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 > 被玩坏的大宋 > 第八章刘府堂前讲故事

第八章刘府堂前讲故事

        刘美也是无奈,自己家不占理,打又打不过,闹到金銮殿上,除了惹得老牌权贵的抵制,皇后娘娘的反感,实在是没有别的好处。

        刘美心里暗暗骂娘,骂府里打探消息的家仆,不是说张家后继无人吗?

        不是说这张俊平虽有些勇武,但是性格懦弱,怕事吗?

        这他娘的是懦弱怕事的性格?

        刘美开价不算低了,大宋武官分五十三阶,刘美出手就是一个排名第四十四阶的正八品修武郎。

        不过,一个正八品的修武郎还无法打动张俊平,在大宋,武官是没有前途的。

        那杨文广,爷爷战死沙场,可以说两代人都为大宋流尽最后一滴血,到了杨文广,也不过是荫补一个九品保义郎。

        “某已励志读书,来年考取功名!所以多谢刘都指挥使的好意了!心领了!

        既然刘都指挥使说是误会,那就是误会吧!

        某就不多打搅刘都指挥使了,告辞!”张俊平也不多啰嗦,很干脆的起身抱拳准备离开。

        走到门口,又站住脚。

        “刘都指挥使,某在老家守孝时,曾听闻乡间流传一则故事,说的是唐朝的故事!

        唐朝大将薛仁贵的孙子薛刚,自幼臂力惊人,武艺超群,兼有嫉恶如仇,在元宵灯会上用磨盘砸死了强抢民女的国舅,被皇帝抄家,那薛刚一怒之下反了大唐!

        我当时听了,就在想,这故事八成是假的!那薛刚臂力惊人,武艺超群,某相信!

        因为举起磨盘,某也能做得到!”张俊平眼睛眯起,嘴角挂上迷之自信的微笑,走到院子里,随手举起院子中间摆放的一块泰山石!

        这块泰山石,是刘美跟随真宗皇帝去泰山封禅的时候带回来的,这足有二三百斤的泰山石,就这么被张俊平抱在怀里,不时的高高抛起,然后接住,再次抛起,时而双手抛起,时而单手举过头顶。

        刘美呆呆的看着张俊平,不知道是被故事吸引了,还是被张俊平举起泰山石给镇住了。

        “那磨盘可比这泰山石轻多了,可见举起磨盘砸人是真的,因砸死国舅被全家处死,这多半是假的!

        这件事要是发生在我大宋,肯定不会出现造反的事情!

        因为,我大宋的皇帝都是仁慈的,比如某,我张家是开国功勋,某是开国功勋令铎公的后代,就算真是杀了国舅,估计官家最多也就是斥责一番,然后把某发配到登州又或者雷州等地,而不是杀某全家!”张俊平说话间,泰山石就这么被张俊平拿在手里把玩着,丝毫不见气喘。

        张俊平说完,把假山石往地上一扔,碰的一声,吓得刘美一哆嗦!

        生怕张俊平会像故事里的薛刚砸死国舅一样,拿泰山石砸死自己。

        “刘都指挥使,是某啰嗦了!只是突然想起了,惊扰了刘都指挥使,还请赎罪!

        如此,某就不多打搅了,告辞!”说完,张俊平转身往外就走。

        “贤侄,贤侄且慢!”刘美连忙追上来拉住张俊平。

        张俊平的故事,他听明白了,怎么敢就这么让张俊平离开。

        什么唐朝的薛刚反唐,明显就是说,他张俊平就算是杀了国舅,也不会被官家处死,更不会杀他全家。

        这是告诉他,如今张家是光脚的,他刘美是穿鞋的。

        这是赤裸裸的威胁。

        这一刻,刘美是真的害怕了!

        那四海赌坊,刘美亲自去看了,那个惨啊!四海赌坊上上下下百余口,被杀的一个不剩,血水都流到了街面上。

        就算是这样,官家被他一哭,居然没有处罚他,就算是那个奉礼郎的散官,也是人家自己请辞的。

        刘美不敢赌,自己死了,就算是官家杀了这张俊平,也什么都晚了。

        “老夫刚刚想起来,近来家里好像收了一些店铺和田地!不知道是不是贤侄所说的祖产!所以,想请贤侄确认一番,如果确认是贤侄的祖产,老夫却是不能攫为己有!”刘美义正言辞,正义凌然的说道。

        “如此多谢刘都指挥使大义了!”张俊平淡然一笑。

        心道,敢黑老子的家产,吓不死你!

        张俊平的二叔张建忠输出去的现金铜钱,是找不回来了,那个没有印记,刘美不承认,他也没办法。

        能要回别院,五家店铺,还有城外两处庄园的田地,张俊平也算是满意了。

        “刘都指挥使,刚刚某看到刘都指挥使回来是骑乘的骏马,心里喜爱异常!

        某原意用这些店铺换刘都指挥使的那匹骏马,不知刘都指挥使可愿意割爱?”

        如果张俊平说这话的时候,不把地契揣进怀里,刘美也就相信了。

        可是张俊平说话的时候,把地契全部塞进怀里,一点都没有往外拿的意思,明显所谓的那地契换骏马,只是虚话。

        眼看着,张俊平不时拿眼睛扫视外面的泰山石,刘美怕了。

        “贤侄这是说什么话?所谓宝马赠英雄!既然贤侄喜欢那匹乌骓马,老夫自然要成人之美!

        什么换的说法,休要提了!老夫就把那匹乌骓马送给贤侄了!”刘美心里流着血,脸上带着笑意慷慨的说道。

        “如此,多谢刘都指挥使的厚赠!”张俊平双手抱拳,目光死死盯着刘美。

        “来人!”刘美被张俊平看的浑身发毛,一刻都不想让张俊平待在自己家里,连忙喊道:“把老夫那匹乌骓马牵过来!”

        张俊平老实不客气,接过缰绳,轻轻在乌骓马的脖子上抚摸了几下,然后翻身上马,“多谢刘都指挥使厚赠!”

        张俊平在马上冲刘美抱拳,然后双腿一磕马背,直接策马离开了刘府。

        “哈哈哈!”门外传来张俊平的一声长啸。

        “千古江山,英雄无觅孙仲谋处。舞榭歌台,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斜阳草树,寻常巷陌,人道寄奴曾住。想当年,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

        元嘉草草,封狼居胥,赢得仓皇北顾。一十四年,望中犹记,烽火澶州路。可堪回首,佛狸祠下,一片神鸦社鼓。凭谁问:廉颇老矣,尚能饭否?”张俊平再次高歌离去。

        刘美站在庭院里,气的七窍生烟,心疼如刀割。

  http://www.cuan800.cc/xs/248624/4211637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cuan800.cc。百书楼手机版阅读网址:m.cuan800.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