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 > 被玩坏的大宋 > 第一百零五章高中解元

第一百零五章高中解元

        和赵祯聊了几句,才开始跑步,此时赵祯的跑圈已经增加到了二十圈。慢跑五圈,然后快跑三圈,然后慢跑两圈,接着快跑,如此交替进行。

        跑完圈依然是腿部肌肉按摩,然后才是健身操,练拳。

        只是现在不用张俊平亲自出手按摩,尹鲁他们都已经出师,给太子做肌肉按摩这项光荣而又伟大的工作交给了他们。

        等赵祯练完一套太祖长拳,张俊平鼓着掌称赞道:“大王如今太祖长拳已经登堂入室,接下来可以学习太极拳了!”

        “真的?我真的可以学习太极拳了?”赵祯兴奋的跳了起来,从一开始张俊平担任左庶子,就是要教他太极拳,结果一直等了好几个,才开始教,赵祯早就等不及了。

        “是的!大王在练武上非常有天赋,短短几个月就已经把太祖长拳练到登堂入室的地步,赶得上其他人两三年的勤练!接下来是时候学习太极拳了!”对赵祯张俊平从来不吝夸奖。

        这孩子,就是缺少夸奖,赵恒给他找的那些老师都很死板,那会夸奖他,而刘娥对他太严厉。

        在这样一个环境下成长的孩子,极度缺乏自信心,当了皇帝,也被一群大臣压的抬不起头来。

        宋仁宗历史上出了名的仁君,可仔细研究一下历史,其实这个皇帝还是很可怜的。

        “可是,我感觉太祖长拳还有好些地方不是很明白,比如……”赵祯化身问题宝宝,提出自己练太祖长拳时的一些困惑。

        “大王有这些困惑很正常,这也正是大王进入登堂入室的证据!

        道家有看山是山,看水是水,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看山是山,看水是水三种境界。

        就如同大王练拳一样,一开始臣如何教,大王就如何练,这就是看山是山,看水是水。

        而大王现在对拳法产生了许多自己的认识,有了许多的困惑,这就是第二个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的境界。

        大王的困惑,臣自然可以解答,但臣解答的永远是臣的理解,是臣对拳法的认知,不是大王的!”

        “那我该如何去做?如何才能做到看山是山,看水是水的第三个境界!”赵祯歪着头想了许久,才开口问道。

        “这需要大王自己在练拳的时候,自己慢慢体会,慢慢理解!

        正所谓拳练万遍,真理自现,等大王对拳理认知更多的时候,现在的困惑自然而然的就没有了!

        那个时候,大王的拳法也就到了返璞归真的大成阶段。”张俊平微笑着给赵祯解释道。

        “还是左庶子厉害,我也问了宫里的侍卫,他们说的都没有左庶子明白!”赵祯高兴的夸奖着张俊平。

        话里也透露了一个问题,赵祯并不是只向张俊平学习讨教拳法,还向宫里的大内侍卫高手学习拳法。

        只是,这个时代,拳经什么的都是尽可能的艰深晦涩,生怕别人看懂。这些练武的人,文化水平又不高,对拳理的阐述自然没有后世更加清晰明了。

        在庆宁宫吃过早饭,张俊平再次来到书院。

        发解试要考三天,这三天绝对是对考生精神上,体力上的一次考验。

        科举考试可不像后世国考那么人性,中间可以上厕所,科举考试一考就是一天,这一天你吃喝啦撒全都在考案,不允许起身,更不允许你去上厕所。

        据说很多人放弃科举考试,就是因为被屎尿憋的,实在受不了这个摧残,干脆才放弃科举考试。

        《大官人》中对明朝科举考试的残酷有一段描写,非常的真实。

        参加过国考或者其他职业考试的都有过感受,坐在凳子上一座两三个小时,那滋味真不好受,更何况古代这一坐一天了。

        三天考完,剩下的就是着急的等待,等待放榜。

        放榜这一天,张俊平亲自带着周敏等人来到礼部贡院外面等着。

        张俊平他们到的时候,贡院外面已经围满了人,呜呜洋洋的足有上万人。

        说上万人一点都不夸张,开封府作为京师,每次发解试的解额是最多的,参加考试的人数也是最多的。

        就像现在的北京一样,北京学生考北京的大学要比外地考试低好多分。

        古人的脑洞可一点不次于现代人,冒籍考试这种事,早在宋朝就有了,许多读书人为了能够在开封府考试,想尽办法来获得开封府的籍贯,或者冒充开封府人。

        据历史记载,曾经有人为了到开封府参加考试,冒充自己哥哥的儿子,以期获得在开封府考试的资格。

        所以说,开封府解额是最多的,但是考生也是最多的。

        另外一个就是国子监的学生,国子监的解额是单独的,不占开封府的解额,但是考试都是在礼部贡院考。

        开封府的学子加上国子监的学子,数千人参加发解试,加上陪同看榜的书童或家人,上万人一点都不多。

        张俊平没有往里挤,带着周敏等人就在外面等着。

        很快,礼部的官吏开始张榜。

        贡院外面开始演绎人生喜乐哀怒,有人考中,大声欢呼,有人没有考中,榜上没有找到自己的名字,顿足捶胸痛哭流涕。

        “中了!中了!我们都中了!谢先生高中解元!”周敏十三人跌跌撞撞的从人群里挤出来,大声叫喊着向张俊平报喜。

        “闭嘴!不过是一个发解试,中了是应该。一个解元,又不是状元,看看你们一个个,大呼小叫的成何体统?

        平日里我是如何教你们的?泰山崩于前面不改色,你们都学到狗脑子里去了?”张俊平板着脸训斥道。

        “是!学生有失礼仪,还请山长恕罪!”周敏等人这才收起笑容,整理衣冠,恭恭敬敬的对张俊平行礼告罪。

        张俊平附近的正在高声庆祝自己考中的书生听了张俊平的训斥,顿时像是被人捂住嘴巴,把笑声憋了回去。

        其中一个刚刚放声大笑,高呼自己中了的中年书生,幽怨的看了张俊平一眼,中了解元都不让大呼小叫,那我这最后一名,怎么办?

        可是,我真的很想笑啊?

        但是人家解元都被训斥的像孙子一样,他又不敢笑,一时被憋的脸通红,只能幽怨的看了张俊平一眼,离得他远远的,才长出一口气,继续大喊大叫庆祝自己三次科举,终于考中举人。

  http://www.cuan800.cc/xs/248624/4653269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cuan800.cc。百书楼手机版阅读网址:m.cuan800.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