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 > 非凡保镖 > 第五百六十一章 闷闷不乐

第五百六十一章 闷闷不乐

        打车回公寓,掏钥匙时带出手机,孟子雨才注意到手机上张云飞发来的短信,关切地问:“你没事吧?”

        他还是关心她的嘛。孟子雨感觉好了点,不再像刚才那么难受了,可眼睛还是肿得像核桃。

        半夜下起大雨,清早人们上班上学时,雨还没停,不过炎热的天气缓解了不少。

        张云飞半夜迷迷糊糊听到雨声,换个姿势抱着秦沐又睡了,一觉醒来,听外面雨声不断,奇怪地道:“天气预报说要下雨吗?”

        秦沐穿着宽松睡裙走进卧室,听到张云飞的话,顿时笑得花枝乱摇,道:“天气预报也能信?”

        张云飞恍惚了一下才记起这是二千年,天气预报十天能准个三五天就不错了,哪能跟十多二十年后比?

        瓢泼大雨一波又一波冲涮玻璃窗,把玻璃窗的灰尘冲涮得干干净净。张云飞套上短裤打开一条缝,哪里看得清外面,倒是溅了一脸雨水,头发也湿了。

        秦沐看他像落汤鸡,又大笑一场,道:“哪有人特地去淋雨的?”

        “哪有去淋雨了?我是观察雨势,没想到雨这么大。这是今年夏天第一场大雨吧?”张云飞边说边朝厕所走,准备顺便洗个澡。

        “好几个月没下雨了,没想到一下就这么大。下雨好啊,凉快。”当记者可不比坐办公室的白领,天天顶着三十五六度的高温往外跑,早就受不了了。

        张云飞不以为然道:“下雨好?你今天不用上班还是不用采访?要不要我送你?”这样的大雨,视线肯定受影响,骑摩托车上班危险得紧,他这当男朋友的不送不行。

        秦沐想起陶主任交待的话,脸上闪过一丝黯然之色。

        张云飞已经走到厕所门口,没听到她吱声,回头瞥了一眼,见她脸色不对,道:“怎么了?”

        他不信这样的天气,秦沐不要他送,她又不是傻的。

        “……”秦沐依然没吱声。

        “出什么事了?”张云飞的语气已经有些不快,突然不要他接送,他忙得很,公寓到晚报社只有两个红灯路口,他就没坚持,现在这天气,要是以前,他敢不送,那是会跪搓衣板的。何况秦沐脸上是一副要他送又不敢让他送的神色。

        这就有问题了,很大的问题。

        秦沐犹豫了一下,还是把陶主任的话说了。

        “因为别人眼红,所以你大雨天只能骑摩托车上下班?是姓陶的眼红吧?等会儿我送你,顺便问问陶老头,谁眼红了。”张云飞一听火大,恨铁不成钢道:“谁眼红你,你让谁去找一个开别克的男朋友啊,不就一辆别克吗?我还嫌不够档次呢。你倒好,被人两句话吓唬住。”

        秦沐委屈地道:“我从进报社,就跟在陶主任身边,他对我不错,我怎么也得给他面子。”

        “你给他面子,自己活受罪,划得来吗?你要早告诉我,我去跟他谈一次,用得着天天顶着烈日上下班?你多傻啊。”

        夏天日头出得早,落得迟,秦沐上下班得沐浴朝阳晚霞,天气热,哪次不晒得出一身大汗?她难得的低头挨骂,道:“报社没有空调,也挺热的。”

        意思是,就算上下班不出一身汗,不用外出采访,在报社坐着也会出汗。那么热的天,风扇吹出来的风都是热的。

        张云飞理解岔了,道:“陶主任让我给报社装空调?你们不是事业单位吗?还会缺这点钱?我说,你们社长也太抠了。”

        “不是不是。陶主任不是这个意思。”秦沐赶紧解释一遍。

        这样也行?张云飞实在无语,丢下两个字:“傻瓜。”进厕所了。

        秦沐望了紧闭的厕所门一会儿,“噗嗤”一声笑了。他还是挺关心自己的,以他的口才,真去跟陶主任讲道理,陶主任肯定讲不过去,就怕他用拳头,不用嘴。

        张云飞洗完澡出来,秦沐已摆好桌子,盛好两碗晾得温热刚好的粥,除了两碗粥,只有一盘煎蛋。没错,秦沐最喜欢的煎荷包蛋。

        两人吃完饭,换好衣服,准备出门,张云飞道:“你等会儿。”秦沐不知他要干什么,就见他掏出手机,拨了个电话,道:“我顺路送你。”

