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 > 被玩坏的大宋 > 第四十三章凶名在外

第四十三章凶名在外

        晚上,演武场。

        张俊平带着弟弟妹妹锻炼完武艺,看着满身是汗的弟弟妹妹笑道:“二郎,三郎,你们是哥哥,以后我去宫里当值,不能带着你们习文练武,你们要给弟弟妹妹们当好榜样!”

        “大哥,你不要我们了?”最小的五郎张俊鹏带着哭腔问道。

        这几天,是张俊鹏最开心的日子,虽然习武学文很辛苦,可是他还是很开心,因为只要他学的好,大哥就会抱他。

        那温暖似父亲的怀抱,是他从来没有感受过的,他亲生父亲,从来没有抱过他们。

        “怎么会呢?大哥是去宫里当值,以后沐休的时候,大哥还是会带着你们一块练武的!

        你们要乖乖的,我让禄伯和阿贵先教你们基本功!

        等你们把基本功练好了,大哥教你们更厉害的武艺!”张俊平弯下腰,伸手揉了揉老五的头笑道。

        “大哥,你放心吧!我们都不是小孩子了!我们会好好读书练武的!”老四张俊凯一副小大人的模样对张俊平保证道。

        “好,四郎是好样的!五郎也是小男子汉,你们都要努力!

        以后振兴咱们张家就靠你们了!

        为振兴张家而努力读书练武吧!”张俊平挥舞着拳头给大家打气。

        “嗯!我们跟着大哥一起,为振兴张家努力读书练武!”张俊辉等人大声喊道。

        给弟弟妹妹们鼓完劲,张俊平宣布解散,“好了,天不早了,你们赶紧回去休息吧!”

        仰望星空,这样的大宋,这样的张家,这样的生活,似乎,貌似,好像,真的挺不错!

        北宋灭亡还早着呢,那是一百年以后的事情了。

        想那么多干啥!

        现在,每天去东宫上班,时不时拍拍皇帝的马屁,和太子吹吹牛,闲来做做生意,日子实在是舒服。

        第二天,早早的,四更天,天不亮张俊平就早早起来。

        在演武场活动了一下身体,打了一套拳,练了一会刀,洗漱完,快五更天的时候,才骑马去上朝。

        宋朝初,上大朝的时间不固定,什么时候钟楼的钟响了,就是上大朝。

        平时大家都在各自的衙门办公,有事需要向皇帝汇报,可以去垂拱殿求见皇帝。

        其实就算是上大朝,张俊平也没有资格去上朝的,上大朝那是四品大佬们的事情。

        他只需要去庆宁宫陪伴太子就好了。

        来到庆宁宫,把乌骓马交给守宫门禁军,抱着酒坛就要往里走。

        “左庶子大人!”禁军殿前司一个班直走过来,拦住张俊平。

        “有事?”

        “左庶子大人,这个您不能带进去!”班直很纠结的,小心翼翼的看着张俊平。

        昨天张俊平和殿前司的同僚比斗,阎文也听说了,都头晁翼都不是一合之手,他的武艺比之晁翼有差许多,自然不敢和张俊平硬钢,但是职责所在,又不得不拦下张俊平。

        而且,据说张俊平脾气不好,他怕挨揍。

        张俊平上下打量着眼前拦住自己去路的禁军班直。

        这些班直个个都是相貌堂堂,身高六尺开外,膀大腰圆的威武汉子。

        殿前司,类似于后世的仪仗兵。而殿前司的班直指的是那些荫补武官职位,但是没有兵可带的殿前司低级武将。

        比如杨文广、高遵甫的武将之路,就是从班直开始的,类似于后世的主任科员。

        “你叫什么名字?”张俊平看着眼前的禁军班直笑着问道。

        “末将阎文!还请左庶子大人不要让末将为难!”阎文抱拳央求道。

        “呵呵!这坛酒暂时寄存到你这,却不能给某偷喝了!某问清你名字,回头也好找你来取!”张俊平轻笑一声,把怀中的酒坛交给阎文,然后走进庆宁宫。

        阎文抱着酒坛子,看着走进宫门的张俊平,恍若做梦。

        不是说左庶子脾气暴躁,动辄杀人吗?

        可见,传言多不可信!

        “末将多谢左庶子大人!”阎文冲着张俊平的背影大声喊道。

        张俊平头也没回,举起右手摇了摇,“把某的酒看好了!改天请你喝酒!”

        进了庆宁宫,太子赵祯早已经起来,在宫殿外面等着他。

        “张师傅,”见到张俊平,赵祯脸上露出喜色,大声叫喊道。

        “见过大王!”张俊平抱拳行礼。

        “见过张师傅!”赵祯也学着张俊平,对他抱拳还礼。

        今天太子赵祯换了一身更利索的武士劲装,淡黄色的劲装,配上赵祯一米三多的身高,还真有些英姿飒爽的挺拔。

        “大王,咱们开始吧?还是先跑步,先慢跑三圈!”张俊平也不多说什么,直接开始跑步。

        太子赵祯的几个贴身太监,赶忙在太子赵祯身边站好,随时准备,太子摔倒的时候,冲上去充当肉垫先是慢跑三圈,然后快跑两圈,接着慢跑一圈结束。

        “左庶子,今天怎么比昨天多了两圈?大王要是累坏了,怎么办?咱家可担不起这个责任!”年长的太监气喘吁吁的过来训问张俊平,为什么比昨天多跑了一圈。

        “昨天大王刚刚接触跑步这项活动,跑五圈算是热身,让身体适应一下这项运动!

        不止今天增加,明天还要增加一圈!

        狗东西,某如何教大王,还用你个狗东西在旁边逼逼?”张俊平先是解释了一句,然后瞪眼骂道。

        “咱家也是关心大王,怕大王累着!你……你怎么骂人呢?”

        “骂你怎么了?再瞎逼逼,某还会揍人呢!

        有本事你继续去陛下那里告状!看陛下会不会治我的罪!”

        “咱家没有告状,咱家只是按例汇报大王的日常……”太监忙辩解道。

        “少在那逼逼,你要是真关心大王,就想办法去弄牛肉来,大王练武需要吃牛肉,每日不需太多,三四两即可!”

        “杀牛犯法!咱家上哪弄牛肉去?”太监委屈差点哭出来。

        牛在古代是重要的畜力,杀牛一直都是重罪,哪怕牛老了,不能干活了,也不能杀,只能等牛自己老死,报官府核验批准之后,才能贩卖。

        水浒传里面的好汉,动不动就是来几斤好酒,再切几斤牛肉,其实那是艺术创作,在古代杀牛是造反起义的标志性事件之一。水浒传里写好汉吃牛肉,就是为了突出梁山好汉天不怕地不怕的气概,体现对官府的反抗精神。

        “那是你的事!你不是一心为大王考虑吗?那就想办法弄牛肉来!大王不能吃哪种老死的牛,要壮年的牛才行!

        不止大王,官家,还有娘娘们,也需要每日喝牛乳,吃牛肉才行!”张俊平一副管杀不管埋的表情,我只负责提要求,做不到那是你的责任。

  http://www.cuan800.cc/xs/248624/4273970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cuan800.cc。百书楼手机版阅读网址:m.cuan800.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