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 > 炮台法师 > 第四十三章 馊了的马粪味

第四十三章 馊了的马粪味

        午夜时分。

        货船随着水波起伏不定,隔着船板能听到闷闷地水流声。船舱内,战士的鼾声此起彼伏。偶尔,甲板上会传来几声水手的呼喝声。

        一切都再正常不过了。

        黑暗的货舱中,罗兰却眼睛圆睁,毫无焦距地盯着眼前的黑暗,他感觉自己可能见了鬼,现在在江面上,说不定还是个水鬼!

        他脑海里念头飞转。

        “每次改进冥想,大致都能提升一些冥想效率。最少的时候,只提升2%,最多的时候,有20%,甚至有一次达到过30%。这些都是可以理解的。但现在一下暴涨500%,足足跨越一个数量级......这......这.......”

        罗兰发现,事情完全超出了常理,他连个可能的原因都想不出来!

        法力虽好,但有能够掌控的法力,才是好法力。不找出暴涨的原因,罗兰心里就是不踏实!

        在船舱中发了一会儿呆,罗兰心中不甘:‘或许......可能我是漏掉了某个细节。’

        他再次进入思维实验室,重新开始实验......虽然,他之前已经足足检验了100多遍。

        思维实验室里,一望无际的平原,碧蓝的天空,和煦温暖的微风,还有松软地的泥土,一切都再熟悉不过。

        罗兰稍稍心安,站定之后,他发布命令:“记录当前法力上限。计时器准备。”

        水晶沙漏立即显现。

        他‘噗通’一下半跪在地,微微低头,右手撑额,左手扶着后腰,调整呼吸频率,耐心等待自己心脏跳动频率降到最低。

        每一个冥想细节,罗兰都做地一丝不苟,直到确认没有出现任何错误,他才在心中默念:“进入完美冥想状态。开始计时。”

        下一刻,他就进入无念的冥想状态。

        似乎就在下一刻,罗兰就听到‘叮’地一声脆响,10分钟已经过去,冥想状态结束!

        罗兰仍旧闭着眼睛:“记录当前法力上限。”

        然后,他缓缓睁开眼睛,看着身前的泥地。

        上面两行数字。

        1722.502。

        1722.890。

        10分钟冥想,提升法力上限0.388。

        依旧是暴涨5倍的提升速度。

        无法解释!

        毫无根由!

        莫名其妙!

        罗兰一动不动地半跪在松软地沙地上,手撑着额头,他觉得自己快要疯了。

        过上一段时间,他心中又生出一丝不甘,继续做实验。结果还是五倍提升,然后他再苦苦思索,又过上一段时间,又做实验,如此重复。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罗兰几乎疯魔了,但异常地法力暴涨却始终顽强地存在着,它就像是一座不可逾越的高山,俯视着罗兰,嘲笑着他的无能。

        终于,罗兰彻底放弃了追索。

        他累坏了,干脆什么都不想,整个人四仰八叉地躺在松软的泥土上,闭着眼睛,轻声低语:“睡吧,好好睡一觉,明天早上说不定就一切正常了。”

        思维实验室中的风停了下来,碧蓝的天空缓缓变暗,变暗,最终陷入了一片黑暗。

        罗兰睡了过去。

        一夜无话。

        第二天,罗兰是被说话声吵醒的,他睁开眼睛,发现天已经亮了,阳光照在江面上,反射回来,穿过狭窄的舷窗,进入了货舱,为货舱提供了少许的光亮。

        罗兰看到不远处木板上,有七八个战士仍在熟睡,但大部分都已经醒过来,要么靠在舱壁说话,要么在啃干粮。

        有战士见罗兰坐起身,还挥手和他打招呼。

        罗兰一一回应,他目光却在身边一袋袋棉絮中转来转去,想要找到昨晚那个将匕首架在他脖子上的神秘女子。

        虽然是白天,但船舱里光线幽暗,还有许多角落几乎是一片漆黑,罗兰不得不眯着眼,仔细寻找。

        找了好几圈,就在罗兰以为那女子已经离开的时候,他忽然发现,在他脚边不远的地方,好几袋堆叠在一起的棉絮袋下面,露出一小截黑色衣角。

        “嗯~还在?或者说只是衣服?”

        船舱里人多,罗兰不敢轻易去验证,他只能耐心等着。

        过了一会儿,战士们全都醒了,许多人走出船舱透气,船舱里只剩下3个战士,最近的那个战士,距离罗兰也有十几米远。其中两个战士在聊天,剩下一个,手里拿着一块磨刀石,正专注磨着手里的钢剑,没人关注罗兰。

        趁这机会,罗兰爬起身,轻轻掀起棉絮袋一角,用手往里面摸了下。

        ‘软绵绵的,身体滚烫,是活人。’

        罗兰不动声色地放下棉絮袋,转头看,发现薇思已经醒了,但还没完全清醒,正睡眼朦胧。

        等薇思完全清醒了,罗兰说道:“薇思,我们去甲板上走走吧?”

