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 > 赛博英雄传 > 第三章 人类文明之敌

第三章 人类文明之敌

        男人陷入了沉思。他现在正在思考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

        这个世界的发钞权……到底掌握在谁的手中来着?

        尤利娅心心念念的就是攒钱给尤基换一副成年义体,这说明,这个时代依旧存在货币的概念。

        但当他了解“基因税”之后,便只感觉诡异。

        基因税,是领主向居民征收的税款。他们每年会从一个聚居地带走若干人,用来填充人类基因库,保证人类基因多样性。尤基有个哥哥就是这样被带走的。

        除此之外,居民无需承担更多的税务。

        换句话说,“政府”【不管它是以什么政体存在】并不需要货币,去进行社会公共建设,满足社会公共需要。

        那么,这个时代,到底是谁在发行货币?货币到底扮演着一个什么角色?

        这个“基因库”又是基于什么理由而存在的?领主为什么要建立这个玩意?

        只不过,这些疑惑从来就没有人解答。尤利娅成天都在工作,只有深夜才会在尤基的小屋前停靠一小会。上次她还是因为听说尤基捡了一个人,才回来看看的。男人不好意思打扰这位勤劳的女性休息。而其他人,大多都只将他的问题当做笑话,发出不明所以的“哈哈哈”。

        现在,他只有在和尤基外出捡垃圾的时候,才会跟小男孩讨论这个问题。

        “好难啊,约格……”小男孩靠在一个生满铅绿色霉斑的靠背椅上。这椅子是他刚从垃圾堆里拽出来的。升华战争时期,它说不定还属于一个高级参谋:“领主上面还有什么……好像真的没什么人提过类似的问题诶……”

        “领主上面一定还有级别。不然的话,他们也没必要遵守一个叫做‘戴森原则’的东西。”男人沉吟:“‘戴森原则’到底是什么?谁提出来的?一个叫做戴森的人吗?”

        ——这个人和“约格”这个名字真正的主人有什么关系?

        尤基耸了耸肩:“我真的不知道,好像戴森原则就不许我们杀人……就这样了?”

        “原始。”没有肺脏的男人用发声器模拟了“叹息”的声音。在他的印象里,“戴森”这个名字更多是和一个叫做“戴森球”的工程学概念联系在一起的。再不济也得是和物理学联系在一起。

        “还不如说说残奥会的事情咧。”尤基晃晃脑袋:“‘约格’,你想起来了吗?你是运动员吧?”

        “残奥会”是这个世界的至高赛事。按照男人的理解,这个应该叫做“残疾人奥利匹克运动会”,然后还有一个对应的活动叫做“奥林匹克运动会”。只不过,在男人的记忆里,“残奥会”的水平是远远高过“奥运会”的。“奥运会”的规则十分死板,别的不说,他们甚至不允许在马术项目中用转基因技术培育超级赛马,也不允对马许用兴奋剂。总之,竞技水平一般。

        在人工义体技术兴起之后,残奥会就变成了神仙打架一般的场面。甚至可以说,残奥会才是当时国家与企业展现技术水平的舞台。

        一个奥运会运动员去和一个残奥会运动员较量,就好像世界其他国家的乒乓球运动员和某桌球帝国的乒乓球运动员同台竞技一样。

        而残奥会记录反超奥运会的那一天,也被认为是人类历史的拐点。

        不知道为什么,回忆起这一切时,男人居然还有一种淡淡的骄傲感。

        ——难道我是……世界上第一个反超普通人世界纪录的残疾人运动员?

        尤基则信誓旦旦的说,自己从没有听过什么奥运会,这世界上就只有残奥会——只有帕拉林匹克竞技会。这是这个世界上最大的竞技盛会,几十上百个不同流派的武者会同台竞技。

        而这个竞技会也会如字面意义一样,让所有落败的参与者暂时失去部分机能。【残奥会paralympic,由paralyze(失能,伤残)和olympic两个单词合成】

        这个话题还是男人向尤基询问“武学”的时候提及的。按照尤基的说法,现在所有的武道家、运动员,都是通过残奥会扬名立万,成为人上之人的。

        这个消息好歹给了男人一点安慰——看起来他是“重生洗点流”而不是“穿越流”,好歹确实是自己世界的“未来”,而不是“平行世界”。

        尤基真的希望男人会是运动员。但男人总觉自己应该不是这种人。他脑海中有一个声音在大喊“不对”——这绝对不是真正的武术。

        按照尤基的描述,残奥会上所展示的,就只有“外门武功”。外家拳确实可以练得所向披靡,但是……

        ——“练武不练功,到头一场空”。

        这句话莫名其妙的就在男人的意识之中游荡。

        男人想到这句话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很想笑。他的一部分意识告诉他,所谓“内功”是幻想小说之中虚构出来的概念。但另一部分的意识却告诉他,有人真的创造出来了“内功”,和文艺作品之中的“内功”不同,但是……但是……

        男人每每想到这里,就觉得自己的人造眼球貌似是出了点bug。

        莫名其妙的。

        不过,这种感觉,也让男人怀疑一件事。

        所谓“内功的创造者”,会不会和他有关系?