        不用说,电话是打给对门孟子雨的。

        秦沐望望玻璃窗外瀑布般的大雨,沉默了。这样恶劣的天气,顺路载孟子雨一程也未为不可,如果她阻拦,未免不近人情。

        这一夜,孟子雨睡不安稳,总是睡了又醒,醒了好半天才再次入睡,一早顶着黑眼圈起来,早餐也没吃,这这会儿穿一套白色连衣裙,站在窗边发愁呢。心里赌着一口气,不愿意打电话给张云飞,自己步行到公司又一定成落汤鸡。

        张云飞电话打得及时,她心头一暖,却不愿意立即答应他,怎么着也得拿乔一下。

        “雨太了,我们先送小沐去报社,再去公司。”张云飞道。

        他和她是“我们”,秦沐反而像外人。张云飞只一句话,就让孟子雨堵了一夜的闷气如冰雪般消融。她道:“好。”

        打开房门,两个女人在平台相遇,犹豫一秒,彼此点了头算打招呼,然后下楼。

        车子停在楼下,出防盗门走十多米就到,可就这十多米,张云飞和秦沐裤子淋湿了,孟子雨的裙子下摆往下滴水。

        一路上,好几处地方积水,最深的地方差点淹没车轮。

        “排水不行啊。”张云飞摇头,把秦沐送到报社,先给张一帆、杜丽文电话,让他们通知员工们,不用来上班了,今天放假一天。孟子雨就在车里,说一声就成。

        杜丽文和孟子雨没意见,这样的天气赶到公司确实危险,张一帆就不同了,放一天假,少谈多少单啊。

        “张总,有些人跟客户约好拜访,不好爽约啊。”他婉转地劝。

        张云飞道:“必须放假,以公司的名义通知,拜访改期。这样的天气,我们守约,客户不一定守约,说不定冒雨赶过去,人家也放假呢。”你以为所有老板都有你这么好心?张一帆腹诽,不敢再说,电话通知商务经理们,再由商务经理一级级下达。

        员工们都在路上,无一不淋湿,接到消息高兴得不得了,约好客户的业务员们二话不说马上和客户改时间,然后一个个掉头回去了,实在是湿漉漉的衣服粘在身上难受得很。

        设计师们几乎没放过假,难得放这么一天,大部分人居然选择睡回笼觉。

        秦沐就没有这么好的运气了,再大的雨也得上班,好在今天没有采访任务。

        张云飞透过挡风玻璃目送她撑着花雨伞走进雨幕,很快被笼罩天地的大雨淹没,又等了十分钟,电话确认她安全到达,才发动车子回公寓。

        路上积水更深了,有两段路积水彻底淹没车轮,一不小心雨水会从排汽管倒灌进车头,那样发动机就毁了。张云飞遇到两三辆因为发动机进水短路而抛锚的汽车,至于冒雨推摩托车的就更多了,倒是自行车推起来更方便。

        孟子雨看着外面淋得像落汤鸡的推车大潮,幸福感油然而生,再看张云飞,只觉看哪都顺眼。算了,不跟他计较昨晚那事了。孟子雨大度地想。

        平时几分钟的路,这时开了小半小时,车子驶进公寓大门时,张云飞长出了口气:“总算回来了,要熄火抛锚就麻烦了。”

        孟子雨解开安全带,侧头看张云飞。

        这样的天气,空地中哪有半个人影。再说能见度太低,两人无论在车里做什么,外面就叫算有人也瞧不见。

        张云飞紧紧抱住孟子雨,抱得她快喘不上气,好不容易挣扎开,捶了他肩头两下,道:“你过不过份?”

        “过什么份啊,她自己跑去公司找我,被小任拦住,又去大堂等,非要等到我回来不可。你不信现在问小任,哦,我和老马一起进的大堂,你也可以问老马。”

        “你以为我不会吗?”孟子雨白了张云飞一眼,推开他,从包包里翻出手机,分别给任爱盈和牛雷去了电话,都问得很婉转。

        任爱盈工作时间虽短,但前台日常工作是和人打交道,要没听话听音的本事,哪胜任得了?加上昨天秦沐一来就说自己是张云飞女朋友,张云飞回来后并没有否认,这里面肯定有猫腻。孟子雨是设计总监,她得罪不起,装作没听到公司内部的传言,把秦沐到公司,闹着要找张云飞的事说了。

        牛雷就不用这么小心了,也没把孟子雨当外人,当即埋怨了一通,把和张云飞去吃饭,还得他埋单的事抖出来,算是告黑状。

        真和牛雷出去啊。谁付帐孟子雨不关心,敷衍两句挂了电话。

        “相信了吧?”张云飞说着解开安全带,道:“回屋说吧。”

        两人回到张云飞的一居室,张云飞进厕所洗澡,不大会喊孟子雨给他拿干净衣服。孟子雨没想那么多,从衣架上取了睡衣,拧开厕所门把递进去,不想手腕被握住,随即一股大力袭来,带得她身不由已跌了进去。

  http://www.cuan800.cc/xs/243315/4297221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cuan800.cc。百书楼手机版阅读网址:m.cuan800.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