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 > [综]晴明很忙 > 7. 氪金续命的鬼始祖

7. 氪金续命的鬼始祖

        到底是为了出一口恶气,还是要让那个曾经是他理性渴望具现化的安倍晴明对自己刮目相看,时至今日大概鬼舞辻无惨自己也分不清楚了。



        但是当他用着尚不熟练的身体,千里迢迢来到平安京时,得到的却是被狠狠地‘羞辱’了一番。



        鬼舞辻无惨扪心自问,在他千年的时光中,安倍晴明是他费劲了心思去讨好,对方却毫无所动的唯一一个人类。



        他发自内心地认为上天是眷顾着他的,让他缠绵病榻这么久却并未彻底死去,他遇到了安倍晴明为他减缓病情,又遇到了医生将他变成了拥有奇特力量的生物,不必再担惊受怕下一刻会死去。



        鬼舞辻无惨向安倍府邸送上了拜帖,却是等了数日也未曾受到回帖。



        直到他忍耐不住直接夜潜入府邸后,却是差点命丧在安倍晴明的手下。



        那个恍若身披九光玉蕴的银发阴阳师目含悲悯与叹惋,手中的符箓带着轰轰雷鸣与紫白电光朝鬼舞辻无惨劈来,让他的四肢躯体炸成了数块。



        “这人间果然留不住你。”安倍晴明轻叹道。



        “变成这种存在,你死后灵魂唯一的归处就只有地狱了。”



        鬼舞辻无惨才不在乎自己死后是不是只能去地狱,他才刚刚获得能够自由行走的躯体,怎么可以在这里就倒下?!



        或许是求胜欲太过强烈,那些四散的碎肉从一条戾桥下潜水逃走了,鬼舞辻无惨不得不躲起来修复躯体,对安倍晴明又惧又怒,还产生了一股怨恨。



        ——既然你拥有这样的力量,为何不把我治好?!结果让我变成这副见不得光的模样,伪君子!



        在阳光下行走已经成为了他的执念。



        无法在太阳底下行走,也就意味着鬼舞辻无惨无法参政,更无法光明正大地站上最高的那个左大臣位置,让傲慢的安倍晴明跪伏在自己的脚下,痛哭流涕忏悔着之前对他的无礼了!



        懊恼自己怎么就在医生没有完全治好自己以前就痛下杀手的鬼舞辻无惨,便开始了从千年前一直到大正时代的青色彼岸花追寻。



        期间鬼舞辻无惨隐约听说了安倍晴明的溘然长逝,在感到幸灾乐祸的同时,难得也产生了一股惘然。



        自己还未实现让他痛哭流涕后悔那般对待自己的报复,安倍晴明怎么就死掉了呢?



        那样强大得非人的男人,不也还是最终输给了寿命。



        然而现在,安倍晴明还活着。



        通过残留在堕姬眼睛里的细胞,鬼舞辻无惨清清楚楚地看到了安倍晴明的面容一如千年前的记忆中那般高洁典雅,出手护住了那个带着花札耳饰的人类。



        “呵……呵呵哈哈哈哈——安倍晴明!”鬼舞辻无惨捂住脸大笑起来,他的身体颤抖着,也不知道是因为夙愿得偿的愉悦还是因为那曾经的雷亟电光残留在躯体上所带来的疼痛。



        “我可不是千年前那个狼狈的、只能仰望你的产屋敷辻哉了!”鬼舞辻无惨无声咀嚼着‘安倍晴明’这四个字,摩挲着自己手腕上的灰石饰品,对自己麾下所有的鬼发出了命令:“找到安倍晴明,搜出鬼杀队的总部,把他活捉到我的面前来!”



        鬼之始祖一声令下,潜伏在各地的鬼全都开始从蛰伏中现出身形,开始搜寻着安倍晴明与鬼杀队总部的情报。



        鬼的异动暂且未能传到鬼杀队的耳中,安倍晴明手捧着紫藤熬制的花茶,轻轻地抿了一口。



        鬼灵歌伎与山姥切国广乖乖地坐在他的身后。



        天色仍深,星子璀璨,鬼杀队的主公——产屋敷耀哉接到消息便赶到了这座藤之屋,此刻正坐在安倍晴明的对面为他斟茶。



        跪坐在产屋敷耀哉身后的分别是音柱宇髄天元与恋柱甘露寺蜜璃,以及风柱不死川实弥,他们负责守护产屋敷耀哉的人身安全。



        宇髄天元毕竟曾经与安倍晴明打过照面,尚能维持面不改色,而恋柱此刻正双颊绯红、小心翼翼地打量着对面的银发男人,心如小兔乱撞,在脑海里想着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好看的人呀?