        ——我过去到底是个什么人啊?

        男人只能如此感叹。难道他还能是哪位大人物的后裔不成?

        不过,按照尤基的说法,这个世界,除了运动员之外,还有一种人也掌握着“武功”。

        他们被称作“侠客”,是掌握这武力的暴徒。他们信仰着一位叫做“墨翟”的邪神,以一个叫“亚伦·斯沃茨”的古代暴徒为精神导师,扰乱和平,破坏秩序,是人类文明之敌。

        “不妙诶。”男人如此想道:“按照什么失忆的剧情套路,我好像……很有可能就是这种危险的人物?”

        “好啦,休息好了。”尤基将最后一瓶铜糖喝了一大部分,然后抱起男人的脑袋,找到上颌骨的一个小孔,将剩下的一小瓶铜糖灌进去。尤基的身体机械化程度很低,还不到50%,主要集中在手脚上,还可以通过生物组织吸收和运输金属糖。但男人现在只能这么吃东西了。

        “接着去找零件吧,争取这个月给你做个脚!”尤基欢快的喊了一声。他对男人的感情颇为复杂。最开始的时候,他确实是想要有个父亲,但不知道为什么,在相处的过程当中,他对男人产生了一点点“宠物”的情感。

        男人也点了点头,跟了上去。他暗暗下定决心,一定要早点做出一双脚,然后远离尤利娅母子。

        并非是忘恩负义,更不是惧怕以诺那个憨憨。他只是突然意识到,自己神秘的背景有可能给尤基母子带来危险。

        他很有可能是个“侠客”,而既然“侠客”都被称作“人类文明之敌”了,想必在官方那边,名声不是很好。

        …………………………………………………………

        不过,攒零件这件事情,再急也急不来,还是得看运气。

        十来天过去了,男人和尤基也只是勉强攒出了一个控制主板的元件、两条大型机械的传动轴承【这个可以用来制作大腿的“腿骨”】。

        幸好,有一技傍身,在哪里都不死。很快,镇子里就有很多人见识到了男人给自己更换零件的事情。这件事传开之后,偶尔也有人委托男人去做一些简单的维修。

        不知道为什么,男人的修理技术真的很不错。除开极少数控制芯片损坏、或者现在这双老旧义手精度无法满足修理要求的器械外,到目前为止,基本就没有他修不好的东西。

        这也让他赢得了一些报酬。

        一个月之后,他终于攒了一点积蓄。

        对于这点积蓄,尤利娅曾有过“存起来”的想法。按照她的主张,这些钱都应该为尤基准备成年礼义体。男人是尤基在垃圾堆里捡回来的,他赚的钱理所应当的归尤基才对。尤基没有这个打算。他已经在拾荒的过程当中获得报酬了,这些赚到的钱都应该是男人的。他几乎要为这件事和自己的妈妈吵架了。

        和大型工程机械吵架的结果,多半是灾难性的——喇叭音量真的大,而且耗电。男人制止了两人的争吵,并向尤利娅保证,自己在做好了身体之后,就一定会赚更多的钱来偿还救命的恩义。

        于是,在几天之后,男人终于能够站起来了。

        对于这幅身体,尤基只有一个评价——“好丑”。

        男人现在有一个脑袋,脑袋下面是一小段颈椎,颈椎被一个金属支架支撑。这个银色的支架下方是一个横梁,笔直的,横梁的两端是两支义手,义手是优美的流线外壳。横梁之下,又是一段垂直的钢柱,钢柱下是两个球状关节。球状关节之下,则是传动轴切割成的大腿。

        简单来说,男人现在脑袋是个搞笑画风,双手是优美的素描画风,然后全身的骨架就是火柴人画风——上面还挂着一个写实画风的蓄电池。

        镇长对此的评价则是“不实用”。在他看来,男人选择用实心的钢柱作为大腿原材料,就是大大的浪费。这在移动的时候会消耗大量的能量,小腿跟腱部位,还安装了一个意义不明的支架,作为“托举重物”的结构,这个真的不合格。

        男人对此只是笑了笑,呃,准确来说,是模拟出礼貌的笑声。

        镇长不懂这种“礼仪”,只是觉得怪怪的。他拍了拍男人的肩膀,说道:“不过啊,有手有脚就是好啊。收基因税的大老爷很快就要来了,你要是没手没脚怪模怪样的,说不定会引起人家不必要的兴趣,那就不好了。”

        “大老爷”对于镇民们来说,可是生杀予夺的角色。

  http://www.cuan800.cc/xs/255058/4700576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cuan800.cc。百书楼手机版阅读网址:m.cuan800.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