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 > 元始诸天 > 第二一零章暗流汹汹

第二一零章暗流汹汹

        “只是……这一方天地,到底是青敕世界的一部分。个中有何惊世底蕴,以吾此时一介府判的地位,亦是接触不到,难知其中深浅。”

        太初化身蹙眉,清秀的面庞,眉梢稍稍蹙起。

        因为东岳界集结一界之力征讨,需要不少时日调动天兵,还有集合人间诸多道脉高手,锚定世界道标。在这些准备妥当之后,至少三、五载,是不要想着打入大成世界了。

        在这段时间之内,太初化身最大的作用,就是要想办法,探明大成世界虚实,勘察其中有无暗中隐藏的实力、势力,再酌机消耗一些大成世界的整体实力,为东岳界的到来铺路。

        这世界与世界之争极为凶险,一着不慎,千万众生沉沦,山河大地崩毁,无数心血苦功化为乌有,荀少彧亦不得不慎之又慎。

        太初化身眸光微微闪动:“大成世界可是不简单,水深的很呐!”

        大成世界所谓九品神道,可谓是一方青敕世界,集天地造化大乘之法。在诸天神道之中,亦能排得第一流。是可以直指正一品位业,主世界天人之道的修行之法。正是因为如此,荀少彧才愈发不敢掉以轻心。毕竟是曾经‘阔过’的世界,谁也不知在哪个角落里,就有几尊横渡世界劫数的老古董,在默默注视着世界变迁。

        以先天太易化身,在东岳界开辟一方天廷的神道修为。荀少彧若想在大成世界崭露头角,并非如何困难。大成世界曾经固然辉煌,但世界位格跌落,就算尚有些底蕴,未曾彻底败坏,也比不得一方真正的青敕世界。

        若无其他掣肘,以荀少彧的浑厚积累,正三品青敕之位尚且难说,但一正五品金身还是十拿九稳的。

        只是,世界意识不允!

        在大成世界,证就金身已是一方之主。在天神、地祗、鬼神、水神,四大神脉中,都是真正的中坚力量,有着不容忽视的话语权。论资排辈之下,都是惊才绝艳,背景深厚之辈。

        出身草根阶层的荀少彧,想要靠着自己,踏入正五品位业,不吝是逆天一般。正七品就是凡俗众生的‘天花板’,便是再惊才绝艳者,也休想踏入正五品之列。

        “可惜,这世界格局如此,一地县城隍,就是吾的顶点。若要强证金身,就着实太显眼了。倘若天地共伐,再引出正三品大神,就真要亡命天涯了。”

        也正是因为有着顾忌,荀少彧一直刻意保持正六品业位,甚至连从五品位都没证得,暂且为一判官神位。

        “东岳想要攻伐大成,最大的障碍,还是天神、地祗、鬼神、水神四脉中,自上古留存下来的正三品大神。”

        荀少彧沉吟一会:“只是,以吾如今的地位,想要接触这等大神趁机谋事,还是力有不逮啊!”

        金陵固然是江南第一府,金陵城隍也是江南第一城隍,有着正四品位业,但要见正三品大神之面,还是极为困难的。以金陵府城隍的分量,都尚且远远不够,更遑论是荀少彧这一介府判。在这金陵十二府判中,荀少彧正处中流,即非名列第一,亦非处于末流。接触正三品这一层次的人物,可谓是难上加难。

        “吾现今能影响的,也只有金陵一地。然而吾这东判之位,其上还有几位判官。尤其五大掌案,权威更在十二大判之上。就这金陵八县,吾都未必能完全施予影响,何况涉及天下。”

        “但,天下已苦神多矣,吾未尝不能趁势而起,搅动乾坤纲常。”

        荀少彧蹙眉,大成世界阶级固化严重,神祗千载不朽。就是以他的能力,虽然有故意藏拙的成分。但只有正六品神位,还是显露出了大成世界九品神道,体制的逐渐僵化。

        大成世界的神道制度,个人的天赋才情固然重要,却也非是绝对。

        “想必,不甘一生困守正七品的神祗,一定很多很多,这些人就是吾的棋子。裹挟足够多的‘棋子’,未尝不能削弱大成世界的力量。”

        在这个神道体制稳定的当下,不打破大成世界之格局,想要证就正五品之位,又是谈何容易。只这正五品金身成就,就能让无数神祗铤而走险,甚至不惜舍弃一切,进而奋力一博。

        “而这,就是吾的机会!”

        自十数载前,江南各路义军,被大成朝廷铁血镇压之后,朝局愈发的糜烂不堪。天下一十五道,小到一县知县,中有一府知府,大有一道知州,都暗中纠结兵马,铸造甲胄,都有着自己的一番心思。

        改朝换代的呼声,已经愈发炽烈。

        …………

        西判府!

