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 > 被玩坏的大宋 > 第三章马行街上踏歌行(2)

第三章马行街上踏歌行(2)

        “昔有豪男儿,义气重然诺,睚眦即杀人,身比鸿毛轻。

        又有雄与霸,杀人乱如麻,驰骋走天下,只将刀枪夸,今欲觅此类,徒然捞月影。

        君不见,竖儒蜂起壮士死,大宋从此夸仁义,一朝虏夷乱中原,士子豕奔懦民泣。”张俊平拎刀高歌,大步而行。

        他要用这种方式告诉大宋,他来了!

        是的!

        他来了,他来了!他拎着大刀走来了!

        这个世界将为他颤抖!

        这个世界将为他欢呼!

        此时此刻,唯有人头可以庆祝!

        张俊平没有遮掩行径,就这么带着五十多人,拎着清一色的唐直刀,最利杀人的唐直刀。

        马行街是东京汴梁最繁华的一条街道,这里住的都是高官,巨富,豪族,街上行人络绎不绝,此时被张俊平一行人吓得纷纷往两边躲避。

        这么多人拿着刀,高歌而行,早就惊动了开封府巡检司。

        “站住!这里是开封府……”

        “滚开!”张俊平根本不给对方说话的机会,直接一脚踹开,冷冷的骂了一句。

        “张家做事,赶紧滚开!小心连你一块杀!”张福跟在张俊平身后,一把推开另外一名巡检,恶狠狠的威胁道。

        虎死雄风在,张家开国功臣之后,什么老杨家,老潘家,老折家,老种家都排在张家之后。

        面对杀气腾腾的张家众人,巡检司不敢阻拦,又不敢离去,只能在后面跟着。

        张家疯了!张家要杀人!

        这样的消息,风一样的在汴梁城传开。

        接到消息的权贵,纷纷派出家丁去打探消息。

        “身佩杀人刀,一怒即杀人,割股相下酒,谈笑鬼神惊。

        千里杀仇人,愿费十周星,专诸田光俦,与结冥冥情。

        朝出西门去,暮提人头回,神倦唯思睡,战号蓦然吹。”张俊平不管身后跟随的巡检司,继续高歌而行。

        这里是东京汴梁,是内城所在,张俊平率众拿着刀,高歌而行,自然引人注目。

        一时间,皇城中议论纷纷,看热闹的有,八卦内幕的有,惶恐不安的也有。

        宋朝民风开放,有许多书生,看到张俊平带着一众家丁穿市而过,不仅不害怕,反而兴致勃勃的议论起张俊平高歌的诗词。

        “张俊平,你要造反吗?”皇城司也闻讯赶来阻止。

        张俊平毫无遮掩自己的杀意,皇城司要是不过来阻拦,不用明天,当天就有人上书弹劾。

        “造反?我张家世代忠良,自令铎公始,至我父,哪一个不是为了大宋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全天下都造反,我张家也不会造反!

        你敢辱我张家,某与你不死不休”张俊平满脸狰狞,双目赤红,挥刀劈向皇城司的亲事官。

        “铛!”

        “铛!铛!”

        张俊平和亲事官交换了几招,才停下,对持着。

        “张家郎君,你家的事,我们皇城司会上报官家,一切自有官家替你们做主!”亲事官两手发麻,不敢再强硬,只能软声劝道。

        “哈哈……哈!”张俊平仰天大笑,“你在糊弄三岁儿童吗?还是说,你认为某是不谙世事的三岁儿童?”

        皇城司就是那位刘后掌管的,而这次事件的背后就是刘后所谓的娘家,国舅刘美。

        相比二叔张建忠惧怕刘美的权势,惧怕刘后凤威,张俊平想的更多。

        单单一个衙内,刘家三公子,没有那个胆量去谋夺张家的家产。

        二叔人傻钱多,整日游走于勾栏之地,被坑骗一些钱财这很正常。

        可是现在刘家那位三公子已经开始谋夺张家的祖产。

        说没有刘美在背后撑腰,张俊平打死都不相信。

        这是一次新晋权贵对老牌权贵的挑衅。

        张家已经到了退无可退的地步,唯有杀人,唯有人头才能维护张家的权势和地位。

        张俊平要用人头来告诉那些想要挑衅张家的人,张家的刀没有生锈,张家还能挥刀,还敢杀人!

