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 > 被玩坏的大宋 > 第九十五章泼天财富

第九十五章泼天财富

        赵恒,刘娥皇帝皇后两个人坐在马车里算着自己赚了多少钱。

        外面,那些升斗小民,商贾,权贵,豪门,世家也都在计算自己的利益。

        有的赚了,喜笑颜开,眉飞色舞,或去饮酒,或去寻欢,或买上一些平时不舍的买的吃食回家和家人一起庆祝。

        有的赔了,唉声叹气,悔不当初,早知道压黑魔王好了。

        大宋之所以把博彩和赌博区别对待,就是因为,赌博基本上没有赢家,赌到最后,钱都进了赌场的口袋。

        而博彩,总有一些人能够赢钱,主持博彩的庄家,赚的只是手续费,他们不管输赢,谁输谁赢无所谓,反正你得交手续费给我。

        你赢一贯钱,我的抽二百钱作为手续费,剩下的八百才是你能拿到手的钱。

        博彩庄家也就比赌坊好那么一点点,赌坊是把你连人带骨头一起吞下去,博彩偶尔还能捞根骨头啃啃,说不定什么时候上面还会带点肉。

        当然,更多的时候是被博彩庄家割肉,但是人家最起码不会啃你的骨头。

        现在就是一群啃到骨头的人在狂欢,一群被割了肉的人在哀嚎。

        曹利正在计算着这一次的收益,算盘珠子拨的飞快。

        有了张俊平提供的借贷记账法和天竺数字,算起来比以前简单了许多。

        “怎么样?算出来了吗?”刘从俭一直在旁边等着,看到曹利放下笔,忙开口问道。

        “回刘郎君,已经算出来了,您看,咱们一共卖出去三十二万贯,需要支付的是二十六万三千四百贯,余五万六千六百贯!

        算上我们的抽成五万两千六百八十贯!

        我们这次一共获利十万零九千二百八十贯!”拿着报表汇报的曹利都惊的长大了嘴巴,他被自己报出来的数据惊呆了。

        之前预想过会赚钱,会很赚钱,可是谁也没有想到居然会这么赚钱。

        刘从俭好歹是开过赌场,见过大世面的人,到没有失态,但是心里也在嗷嗷叫喊。

        这特么太赚钱了,比自己开赌场还赚钱!

        这才是一天的赢了,就把自己之前的支出全部赚回来了。

        要只是,这斗牛比赛可是没七曜(七曜指七次日升,也就是七天)比一次,一个月要比五次(四次初赛,一次复赛)。

        当初自己开赌场,一天也赚不了一万贯钱啊!能赚个千把百贯就是很好的收成了。

        毕竟像张俊平二叔那么大的肥羊不多。

        其他小肥羊,就算是榨干了,也炸不出十几二十多万贯家财来。

        现在,轻轻松松搞了个斗牛比赛,一次就赚十万贯之多,一个月就是五十多万贯。

        想着,刘从俭也咧嘴笑了起来。

        其实,这也不难理解,开赌坊毕竟是违法的,是私底下搞的,而这种关扑几乎就是公开的,连皇帝都忍不住去买了关扑,利润自然比赌坊大。

        此时,开封府像是过年一样热闹,刘从俭设的十几个关扑点,正在兑现奖金,买扑点外面排起来长队。

        领到钱的欢天喜地的去庆祝,输了钱的唉声叹气,想着下一次翻本。

        “郎君,这是这一次的账目,您过目!”晚上,曹利恭恭敬敬的把账本递给张俊平。

        他现在是彻底被张俊平给收服了,一点二心都不敢有。

        “嗯!还不错!”张俊平接过账本翻了翻,笑着说了一句,“现在你们只是在京城卖关扑,其实还可以去下面县里设点卖关扑!

        另外,明天让初赛冠军牛,披红挂彩的去游街!

        这样才能吸引更多的人去关注斗牛比赛,同时也能吸引更多的人去买关扑!”

        “郎君英明,我明天就和刘家郎君说这件事!”

        “嗯,还有要小心有人和你们抢生意!”

        “谁敢和郎君抢生意?”

        “谁敢?你以为我和刘美加起来,就很厉害了?能够镇住京师所有权贵世家?

        可是你不要忘了,在权贵豪门世家上面还有个皇室宗亲!

        利益动人心,只要有足够的利益,没有什么是不敢做的!

        你都敢伙同门房直接把家里的钱拉走,更何况那些权贵豪门世家还有那些皇室宗亲?”

        “郎君,小的那时候是猪油蒙了心,以后就是借小人十个胆子,也不敢贪府上一文钱!

        要是小的敢贪府上一文钱,就让小人天打五雷轰,死无葬身之地,断子绝孙!”张俊平一句话,吓得曹利噗通跪倒在地上,赌咒发誓绝对不敢再贪府上的钱。

        “好了,我只是举个例子!看把你吓的!当时没有要你的命,现在更不会要命!

        起来吧!只要用心做事,我不会亏待你的!

        这次做的不错,自己去账房领十贯赏钱!”

        “谢郎君赏赐,谢郎君赏赐!”曹利给张俊平磕了三个响头,才爬起来。

        “你让刘从俭去找圣人,把斗牛比赛的收益五成献给官家!”

        “啊?郎君,五成是不是有些太多了?”曹利替张俊平心疼道。

        “钱这东西,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要那么多干什么?

        有时候钱太多了也是一种罪!

        曹利,你可知我家之前为何会被刘从俭坑骗?

        子孙若贤能,留钱做什么?贤而多财,则损其志;子孙若无才,留钱做什么?愚而多财,益增其过。

        所以说,我留你一命,不是因为婶娘的原因,和刘家和好也不是因为圣人的关系。

        因为我虽然生气,气你们谋夺我张家财产,但是并不恨!

        你们谋夺我张家财产,那是因为我们这些张家子孙没有本事!

        若我们有本事,借你们几个胆子,也不敢来张家撒野!

        现在的情况也是一样,单凭我张家和刘家,驾驭不了这份泼天财富,献出去一半,买个平安挺好!”

        “郎君高见!小人实在是佩服!

        当初小人就是见二老爷把钱都输给了赌坊,想着与其输给赌坊,不如便宜小人……

        小人明白了!明日就和刘家郎君说这事,并会把郎君的这些话都转告他!”曹利对着张俊平深深一鞠躬。

        曹利是彻底服气了,对张俊平是心服口服,当初要是知道张家郎君是这么厉害的主,借他十个胆子也不敢贪污啊!

  http://www.cuan800.cc/xs/248624/4572671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cuan800.cc。百书楼手机版阅读网址:m.cuan800.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