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 > 被玩坏的大宋 > 第四十章教太子童谣

第四十章教太子童谣

        “晁都头客气了!大家互相切磋,刚才只是我个人的一点见解!我的话也不一定就全部正确!”张俊平客气道。

        “不,不!左庶子说的都是金玉良言,惭愧啊!,承平久了,确是像左庶子说的那样,有些惜命,害怕受伤,对自己不够狠!”晁翼再次道谢。

        虽然承认张俊平说的对,但是心里还是有着别的想法,对自己狠一点,说的没错,可是真受伤了,受罪的是自己,万一落下病根,那可是一辈子的事情。

        张俊平也看出晁翼心里有别的想法,也没有多说什么,毕竟禁军不归自己管辖,没必要说一些得罪人的话。

        没有经过战场厮杀的不会明白,在战场上,越怕死,死的就会越快。

        “张师傅不光武艺厉害,见识也很渊博!

        太祖皇帝的太祖长拳果然是最厉害的拳法!

        刚刚的比试看的本王心旷神怡,恨不得立刻就修炼太祖长拳!

        张师傅,本王现在真的不能练吗?”

        “大王刚刚也看到了,太祖长拳是硬桥硬马的功夫,大王现在正在长身体,如果没有打好基础,贸然开始修炼太祖长拳,会伤到身体的!”

        “唉!好吧!那本王什么时候才能修炼太祖长拳?”

        “什么时候大王能够做出我这些动作,就可以开始修炼太祖长拳了!”

        张俊平说完,先做了一个下腰的动作,又做了一个劈叉的动作,朝天蹬的动作,接着又来了几个前空翻,后空翻,侧翻,双手倒立的动作。

        “哇!太厉害了,张师傅真是太厉害了!”赵祯拍着手叫嚷道。

        从小生活在深宫之中的赵祯那见过这些,见了张俊平的动作,感觉非常新奇。

        “大王,这些都是基本功,以后臣会慢慢教给大王!

        无论是学文还是习武,都是持之以恒的事情,需要下苦工才能有所成就!”

        “本王明白,要有头悬梁锥刺股的毅力,本王一定能做到!”赵祯使劲点着头。

        大宋太子,首先他是个人,其次他是个孩子,再其次他才是太子。

        指点了赵祯一些动作要领之后,张俊平结束了教学,“好了,大王,锻炼身体也需要适可而止,过度锻炼不仅不能强壮身体,反而对身体有害!

        大王该去学习功课了!”督促太子学习,这也是左庶子的工作职责之一。

        “可是,今天师傅们都没有来啊!”赵祯有些失望,又带着点点窃喜的神情说道。

        “那臣教大王一首童谣吧!”张俊平想了想说道。

        没办法,还没到下班的时间,总得给赵祯找点事干,不然万一再想出什么让人为难的点子来。

        张俊平看出来了,这赵祯虽然历史上评价都是仁慈纯善,但是内心还是藏着一个小恶魔。

        只是被一直环境压迫,少年登基,被太后刘娥压制着,后来好不容易亲政了,又遇到一帮强势的大臣,一直没有机会表现出来而已。

        “童谣?张师傅还会唱童谣?”赵祯颇有些兴奋的问道。

        这个年龄段的孩子,估计除了学习,对其他的一切都感兴趣。

        “是啊!这是臣自己编的,用来帮家里弟弟妹妹启蒙用的童谣!大王听一下!”

        “张师傅快唱来听听!”赵祯拍着手催促道。

        心里对张俊平印象有提升了一个档次,父皇给他安排的那么多老师,只有这个张师傅最好,最有意思。

        “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

        苟不教,性乃迁。教之道,贵以专。

        昔孟母,择邻处。子不学,断机杼。

        ········”

        张俊平把三字经背了一遍。

        三字经朗朗上口,把它归到童谣里也没有错。

        赵祯还是很聪明的,张俊平背了一遍,赵祯就能大差不差的背了下来,可见天才还是存在的。

        张俊平接着又把百家姓也教给了赵祯。

        初次接触这样的童谣,赵祯很是感兴趣,比他之前翰林侍讲,翰林院大学生,以及向敏中等老师讲的那些之乎者也可好玩多了。

        之乎者也,听了就想睡觉,还不敢睡,稍微走个神,打个盹,都要被数落一通。

        张俊平在庆宁宫一直待到申时三刻才下职,也就是下班!

        古代上班早,下班也早,申时三刻也就是下午四点中。

        皇宫大内,福宁殿。

        一个太监正在像皇帝赵恒汇报今天张俊平在庆宁宫所作的一切。

        听到张俊平和禁军比试,一个打十个,并且战而胜之。

        皇帝赵恒笑着摇了摇头,“这个张俊平,本事确实不错,只是还是有些年轻气盛,说话也有些过于耿直!

        后来呢?比试完,他们又做了什么?”

        “左庶子教了大王两首童谣!”

        “胡闹!怎么能教太子童谣呢!这个张俊平真是太胡闹了!那些乡野童谣,淫词俗调,怎么能拿来污染太子的耳朵!陛下,该下旨狠狠的训斥张俊平!”皇后刘娥怒道。

        刘娥跟皇帝赵恒之前,就是唱大鼓书的,这个时代的大鼓书,多少都带点黄色强调,包括一些民谣,也都是带有些许的黄色词句。

        正因为了解,才更加生气。

        “左庶子教太子什么童谣?”皇帝赵恒的脸色也很难看,手哆嗦的更加厉害,沉声问道。

        “回陛下,第一首是,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第二首是,赵钱孙李,周吴郑王·······”太监赶忙把张俊平的两首童谣背诵了一遍。

        不是太监记性好,而是赵祯一下午重复了十几二十多遍。

        “·······”皇帝真宗扭头看了皇后刘娥一眼,没有说话,意思不言而明。

        刘娥一愣,这是什么童谣?随即恼羞成怒的对着太监大喝道:“大胆奴才!居然敢制造谣言,中伤大臣!拉出去,杖毙!”

        赵祯是皇后刘娥的软肋,也是她的死穴,平日里对赵祯看的就非常紧。一旦涉及到赵祯的事情,刘娥很容易乱了方寸,失去理智。

        “娘娘恕罪,娘娘饶命!这···这是····是左庶子亲口说的,说是自己编来给弟弟妹妹启蒙用的民谣!”吓得太监赶忙趴在地上磕头请罪!

        大宋对文臣很仁慈,有宋以来没有杀过一个文臣,可是太监不一样,太监就是奴才,是皇帝的家奴,打杀一个家奴,根本不叫事。

        “好了!”皇帝赵恒哆嗦着抬起手,挥了挥,让力士下去。

        “你先下去吧!好好伺候太子!”

        “谢陛下!谢娘娘!”太监死里逃生,赶忙磕了两个头,连滚带爬的离开福宁殿。

        “陛下,臣妾刚才有些失宜,差点错怪了左庶子,请陛下责罚!”皇后刘娥站起来向皇帝赵恒请罪。

        “爱妃何罪之有?爱妃也是关心则乱!”皇帝赵恒温和的笑道。

  http://www.cuan800.cc/xs/248624/4257175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cuan800.cc。百书楼手机版阅读网址:m.cuan800.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