        “好呀。”薇思拍手赞同。

        两人从棉絮袋上爬起来,罗兰不动声色地将棉絮袋子翻到一边,将那女子的身体完全遮住,而后牵着薇思,离开了船舱。

        甲板上阳光明媚,战士们躺在甲板上晒太阳,聊天,米勒法师和赫鲁德军士长也在,从传过来的只言片语中,罗兰知道他们在讨论昨夜蓝山镇的火刑。

        米勒见到罗兰和薇思,对两人招了下手。

        等两人走过去,米勒拿出一本书来,说道:“我们还有两天才能到都灵城。这段时间不能浪费,薇思,你留下,跟我继续学认字。罗兰,你想干嘛就干嘛去。不用担心你妹妹,我会照顾好她的。”

        罗兰摊了摊手:“法师大人,您这也太偏心了。”

        话虽然这么说,但罗兰其实很乐于见到这个局面。米勒愿意教导薇思,可是免费的。

        米勒耸了耸肩膀:“你差不多已经识字了。我已经完成了约定。现在,我喜欢干嘛就干嘛,可和你没关系。比如现在,我觉得薇思拥有杰出的施法者天赋,不能白白浪费了。”

        “好吧好吧。那我去弄点水喝。薇思,你要认真学哦。”罗兰笑道。

        这么些天过去,薇思胆子大了不少,至少在米勒身边,她不会感到局促不安了。

        “我一定会认真学的。”薇思认真点头,心里却想道:“等我学会了,我再教给罗兰就是了,嘻嘻。”

        罗兰自然不知道她的想法,他转身离去,在角落找到个木桶,打了一桶清澈的江水,呷了一口,只有少少一些水腥味,口感和以前在白石堡经常喝的溪水相差不大。

        他便连喝了几口,又将随身的水袋装满,而后在甲板上闲逛了会儿,就和米勒法师打了个招呼:“我回去练字去。”

        米勒敷衍地摆了下手:“去吧去吧,你是自由人,除了施法外,其他事情都不用向我报告。”

        罗兰耸了耸肩,拎着水袋,晃悠回了货舱。

        这时候,货舱里一个人都没了。

        罗兰直奔货舱最里面,掀开一袋棉絮,果然就看到一个人躺在棉絮下面,这人身材不算高,大概一米七左右,全身裹在一张深紫色斗篷里面,只从斗篷一侧露出一缕亮银色的头发。

        虽然棉絮袋被翻开了,但这人仍旧一动不动地躺着,就好像死了似的。

        罗兰蹲下身,伸手从兜帽下探进去,摸了下这人的颈动脉:“还有脉搏,但体温很高,人好像是晕过去了。”

        他正要收回手,地上这人手忽然一动,抓住了罗兰的手臂,紧跟着,罗兰就感觉一股力量传来,几乎将他扯的一个踉跄。

        要不是罗兰身体健壮,这一下,非得摔倒不可。

        这人用力扯了一下后,罗兰没倒地,他手上就没了力气,还开始不断咳嗽,地板上溅出不少猩红血点。

        罗兰在这人面前蹲下,将水袋递过去:“你受伤还不轻哇!喝口水吧。”

        这人也不说话,接过水袋,猛灌了几口,而后呼呼喘了几口气,低着头,问道:“为什么帮我?”

        声音很低,但足以让罗兰确认,这人就是昨晚无意间摸到的神秘女子。

        至于为什么帮忙,罗兰也想不大明白,他只是觉得对方并不凶残,还受了伤,看着怪可怜的。再者,他现在能做的其实也不多,也就送点吃喝而已。

        神秘女子又问:“你怎么不说话?”

        罗兰耸了下肩膀:“想帮就帮了。”

        “那你有吃的吗?”女子又问。

        罗兰就递过去三块干肉:“熏兔肉,就剩这些了。”

        女子也不说话,接过兔肉,用力啃起来,啃上几口,就喝口江水,不一会儿,就将三块干肉吃的一干二净。

        她将水袋递还给罗兰,重新躺回去,说道:“帮我把棉絮袋子盖上,我需要休息一会儿。”

        罗兰接过水袋:“好的。我会在袋子边上练字。你如果有什么需要,就扯下我裤腿。”

        他本想继续寻找法力暴涨原因的,但身边有这么一个人存在,就不方便这么干了。

        盖上棉絮袋后,罗兰拿出一块木炭,在甲板上默写起了《光灵战记》,他一笔一划地写,每写出一行,就轻轻地读上一遍。

        写着写着,他忽然听到身边棉絮袋里传出‘噗嗤’一声轻笑。

        “怎么?”罗兰问道,他继续写,没有停笔,口中还在轻声诵读。

        “我笑你的口音,听着有股馊了的马粪味。”

  http://www.cuan800.cc/xs/251900/4499790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cuan800.cc。百书楼手机版阅读网址:m.cuan800.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