氏后裔的尸骨,为林傲制造出一个带有其人血脉的后裔来。

        最后,再强逼着那鬼道修士修炼无名口诀,为林傲的脱身铺平最后的道路。

        林傲自己知道这个要求是有多过分,不提鬼伞到底有多稀少。

        单就是鬼道修士这一环,就需要让师弋去主动袭击,以鬼道为主的势力。

        毕竟,因为鬼伞稀少的缘故,野生的鬼道修士基本上是很难见到的。

        而普通的鬼物因为相互吞噬的关系,神念丝带完全受到了污染。

        基本上全都是混乱无法沟通的存在,所以想要让一般的鬼物去学习无名口诀,那真的是比登天还难。

        这样一来,就只能以鬼道修士作为目标,才能帮林傲脱身。

        而鬼道手段神秘莫测,只要对方有心留下痕迹,那是很难被抹除的。

        所以,想要神不知鬼不觉的掳走一个鬼道修士,那几乎是不可能的。

        正因为鬼道有着如此特点,一般情况下少有人敢去招惹鬼道势力。

        这种行为完全是在让师弋树敌,林傲虽然知道他的要求很过分。

        但是他也已经没有其他可选的方案了,于是只能硬着头皮说了出来。

        原本,林傲以为师弋会毫不犹豫得拒绝这项提议。

        但是,师弋看了一眼林傲,脸上没有显出半分不悦,同时开口说道:

        “没问题,我这就去着手准备。”

        说罢,在林傲欲言又止的表情之下,师弋主动切断了与林傲的联系。

        林傲闹不明白对方为什么毫不犹豫,就答应了如此苛刻的提议。

        只有师弋自己知道这是为什么。

        在林傲描述起鬼伞的形状之时,师弋就发现这种花朵自己是见过的。

        师弋不仅见过,而且在师弋的鸩血能力之内,还记录有这样的一株鬼伞。

        没错,那株鬼伞就是师弋当初,在五功山禁地的墓室之中。

        连同黍珠一起,在魏交虎的身上发现的。

        当时,面对这样的一朵生长在魏交虎尸骨上的黑花。

        师弋也不知道它是什么东西,只是知道那些鬼物们都非常想要得到它,徘徊于墓室外围久久不去。

        五功山禁地之行以后,师弋也没少寻找资料,想要揭开那黑花的真面目。

        可惜,受限于资料的不全。

        师弋始终无法将那黑花,和鬼伞对上号。

        如今,听了林傲对鬼伞的外形描述。

        结合当初其所生长的环境,师弋才能够确信,当初的那朵黑花就是鬼伞了。

        正是因为手中原本就握有鬼伞,所以师弋才会答应的如此痛快。

        至于,捕获鬼道修士什么的,师弋从来都没有想要去做。

        对于这一点,师弋同样有着更加便捷的做法。

        退出铜盘之后,师弋凭借超凡得嗅觉。

        寻着此地残留的几不可闻的尸体气味,师弋来到了当年尸体燃烧最为集中的区域。

        接着,师弋直接运转起功法。

        酷寒以师弋的身体为中心,快速的向着周围蔓延。

        周围的那些杂草在接触到师弋的寒气之后,只是一个瞬间就完全被冻死了。

        看着周围全部覆上了,一层白霜的杂草。

        接着,师弋抬起双手以迅猛无比的速度,猛得将双手聚合。

        师弋不俗的肉身,在这双手合十的过程中,直接带起了强大的气流。

        那原本就已经被冻死的杂草,在强烈的气流之下,被吹的寸寸断裂。

        这气流直接将周围的遮挡吹尽,在师弋的周围形成了一大片空旷区域。

        眼看障碍已清师弋不再犹豫,果断的割开了手腕,任由血珠滴落在地面之上。

        随后,在鸩血能力的作用之下。

        一棵黑色的植株,开始快速在地面上生长。

        其黑色的根须如同血管一般,在地面之上不断蔓延。

        很快在那盘根错节根须的中心位置,一朵如同黑色小伞一般的花儿,慢慢绽放了开来。

        看到这一幕,师弋满意的点了点头。

        林傲虽然说过,鬼伞只会生长在尸骨之上。

        但是师弋拥有鸩血能力,凭借自身血液的催化作用,在地面上使鬼伞生长也并非不可以。

        况且,这一块土地也并非是普通地面。

        根据师弋的判断,这里是林氏后裔死亡之后,被集中焚烧的地点。

        有那些渗透入地下的尸骨作为养分,鬼伞和在尸骨上生长并无太大分别。

        最重要的是,凭借同出一源的成分吸收。

        应该可以从最大程度上,限定这株鬼伞所形成的肉体,带有林傲的血脉。

        如此一来,合适的肉身就有了。

        接下来,只需要一名鬼道修士。

        就可以让鬼伞结出一个,近似于林氏血脉的存在了。

        很显然,师弋手上是没有现成的鬼道修士。

        不过,师弋并不着急。

        在做完这一切之后,师弋好整以暇的拿出了黍珠。

        接着,师弋沉浸其中,开始与魏交虎战斗。

        借着这个空档,提升着自身的修炼真意。

        …………

        时间就这样一点一点的流逝。

        在师弋废寝忘食得修炼之下,时间很快就来到了晚上。

        看着已然爬上枝头的月亮,师弋收起了黍珠。

        如今时间正合适,师弋打算直接完成肉身凝聚的最后一步。

        盘膝而坐的师弋默默地诵念起心诀,不多时一只白色的兔子出现在了师弋的怀中。

        没错,师弋所想到的解决方法就是玉兔能力。

        玉兔作为广寒至圣心诀在存神阶段的衍生能力,一直是师弋主动增强神识的源头。

        虽然随着神识体量的增大,玉兔能力狩猎鬼物的作用越来越小。

        但是玉兔能力能够吞噬鬼物的神念丝带,以此壮大自身的方式,依旧是独一无二的。

        鬼物相互吞噬所带来的缺陷,就是神念丝带上的根性会变得十分杂乱。

        这便是鬼物混乱,无法沟通的主要原因了。

        而玉兔能力恰好可以抹除,神念丝带之上所附着的混乱根性。

        也正是因为这种能力,师弋才敢吞噬鬼物的神念丝带。

        只要利用玉兔能力将根性抹除,再凭借鸩血制造鬼物的能力。

        师弋直接就能获得一个,近似于人类神魂的鬼物。

        这样一来,师弋就不必去招惹鬼道修士了……

  http://www.cuan800.cc/xs/264347/5394174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cuan800.cc。百书楼手机版阅读网址:m.cuan800.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