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 > 退婚女配撕掉了剧本 > 第67章 第67章

第67章 第67章

        迷雾森林之旅就这样结束了。

        戴雅还没来得及发问关于他们怎样离开,  就看到诺兰似乎摸了一下手上的戒指——

        转眼间周围天翻地覆,  夜色笼罩的密林化作营帐林立的驻地。

        他们又站在了那个圣骑士营地里的祭坛上,脚下是盈光闪烁的传送阵。

        祭坛阶梯两侧守卫的圣骑士们抬头,他们见怪不怪地俯身行礼。

        诺兰微笑着请他们为传送阵定位到帝都总殿,  白色光柱很快升腾而起,将两人的身影吞没。

        传送结束后,戴雅用了几秒时间压下反胃感,再次感谢他愿意带自己去迷雾森林练惩戒,  “……你是不是要回圣城了?”

        阴云散去,暗蓝的天幕中高悬一轮弯月,暖黄的路灯倾泻出光晕,  流光与月华层层相叠,温柔地蔓上总殿铺着平整石砖的地面。

        他们站在神殿门口告别。

        金发男人不置可否地看着她,  一侧的暖色灯辉落在英俊的脸容上,  勾勒出边界明晰的阴影,“不久之后你应该也要去圣城了。”

        “……因为红衣大主教的选举要开始了吗?”

        那样的话,谢伊恐怕会带着他的学生们一起去一趟圣城。

        那应该也不远了。

        戴雅心满意足地与他告别,  跑回祈愿塔的寝室,拿走了木精灵姐弟挂在门上的礼品盒。

        幸好这里的邻居们都很有素质,  不会乱拿别人的东西。

        “……”

        她回到房间里心情复杂地读完了信。

        青莹和青樾一人写了一半,他们也许并不经常用人类通用语写信,因此还有一点可爱的语法小错误,  不过这封信并不长,  而且还附带了小礼物。

        一本魔法日记。

        尺寸并不大的深色厚皮日记本,  书背上蔓延着闪亮的烫金魔纹,里面的所有纸张都一片空白。

        戴雅在商店里也见过这个东西,这种魔法日记本和双面镜类似,都是一对一对卖的,买来以后朋友或者情侣人手一个,在纸上写字时,另一本日记上也会浮现出同样的字迹。

        缺点是如果一本日记所有纸页都写满,就要买新的了。

        这样有空间魔法的道具价格昂贵,不比双面镜便宜多少,还是消耗品,再加上只能通过文字交流,因此更多人倒是愿意买镜子。

        ——虽然戴雅也见过不少在课堂上用日记和男女朋友聊天的。

        她推开堆得乱七八糟的卷轴和书籍,坐到桌前拿过笔蘸了点墨水,对着摊开的纸页迟迟下不去手。

        写点什么呢?

        戴雅咬了一会儿笔杆,然后开始埋头狂写。

        ——毕竟夜里还要去便宜表哥的私宅地下室里挨打呢。

        写完后她睡了一觉,醒来时也没发现日记上有回复,大概姐弟俩还在赶路或者暂时没时间,于是戴雅就放心地传送走了。

        帝都上城区依然一片灯火辉煌。

        凌旭的私宅距离总殿并不算远,这里向来比较安静,周围远近的几个邻居也鲜少吵闹,显然剑尊阁下挑房的时候用了心。

        帝都四季温和,冬季也没有严寒,往日凌旭都是在花园里等她。

        戴雅今天来早了一点,她从玻璃花房里走出来,佣人们都回家歇着了,庭院里一片安静,魔法笼罩的花圃一片姹紫嫣然,鲜艳的玫瑰在冬日的夜风里摇曳,起伏的花影投落在地面上,轻微地晃动着。

        一阵怪异的感觉猛然袭上脊背。

        戴雅刚走过花丛,脚步倏然一顿,剑气灌注双腿提气后跃。

        ……

        凌家的府邸中一片肃杀。

        公爵阁下去皇宫赴宴了,佣人们站在走廊里,听着大厅里两位少爷和小姐吵得天翻地覆,不断传来东西被摔烂的声音,还有犬类的吠叫和低沉的咆哮。

        瓷器茶具摔在墙上,红木桌椅被灌注剑气而四分五裂,甚至窗户都被打碎了。

        佣人当中没有厉害的战士,自然听不清里面在吵什么,只能面面相觑,暗自摇头——

        能让两位少爷和小小姐吵得一塌糊涂,恐怕也只有后者的婚事了。

        凌旭脸色冷淡地坐在上首,眼神阴沉,“老三,你太不懂事了。”