        “滚开!不然,死!”张俊平刀指亲事官,冷冷喝道。

        “张家郎君,你若不相信皇城司,大可以去开封府发告,甚至可以去击鼓鸣冤!”亲事官也想让开,刚刚交战几招,已经震得他手臂发麻,虎口炸裂,可是职责所在,容不得他让开。

        “那就去死!”

        张俊平说罢,刀似闪电,亲事官应声倒地。

        当然,张俊平不是傻子,更不是热血冲动的少年,他不会真的杀了亲事官。

        亲事官代表的是皇家威严,杀了亲事官,这件事就真的难以挽回。

        也许暗地里有许多人希望张俊平能够一怒斩了亲事官。

        可惜,他们注定要失望了!

        亲事官的武艺,比张俊平差太多。

        说到这里,还要感谢前身,虽然性子谨小慎微,但是家教森严,守孝期间也没有落下读书习武,打磨了一副好筋骨。

        身高六尺,虎背猿腰,身躯凛凛,相貌堂堂,剑眉星目,一双漆黑的星眸闪闪发光,任谁看了,都会夸一句,好一个俊俏的郎君。

        张家的武艺在战场上打磨出来的,而张俊平上一世在部队学的也是战场厮杀的刀法,是抗战时期鼎鼎大名的破锋刀法。

        虽不优美,但是凌厉,刀刀致命!

        刚才交战的几个回合只是试探,张俊平已经试出,亲事官的武艺比他差太多,腕力,臂力也差太多。

        因此,张俊平一个突袭,用刀面把亲事官拍晕。

        张俊平拍晕亲事官后,并不停步,继续前行,凡有阻路的要么一刀拍晕,要么一脚踹飞。

        鬓发斑白的老兵,也如同猛虎进入羊群,三拳两脚把跟着亲事官过来的兵卒打倒在地。

        “杀斗天地间,惨烈惊阴庭,三步杀一人,心停手不停。

        血流万里浪,尸枕千寻山,壮士征战罢,倦枕敌尸眠。”张俊平根本不理会身后被打倒的兵卒,继续高歌而行。

        “伯安,莫要冲动!”一身穿白甲银枪,骑着骏马的英俊年轻武将拦住了张俊平的去路。

        “文广哥哥,莫非你也要阻我杀人?”张俊平略带激动的看着来人。

        激动不是因为被人阻路,而是来人的身份。

        面前这位就是大名鼎鼎的杨家将,杨文广,他也算是杨家将的粉丝之一,从小听着杨家将的评书长大。

        演义小说,电视剧杨家将里多有错误,历史上,真实的杨文广是杨家第三代领军人物。

        杨业的孙子,杨延昭的儿子,而不是什么杨宗保和穆桂英的儿子。

        穆桂英也是杜撰出来的,原型并不叫穆桂英,而是姓慕容,慕容氏嫁给的也不是杜撰出来的杨宗保,而是眼前这位杨文广。

        历史演义小说里穆桂英挂帅,率领十二寡妇西征,则是根据杨文广的十二个媳妇杜撰出来的。

        张杨两家是世交,杨文广比张俊平大一岁,因为张俊平称呼杨文广为哥哥。

        杨文广翻身下马,走到张俊平面前,“伯安,一别三栽,可是想煞哥哥了!”

        “文广哥哥,你且让开,待我杀完人,再去杨府拜见哥哥!与哥哥把酒言欢!”张俊平苦笑,这是寒暄叙旧的时候吗?

        我们张家现在是在挣命,哪有功夫和你叙旧?就算是你是大名鼎鼎的杨家将,杨文广也不行。

        “伯安,这件事,官家已经知道了!你且跟我回去,官家一点定会给你们张家一个说法的!”

        “那又如何?你认为官家会杀了那人,为我们张家做主?

        文广哥哥,让开吧!某不想和你动手!”张俊平摇摇头。

  http://www.cuan800.cc/xs/248624/4211636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cuan800.cc。百书楼手机版阅读网址:m.cuan800.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