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 > 被玩坏的大宋 > 第八十一章记名弟子

第八十一章记名弟子

        在古代并不鼓励当兵的识字,不识字心思就少,好管理。

        在古代不只是当兵的基本不识字,很多名将也都不识字,比如宋朝很出名的高家将,高琼,也就是高遵甫的祖父,就不识字。

        还有宋太祖时期的禁军统领党进,同意也不识字。

        赵匡胤建立大宋之后,来了一次非常出名的杯酒释兵权,很多可能以为那些带兵将领都被剥夺了兵权,其实不是这样的。

        被剥夺兵权的都是那些文武全才,能文能武的将领,像高琼,党进这些不识字,但是作战勇猛的将领,都没有被夺去兵权,反而被重用。

        可见,在古代当兵的不识字,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当兵的识字反倒是不正常。

        张俊平要求三百家丁和收养的孤儿识字,在张福和张禄看来就是一件很不合理的事情,或者说是多此一举的事情。

        “好了,就按照我说的去做吧!现在天下太平,这些人将来并不一定都有机会上战场厮杀!

        反倒是家里的许多事情,将来都需要他们,不识字可不行!”张俊平没有给张福和张禄说话的机会,直接决定下来。

        “喏!”见张俊平已经决定了,张福和张禄也不再争辩,齐齐答应一声。

        “我二叔那边怎么样了?”张俊平又向张禄询问张建忠的情况。

        “二老爷那边做得还不错,如今二老爷现在吃住都在农庄,发誓一定要培育出最健壮的斗牛出来。

        如今,农庄里已经有健壮牤牛十头,健壮牯牛一百头!

        二老爷请了好几个颇有名望的兽医还有十几位有经验的养牛人,已有数十头牯牛成功受孕!”张禄笑着回答道。

        “嗯!”张俊平笑着点点头,自己这二叔,果然是正事不行,斗鸡遛狗的事最适合他。

        张建忠对培养斗牛这件事上,积极性非常高,不仅每天盯在农庄养牛场,还亲自和兽医一起研究,如何让牛长的更加健壮,如何增加牯牛发情受孕的几率。

        张建忠有着养斗鸡,斗狗的经验,从牛的饲料着手,每日研究牛喜欢吃什么样的饲料,吃什么样的饲料,会变得更加健壮,更加好斗。

        进而研究牛的习性,发情规律,如何利用药物刺激牯牛发情,受孕之后如何照料等等,事无巨细的进行研究。

        不只是研究,张建忠还做了笔记,记录牤牛,牯牛每天的变化,光是笔记就做了一大摞。

        可见,张俊平把培育斗牛的事情交给他,也算是物尽其用,人尽其才。

        “禄伯,你找人在农庄那边圈一块地出来,给他们建房子和演武场!”

        “喏!”张禄大声答应道,颇有几分当年在张守恩旗下的气势。

        张守恩是张俊平的爷爷,也就是张福他们口中的老太爷。

        “喝酒,喝酒!福伯这一路辛苦了!我敬福伯一杯!”张俊平再次给张福和张禄满上酒。

        说辛苦不是客套话,在这个交通极不发达的年代,出趟远门,那是真的辛苦。

        看那些古人,动不动就是送行,还要赋诗一首作为送别,不是古人多愁善感,也不是古人比现代人更重感觉,实在是,在这个年代,每一次分别,每一次远行,都有可能是永别。

        别说那些普通读书人,就是官员,也经常死在上任的路上。

        “郎君客气了!谈不上辛苦,这些都是我该做的!”张福忙谦虚着举起酒杯,把一杯酒喝下去。

        张禄也站起来作陪。

        “郎君这是何酒?真够劲,比我以前在西北喝的烧刀子还烈!”一杯酒下肚,张福咂咂嘴问道。

        “呵呵!这是咱家自己酿的酒!这酒叫做神仙饮!城外的酒坊就是用来酿神仙饮和神仙醉的!”

        “郎君还会酿酒?”

        “是我师傅教的!福伯可还记得我丁忧时,收留的那个老道士?”

        “就那个整天神神叨叨,说话颠三倒四的老道士?”

        “对!其实他是游戏风尘的得道高人,老道士见我天性纯良,又颇有慧根,所以收我做了记名弟子!”张俊平故作神秘的笑着说道。

        古人还就吃这一套。

        “啊?才是记名弟子?郎君见他快要冬饿而死,好心收留他,好吃好喝的伺候着,才收郎君做记名弟子!真是……真是……”张福狠狠的说着,替张俊平只是记名弟子打抱不平。

        “呵呵,福伯话不能这么说,家师那是陆地神仙一流的人物,能成为家师的记名弟子已经是万幸了!何敢奢求过多?”张俊平连忙很是恭敬的纠正张福的话。

        那神情,仿佛真有一位老神仙的师傅,而且对师傅满是崇拜,哪怕不是当面,都不允许别人说不恭敬的话。

        “郎君说的对,到是我妄言了!老神仙那样的人物,便是记名弟子也是我张家几世修来的福气!”张福朝天拱拱手,附和张俊平的话。

        张俊平以长辈之礼待他,他可不敢以长辈自居,如果没有这点自觉,张福,张禄也不会从几百名家丁中脱颖而出,成为管家。

        “禄伯,这一段时间,福伯不在,禄伯家里家外两头忙活,我都看在眼里,禄伯,客气的话我就不说了,我敬禄伯!”说着张俊平又给张禄,张福两人满上酒。

        “不敢,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当不起郎君敬酒!”张禄连忙站起身来谦让。

        “禄伯,你坐下,今天没有主家和管家,咱们就是叔侄三个一起喝酒说话!”张俊平把张禄按到椅子上,给他倒上酒。

        一番动作把张禄感动的老泪纵横。

        虽然明面上宋朝不允许有奴隶,可看看那些权贵世家豪门,哪一家没有类似于张福,张禄这样从小培养出来的奴仆下人。

        只是换了个名词而已,不叫奴仆,而是叫雇佣,他们这种叫做长期雇佣。

        又和张福,张禄喝了一杯酒,张俊平又一次满上酒,“福伯这一路可还顺利?”

        张福喝了一口酒才开口讲述自己一路的见闻,“这一路上虽然遇到几个劫路的毛贼,但总得来说还算顺利。

        对了,我回来的路上,从山贼手里救下一伙印书的匠人,他们感谢救命之恩,自愿跟随我来到京城,为郎君效命!”

  http://www.cuan800.cc/xs/248624/4467680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cuan800.cc。百书楼手机版阅读网址:m.cuan800.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