        桃子本来窝在他腿边,此时却感应到伙伴糟糕到极点的心情,她知道这愤怒来自于谁,因此冲着凌曦也没有好脸色,不断地狂叫着。

        凌曦本来也坐着,但吵着吵着就站了起来,现在,她手里死死捏着有教廷徽记的通缉令,还有一张长长的报告散落在脚边。

        她本来还想辩驳,然而瞥见通缉令上的魔法影像,顿时低头死死咬着嘴唇不说话。

        “曦曦。”

        凌阳叹了口气,他的脾气算是三人中最好的,此刻也吵累了,看到妹妹的样子有些不忍。

        “你认识这个暗精灵对吧?这是前暗精灵王室的卫队长,往日里你总觉得我和大哥手上人命太多,但是这家伙——你知道他们被清剿前,有多少无辜的旅客商队命丧阴影山脉?”

        桃子在不满地昂首吠叫,周围一片混乱,因此凌阳的声音听上去有点断断续续。

        不过这种场景里谁也笑不出来。

        凌曦深吸一口气,“我知道。”

        “我知道你们俩和她不一样,”少女吸了吸鼻子,“我都知道。”

        凌旭冷哼一声,“你知不知道他们俩半夜潜入教廷总殿——没被抓住也就算了,但这个该死的暗精灵被一队圣骑士看到了脸,现在她的通缉令传遍整个京畿地区。”

        他一开口,桃子恢复了乖巧的坐姿,也不再吠叫。

        大狗歪了歪脑袋,可能是对这番谈话不感兴趣,凌旭眼睛盯着妹妹,手上动作不停,将茶几上的甜点盘推了推。

        桃子顿时低头去吃盘子上的甜食,蒲公英般的大尾巴在身后晃了晃去。

        “你既然知道她——”

        凌阳再次叹息,“那你应该也知道那夜除了她还有谁吧?她既然是王室的奴隶,她的主人们都死光了,米萝公主被关在圣城也分|身无术,那么是谁解开了这个卫队长身上的封印?!她只是去仓库偷了一些无关紧要的卷轴,另一个人却潜入了塔顶的收藏室,那里面有我们家献上的遗迹地图残片。”

        凌曦的脸色越来越糟糕。

        “曦曦,关于地图,除了父亲、大哥和我,就只有你知道,你还向谁说过吗?”

        凌曦抿了抿嘴,她开口时声音有些嘶哑,显然刚刚哭过,“也许那人不是为了地图去的呢?”

        房间里轰然爆发出一阵恐怖的威压。

        狂乱的气流瞬间席卷而出,将玻璃窗撞得哐哐作响,很快一扇扇花窗不堪重负地裂开,晶亮的碎片坠落在地面上,反射出冰冷的月光和灯辉。

        凌旭眼神冷漠地盯着她,清冽的蓝眼睛中充满了讽刺,“事到如今,你竟然还这么——”

        凌曦猛地后退,险些摔倒在地上。

        周遭的空气似乎都变得沉重,她感觉呼吸有些困难,不由伸手捂住了胸口。

        “大哥,你——你如果真的生气就杀了我吧,将家里的事传出去是我不对,我的确把地图的事告诉了叶辰,因为他说过他有一个恩人,他必须要去遗迹中搜寻某样东西去报恩,我看出他真的很想做这件事,我就说了,当时我以为他只是去总殿看一眼,反正那东西不需要偷走。”

        “……”

        凌旭沉默地看了她一会儿,似乎很想发怒,最终却变成一个哭笑不得的无奈表情,像是已经放弃了什么。

        “你为什么还不明白呢。”

        “曦曦,”凌阳第无数次叹气了,“你非要我们把话说清楚吗?你在比赛里被陈璇那家伙的豪炎爆裂重创——叶辰却带你去找那些圣光之塔的牧师,最后还是戴雅小姐为你治疗,那个暗精灵在总殿仓库里偷了一堆卷轴,其中多半来自总殿任职的祭祀们,恐怕还有两位大祭司的手笔,当时你受了重伤,叶辰难道连拿一张治愈术卷轴都拿不出来?!”

