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 > 被玩坏的大宋 > 第六章刘府门前讨债

第六章刘府门前讨债

        张俊平离开金銮殿,走出皇城,才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

        感觉有些手脚发软。

        总算是过关了,张家算是度过了这一劫难。

        说起来慢,其实从张俊平穿越过来,吸收消化前身记忆,了解事情经过,做出决心,一直到从皇城出来,才仅仅过了不到三个时辰

        这短短三个时辰,张俊平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太刺激了!

        后世见惯了大场面的张俊平也大呼刺激。

        这短短不到三个时辰,张俊平耗尽了脑力,也耗尽了体力。

        从拿下要债的青皮,到灭杀赌坊,再到上朝请罪,都是一场赌博。

        张俊平赌的是帝王心术。

        赌的是真宗皇帝赵恒不会杀自己。一旦杀了自己,或者处罚自己,必然会引起其他权贵世家兔死狐悲。

        历史上,张令铎的女婿,那位秦王赵廷美数次造反,皇帝都没杀他。也没有因此牵连张家。

        这不是皇帝仁慈,而是邀买人心,太祖皇帝说要和张家等开国功臣共享富贵,这才过去多少年?

        大宋开国五十多年。

        太祖皇帝酬功酒宴上排名第三位的张家,曾经的皇亲国戚,已然落魄到如今这般田地,如果真宗皇帝赵恒再处罚张俊平。

        让天下人怎么看?

        让那些开国功勋怎么看?

        让那些皇亲国戚怎么看?

        拼着人死鸟朝天,不死万万年的精神,张俊平选择了一搏。

        输了,一切介休,就当他浪费了阅文集团一张宝贵的穿越名额。

        赢了,张家就能再富贵三代,也不枉他穿越一回。

        “郎君,太好了,你可出来了!”一个仆人打扮的年轻人冲上来,惊喜的喊道。

        “阿贵,你怎么来了?”张俊平认识来人,是管家张福的儿子。

        “阿爹让我过来盯着,有什么事,好回去报信!”

        “嗯,那好,你回去告诉福伯,我无事,张家也无事了!”张俊平点点头。

        “郎君不回去?”

        “我先去一趟杨府!”张俊平苦笑道。

        刚刚在长街之上,自己使诈打昏了杨文广,于情于理都要去看望一下。

        “小人这就回去报信!告诉大家这个好消息!”阿贵兴奋的答应一声,转身一溜烟的跑了。

        杨家和张家差不多,杨家上一代家主杨延昭也已经过世,此时杨府是杨文广当家做主。

        来到杨府,杨文广早已经醒过来。

        张俊平那一脚看似厉害,其实并不严重,杨文广被抬回杨府,一时片刻就醒了过来。

        “杨家哥哥,小弟方才在长街上,迫不得已使诈伤了哥哥,今特来请罪!”张俊平双手抱拳冲杨文广深深鞠躬道。

        原本还有些恼怒张俊平使诈,坏了杨家名声,现在见张俊平过来赔罪,又坦言自己使诈,杨文广心里的那点气也就消了。

        “张家弟弟,不用多礼,这事不怪你!哥哥明白,你我功勋武将之家,都不容易!”杨文广上前扶起张俊平。

        大宋重文轻武,对武将压制的厉害,武将之家都在夹着尾巴做人。

        很多武将之家干脆专做文官。

        比如张家,张俊平的父亲张建业就已经转了文官。

        也正是因为张建业弃武从文,今天朝堂之上,李迪,向敏中才会帮张俊平说情。

        “是啊!都不容易!”张俊平叹了口气。

        “张家弟弟,你身上的伤……”杨文广这才发现,张俊平胸口的伤还在渗血。

        “无妨,我辈武将,身上的伤疤那是功勋,身上无伤的武将那叫武将吗?”张俊平毫不在意的洒然一笑。

        “那也不行,叫郎中过来!”杨文广忙叫郎中给张俊平包扎。

        “杨家哥哥,暂时还不能包扎!这伤口还有用处!”张俊平谢绝了杨文广的好意。

        告辞出了杨府,张俊平没有回家,而是来到外城的刘府。

        有人说,别逗了,堂堂皇亲国戚,皇后的娘家怎么会住在外城,事实上就是如此。

        不止刘美住在外城,就连当朝宰相丁谓、王钦若都一样住在外城,实在是内城的房价太高,高到皇帝想要扩建皇城,都因为付不起拆迁费,而最终只能断绝这一想法。

        这一次,刘家算计自己家,目的自然不会仅仅是为了钱财,而是为了张家那套在马行街的大宅子和甜水巷的别院。

        这样的宅子,根本不是有钱就能买到的,住在马行街的无一不是巨富、高官,豪绅。

        “张家,张俊平,张伯安请见刘都指挥使!”张俊平站在刘家门前大声喊道。

        “嚷嚷什么?”一个门房走出来,看到满身鲜血的张俊平,吓得一哆嗦。

        “老……老爷还……还没有回来!”门房哆哆嗦嗦的说道。

        “如此,某在此等他!”

        张俊平眼睛眯起,嘴角挂上迷之自信的微笑,双腿微微分开,与肩同宽,双手往后一背,胸膛挺得笔直,不动如山的站在刘府门前,任由胸口的鲜血慢慢渗出。

        这是后世部队上,标准的站姿。

        双腿分开,挺胸收腹,双手背后,整个人都会显得精神抖擞,英姿飒爽!

        “好一条汉子!”有路人大声称赞道。

        “是啊,好一条汉子!”有人跟着附和道。

        “这是谁?怎么站在刘府的门口?”又不知道情况的,向旁边的同伴询问。

        “你不知道?这是张家的小郎君,刚刚守孝回来!

        听说刘家三衙内坑了张家的家产,估计这是讨说法的!”立刻就有消息灵通者,给他科普刚刚发生在汴梁的大事件。

        “你们还不知道?张家小郎君,刚刚带着人把四海赌坊的人全部杀了!”另外有人在旁边补充了一个更为惊人的消息。

        “杀得好,那些地下赌坊,惯会害人,多少人家就是被他们坑骗,落得家破人亡!”

        “我知道,我知道,张家小郎君和杨家小郎君在长街上,大战了三百回合,打的那叫一个天昏地暗!

        你看看,张家小郎君胸口的伤,就是杨家小郎君伤的!”

        “哎呀,张家和杨家都是忠臣之后,他们两个怎么打起来了?”

        “还能为什么?官家派杨家小郎君来招张家小郎君进见,不许他杀人,张家小郎君不听,两个人就打起来了。”

        “那谁赢了?”

        “当然是张家小郎君,张家小郎君一把抓住杨家小郎君的亮银枪,然后一脚把杨家小郎君给踢的晕死过去!”

        八卦是人类的天性,不管是哪朝哪代,人类都改不了八卦的好习惯。

  http://www.cuan800.cc/xs/248624/4211637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cuan800.cc。百书楼手机版阅读网址:m.cuan800.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