        “我的这些孩子们之前在吉原对您的失礼,还请您宽恕。”产屋敷耀哉的脸被绷带包裹着,明明风烛残年的模样,却依然甚至挺拔如竹。



        而他对晴明的态度亦是温煦如春风,处处贴心暖人。



        “我乃是产屋敷耀哉,是鬼杀队的支援者,敢问阁下尊姓大名?”产屋敷耀哉轻声询问道。



        银发的阴阳师唇角微勾,淡然道:“我是安倍晴明。”



        这个名字让产屋敷耀哉脸色微微一变,斟茶时倒出的清液几乎要溢出杯沿了。



        所幸他很快恢复了镇定,微微一笑道:“这个名字倒是十分少见……和千年前那位平安京第一的阴阳师一模一样呢。”



        晴明这个名字有两种念法,一个是根据汉字的音读semei,一个是训读的haruaki,而属于千年前那位大阴阳师安倍晴明的念法,则是第一种。



        和聪明人打交道就是舒心,不需要多费口舌再解释什么。



        所以安倍晴明笑容不变,颔首道:“既然这世上有吃人的鬼,有能够击杀鬼的鬼杀队,那么自然也会有阴阳师。”



        “——那既然有阴阳师,为何直到现在才出现?”不死川实弥没忍住出声了。



        他是稀血之人,因着这个备受苦楚,家人被屠戮、亲生弟弟也不顾他的劝阻执意要踏入猎鬼队这个危险极大的地方,让他十分憎恶鬼。



        不死川实弥未曾亲眼见到安倍晴明是如何收拾掉上弦之六的,但他从宇髄天元的口中知道了详细经过。



        也正是因为如此,才会不甘心地发出质问。



        ——为什么你现在才出现?



        “实弥。”产屋敷耀哉叹了口气,轻声地制止了不死川实弥那几乎快要满溢出来的不满情绪。



        随后他歉意地看向了安倍晴明:“十分抱歉。”



        “无妨,我能理解他的愤怒与不甘。”安倍晴明颔首表示知晓,在放下手中陶杯后,轻声说道:“虽然说这不管我的事,不过还是向你们解释一下吧。”



        “千年前因为某些原因,人间与妖界、高天原便已经隔绝开来了,除非特殊,否则三界无法互相干涉。”



        “鬼舞辻无惨的情况是特殊的,他是由人类之中诞生出来的‘鬼物’,本该就由人类自身处理。”



        产屋敷耀哉听得很认真,的确是如此,就在鬼舞辻无惨变成鬼、造成了无数惨案后,上天便将诅咒降下给他们,从此产屋敷一族不得不与鬼战斗,斩杀掉鬼舞辻无惨。



        “虽然无法直接出手干涉人间,但高天原应当也有降下神子来助你们斩杀鬼物,此刻你们用的各种呼吸法就是最好的证明。”



        “只是不知道出了什么问题,原本该在数百年前就解决掉的鬼物存活到了现在,不然我也不会出现在这里。”



        安倍晴明说的话半真半假,毕竟此世到底是不是他所在世界的后世尚不清楚,也不能把自己世界的说法套用到此世来。



        不过就算真的是,等他回去后和家里的鬼王妖王打个招呼,真有鬼舞辻无惨这般的鬼物出现的话,就提前摁死,免得还要麻烦他又出来一趟。



        产屋敷耀哉连声朝晴明道谢,不死川实弥虽然依然满脸不爽,但还是低头道歉了。



        “对了,你身上的诅咒已经快要彻底侵蚀掉你了,再不驱除掉的话恐怕命不久矣。”晴明掀起眼看了产屋敷耀哉一眼,好心提醒道。



        这根卡在鬼杀队所有队员心口上的刺,就这么直接地被安倍晴明给点了出来,刺连同着强行压抑的淤血也一股脑地涌了出来,堵在了他们的喉咙里。



        “主公……!他说的是真的吗?!”



        恋柱甘露寺蜜璃率先慌张开口询问,宇髄天元和不死川实弥也露出了悲痛的神色。



        “哈哈……晴明阁下这样做未免有些不厚道呀,你看,吓到了我可爱的孩子们。”



        产屋敷耀哉平静地笑了几声,仿若与友人打趣般对晴明说道。



        甘露寺蜜璃这般的妙龄少女多少可以和孩子挂上边,但宇髄天元这样人高马大的男人、与不死川实弥这般脸上伤痕遍布的三白眼暴脾气也被产屋敷耀哉视为孩子,而对方却就此并无异议的模样,让晴明窥视到了这位鬼杀队主公对部下的掌控力,以及他们对其的爱戴与忠心。



        他的唇角泛上了一丝笑,晴明在产屋敷耀哉的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我可以为你压制住身上的诅咒,找到诅咒根源将其彻底拔除也未尝不可。”安倍晴明手指轻点茶案道。



        产屋敷耀哉那恬淡的神色终究是变了一瞬:“那么……请问我需要付出什么?”



        “让我为你算一卦。”



        安倍晴明的眼中犹如盛着万千星子一般璀璨明亮。



        “我已经很久没有遇见这么有趣到想要我占筮的人类了,说不定还能够占卜出到底为何高天原派下来的神子没能解决掉那个鬼物。”



  http://www.cuan800.cc/xs/255067/4700754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cuan800.cc。百书楼手机版阅读网址:m.cuan800.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