        亭台楼阁,石桥拱立,涓涓流水,茵茵碧翠。

        神道富贵宣明,作为十二判中的西判,府邸洞天极尽奢华,玉石铺地,金砖点缀,翡翠常青,宝石湛蓝,堪于人间王侯相比。

        这还只是一介府判格局,若是位列前三的大判官,乃至掌案一级的从五品,其府邸洞天犹比帝王更甚。

        一方翡翠亭台中,荀少彧一袭青衫,面上带着笑意,畅然道:“哈哈哈……明楼兄的西判洞府,山青地明,气象斐然,颇有虎踞龙盘之势。”

        “东阳兄许久不来,今日来吾府邸,应该不是只为了吾府邸格局吧?”一面目富态的中年男子,身着正六品神袍,纯红气息环绕,犹如一轮红日骄阳,盘恒于亭台之间。举止神态中从容有度,暗中言语机锋内藏。

        所谓的‘东阳’,是荀少彧在此方世界,成为正七品城隍后,自取的名讳。而荀少彧对面那一位‘明楼’,则是同列十二判之一,地位不相伯仲的西判官李明楼。

        “明楼兄何出此言?你我同府为神,皆是府判之一,理该亲近一二的。”荀少彧一脸和煦笑意,似乎不在意李明楼的讥讽。

        在正四品府城隍执掌金陵,五方掌案辅佐,十二大判司法的大格局下。不但掌案们各有心思,就连十二判官,也各有各的利益关系。

        而这西判官与东判官的职司权位,多有重合之处。作为西判官的李明楼,自然不会对老对手,有什么好脸色。

        但,二者关系固然紧张,亦不至于兵戎相见,直接撕破脸皮,只需要维持住,表面上的同僚关系就可。私底下虽不是老死不相往来,但彼此也着实亲近不起来。

        “明楼兄,你说呢?”

        荀少彧含笑,眸中神光闪动。这李明楼看似体型痴肥,颇为憨厚老实。但其性情精细明亮,处世为人又阴狠诡谲,不择手段,在十二判中亦是一狠角色。如今荀少彧图谋大成世界,正需要这等人物,从中协调辅助。

        李明楼哼了一声,神色不明的看了荀少彧一眼:“无事不登门……东阳兄有事,明言就是。吾自斟酌为之,不必拿话搪塞吾。”

        而所谓斟酌,真正施行就很有余地了。

        荀少彧叹道:“明楼兄,慧眼如炬啊!”

        “听闻,明楼兄为金陵世家子,百二十载经营金陵,与金陵知府三代姻亲。”

        世家与世家联姻,个中关系错中复杂,非三言两语所能道尽的。若非荀少彧真正探究过,岂能知道内中根底。

        李明楼神容微微一肃,沉凝道:“东阳兄,好灵通的消息,这恐怕不只是‘听闻’吧?”

        荀少彧负手起身,若有深意的看了一眼李明楼,道:“呵呵……常言道难得糊涂,东阳自诩不才,一心求证金身之道,却是不得糊涂啊!”

        “咱们都是明眼人,这大成的江山社稷,眼看就有倾倒之势。吾等地祗一不似天神,高高在上,不食人间烟火;二不似鬼神冥灵,荤素不忌,还有阴世冥土为根基;三不似水神一脉,不与吾等人神相类,以水族自成一脉。”

        “吾等地祗与王朝因果太大,大成倾倒之时,正五品之上的大神们,可以轻易斩断干系,吾等金身未成的小神,就只能在无边孽海中,坐困生死了。”

        “吾,只想生存!”

        荀少彧一番直白话语,令李明楼面色渐渐苍白。

        李明楼虽与荀少彧有权柄之争,但此时的的他,全无一点告密邀功的心思,反而心头冰冷森然,背脊不绝已然冷汗津津。

        “你……你疯了?”

        听到这不吝于掀翻天地的言论,李明楼面色阴晴不定,一身纯红神力刹那扫过周匝数百丈,化为一道屏障,将这一片空间瞬息封禁,眸光开阖中不绝露出惶惶。

        荀少彧待整以暇,望着李明楼面色变化,幽幽道:“这不是吾疯了,只是……难道,你就心甘永生永世,困守在六品,直到朝廷更替之时,与旧朝一起陪葬?”

        李明楼脸色阴沉,哪怕两人交恶,但他若是把荀少彧大逆言论,密告给金陵府城隍。虽能让荀少彧万劫不复,但自身也非无害。

        心存不忿者,可并非荀少彧一人,绝大多数的正六品神祗,都或多或少有此念头。

        哪怕,李明楼为人玲珑八面,但心中又何尝无有一丝,不为人知的野望。

        “不,吾不甘心……”

        元始诸天

  http://www.cuan800.cc/xs/210973/3823076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cuan800.cc。百书楼手机版阅读网址:m.cuan800.cc