        凌曦刚想说些什么,凌阳压抑着怒火继续道:“纵然不愿招眼,只要带你去——带你回房间私下里使用不就行了?”

        大厅里的两个男人表情都不好看。

        显然他们知道自己妹妹和叶辰的关系发展到了哪一步,然而这件事其实也没什么了不起。

        “他一怕不带你去治疗惹人怀疑,二怕你醒来询问,”凌旭冷笑一声,“其实你恐怕是不会多问一句,他却不愿多给你一点信任。”

        话音未落,他忽然感到手上的戒指一阵发烫。

        “……”

        “再说,他什么时候得到那个地图残片的下落呢?”

        凌阳头疼地扶额,“在那之前,他是不是和你如胶似漆,在那之后,他又对你如何?他究竟为什么认识你,曦曦,为什么答应和你结婚现在却只字不提——戴雅小姐对他如何人尽皆知,但他连那个婚约都不愿解除!”

        凌曦脸色煞白,仿佛血色皆尽褪去。

        “不……”

        凌旭有些烦躁地敲了敲桌子。

        桃子凑过来舔了舔他的手,他的表情稍微缓和了,一边揉着伙伴的脑袋一边莫名想起了戴雅的话。

        早晨见面的时候,便宜表妹曾经说过“无论发生了什么,现在抽身都来得及”,当时他尚未理解小姑娘的意思,现在倒是明白了一些。

        “老三。”

        凌旭站起身来,看着凌曦惨白的脸色,似乎也不太好受。

        凌阳在旁边看着,他能理解兄长的想法。

        ——大哥和妹妹差了十多岁,而且从小沉浸在修炼里,没有多少时间照顾妹妹培养感情,但终究也是看着小女孩慢慢长大,变成漂亮骄傲的少女。

        此前大哥就提过让她远离叶辰,因为那人根本靠不住。

        如今,叶辰对她糟践至此,大哥一定也非常愤怒。

        果然,凌旭再次开口道:“过去都不重要,你如果对他还有旧情,现在一刀两断,我们也不会再追究那些事了。”

        凌曦愣了一下,她那双明亮的蓝眼睛水光氤氲,“可是我——”

        “发生过什么都不重要,”凌旭淡淡地重复了一遍,“你的天赋不差,来日方长,不过是一个男人而已,值得你付出的人绝不会计较这些过去。”

        凌曦深吸一口气,她抬手捂住眼睛,“大哥,二哥,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我真是个自私的人吧,你们每每说起家族,我都不当回事,但若是与我切身相关,我就再没法坚持了——”

        “可是——”

        少女的声音里哭腔越来越重,她还保持着捂住眼睛的姿势,指缝里似乎有泪水滑落。

        “小时候我习惯依靠你们,只要有你们在,我永远是公爵小姐,永远比别人优越,长大后我遇到叶辰,只觉得他就是以后的归宿了——我也想像戴雅一样可以无愧于心地喊出自己不需要站在任何人身后,可是纵然我那么说了,我知道我也做不到,那不是我的想法,我就是那么没用!”

        她趴在桌子上失声痛哭。

        “……”

        凌旭向来不会也不太愿意安慰别人。

        他看上去也没指望妹妹改变自己,这世上的人还能都一个性格不成?

        “那又怎么样?你的家人又没有不让你依靠,也没让你以后不再结婚了。”

        他摸了摸手上的戒指,瞥了一眼有些茫然的弟弟,示意安慰妹妹的事交给他了,转身离开了大厅,桃子也站起来跟在他的身边。

        外面等候的佣人们还能依稀听见公爵小姐的哭声,下一秒,他们只觉得一阵疾风拂过。

        尚未来得及看清什么,人影早已远去。

        那人瞬息间跃上城堡高高的外墙,身边还跟着一道灰白的影子,他们如同流星般坠入灯火闪耀的苍茫夜色中。,,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m..    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

  http://www.cuan800.cc/xs/250318/4699793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cuan800.cc。百书楼手机版阅读网址:m.cuan800.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